防走丢,大家也可以在“事儿君看世界”找到我

关注起来,以后不“失联”~

(本文含蛔虫和蛇类图片,请谨慎阅读)

(本文含蛔虫和蛇类图片,请谨慎阅读)

(本文含蛔虫和蛇类图片,请谨慎阅读)

澳大利亚的A女士做梦也没想到,她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大脑里长出活蛔虫的人:

原本在某种蟒蛇体内寄生的蛔虫,竟然莫名其妙跑到了她的身体里,寄生的部位还是大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寄生在A女士脑部的蛔虫)

一切始于2021年1月,新南威尔士州60多岁的A女士连续三周出现腹痛和腹泻症状,一段时间后又出现了干咳,夜间盗汗等症状。

A女士去医院检查了一圈,却没查出什么具体的病因,医生怀疑她患了不明原因的肺炎,给她开了一些类固醇药物。

服药之后,A女士的症状有所缓解,却依旧时不时出现发烧和持续咳嗽的症状。

之后的一年时间里,A女士的身体一直是这样断断续续的生病状态。

到了2022年1月,A女士突然发现,自己的头也出问题了,她开始变得异常健忘,还伴随着不断恶化的抑郁症。

一直在家乡各个医院进进出出的A女士再也忍不下去了,她跑去了著名的堪培拉医院,找到了神经外科医生。

(堪培拉医院)

医生按惯例给A女士做了核磁造影检查,抬头看屏幕上的头部扫描影像时,医生当场惊到瞳孔震动,然后急忙催促身旁的助理:“快,快去叫传染科医生Sanjaya Senanayake!”

Senanayake风风火火地赶到核磁造影室,也惊到说不出话来:

屏幕显示A女士的大脑里,一条近十厘米长的蛔虫正在蠕动,它不仅是活的,似乎还很活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左上角白色区域是蛔虫)

大脑里……长了蛔虫?!

Senanayake医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瞬间明白了神经外科同事找自己过来的原因:

“以往神经外科碰到的脑部感染都是细菌病毒之类的,大脑里长蛔虫?恐怕整个职业生涯都没见过……”

(Senanayake医生)

几位医生一合计,认定这就是A女士过去一年里身体出现各种怪毛病的根源,但不管怎样,得赶紧先把虫取出来。

手术很快提上日程,在多位医生的辅助下,神经外科医生从A女士大脑里取出了一条8厘米长的蛔虫。

(A女士大脑里取出的蛔虫)

经过仔细辨认,Senanayake医生认出这种蛔虫是罗伯特氏蛔虫(Ophidascaris robertsi),过去只在新南威尔士州的一种本地钻石蟒(Carpet Python)身上出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南威尔士的钻石蟒)

一般来说,罗伯特氏蛔虫是寄生在钻石蟒的内脏里的。

那么它到底是怎样跑到A女士的大脑里呢?

Senanayake医生分析认为:

或许A女士采摘了一些野菜,这些野菜恰好被钻石蟒的粪便污染过,而蛇粪里正含有大量罗伯特氏蛔虫的卵。

A女士在食用野菜前,没能将上面的蛔虫卵清理干净便吃了下去。

这些罗伯特氏蛔虫卵在A女士体内先是孵化成了幼虫,之后又神使鬼差来到通往A女士大脑的通道上,就这样一步步蠕动到A女士的脑部,在那里寄生了下来。

诊断显示,这条罗伯特氏蛔虫虽然被取了出来,却已经在A女士大脑里留下了多处伤口,这也是她出现健忘抑郁的原因。

取完蛔虫后,A女士又经过半年多的恢复治疗,身体状况总算有了改善。

但Senanayake医生等专家仍然表示,未来几年还要对A女士进行跟踪观察,因为研究数据显示,蛔虫卵能在蝙蝠体内存活长达四年。

人体内的情况也差不多,就是说万一运气欠佳,A女士体内可能还有其他的罗伯特氏蛔虫卵…

(Senanayake医生近照)

A女士大脑长出罗伯特氏蛔虫,这单病例一次性刷新了两大纪录:

一是,罗伯特氏蛔虫从未在人类身上发现过,A女士开了先河。

二是,蛔虫通常都寄生在宿主的消化系统(肠道)里,从来没在哺乳动物大脑里发现过,A女士的病例同样是史上头一遭。

最近,这个罕见的病例被Senanayake等医生写成了论文,发表在了《新兴传染病》期刊上。

(论文截图)

虽说不少蛔虫病都是人畜共患的,但A女士的病例还是给人们敲响了警钟:

人畜可共患的蛔虫病,或许比之前想象的更多……

Ref:

https://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12453559/Live-worm-usually-spotted-pythons-womans-brain-world-first.html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3/aug/28/live-worm-living-womans-brain-australia-depression-forgetfulness

https://neurosciencenews.com/brain-roundworm-parasite-23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