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都说养儿防老,但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真正的能做到呢?有些时候看似简单的事情,其实并不是那么的容易,而有些时候看似容易的事情,做起来也并不是那么简单,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沟通,对于家庭而言,良好的沟通解决了一半的问题,而有些时候我们却往往做不到。

48岁的任大哥这些年过的苦不堪言,有一个80岁的老母亲,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已经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严重的困扰,这些年也一直伺候着老母亲,任劳任怨的,可是如今任大哥实在是受不了了,于是就想了一个好办法,让老母亲乖乖的离开了这个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8岁的任大哥的自述:

我今年48岁了,是一个工地的工人,一天的工资能拿到300块钱,对于我来说也是挺知足的,加上没有什么大文化,所以说小孩和老人都没有享受过什么物质生活。

我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早些年就已经断了来往,妹妹选择远嫁,这些年压根就没有什么联系,而弟弟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利益为先,所以早在五年前的时候我们就闹掰了,这些年一直是我一个人苦苦支撑的这个家。

我母亲一直和我住在一起的,如今已经80多岁了,但是却瘫痪在床,一动也不能动了,要说我这心里有多难受,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

记得刚开始的那段时间,母亲只是身患疾病,可是无论我怎么和她说,他都不愿意去医院做个检查,不愿意花那200块钱的费用。

母亲经常说的一句话:人一辈子怎么样就是注定的,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我认为只要竭尽所能,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转眼间,母亲已经在我家里住了几20多年了,自我成家立业以来,母亲就一直陪伴着这个家。

可是我却没有任何的怜悯之心,我甚至想把母亲给赶出去。

这件事要从我父亲说起来,我父亲一辈子窝窝囊囊的,没有什么大出息,记得以前在吃饭的时候,母亲说一句话,父亲也不敢顶嘴,从来都是说什么就是什么,父亲像一个佣人一样去工作,但凡父亲赚不到一分钱,母亲可能一天都在指责他,记得我上学的那段时间,对于这种感觉早已经麻木了,这些年来一直如此。

最让我气愤的是,父亲去世的那一天,母亲去年都没有回来,在外地和别的男人逍遥法外,当初我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我跟他已经离婚了,以后这个家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他死不死跟我有什么联系吗?

母亲的一番话让我寒心,再怎么说那也是我的父亲,是你同床共枕几十年的老伴,你怎么能说出这样一番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父亲去世那一年,也是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一个月挣不到2000块钱,更别说养家糊口了,恐怕连自己的生存都是个问题。

好在我妻子一直陪着我,一直鼓励着我,不曾有半分怨言,这些年我们两个努力的打拼着,如今两个孩子也逐渐的长大了,大的已经上到了大学,小的孩子也已经初中毕业了,眼看着就到了成家的时候了,可是母亲的事情却让我迟迟下不了决心。

我母亲当年从外地回来的时候,被人家骗的一分钱都没有,他亲口说:我拿了50,000块钱过去的,最后他把这些钱给骗走了,还和别的女人私奔了,从头到尾也都是骗我的。

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母亲并不是无辜的,他的人生本该如此。

可是后来的我还是选择了接纳他,白天我去县城里面工作,母亲在家里看着那一分二亩地,晚上的时候还要去打零工,挣点钱补贴家用。

妻子还经常和我抱怨:自从你妈回到这个家,我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平日里我们在一起吃饭,他却从来都不过问,无论是做饭还是刷碗,这些都是最基本的问题,他却从来没有做过,他来到这个家以后,就像一个大爷一样。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和妻子说:母亲如今只是一个人生活,我们作为子女的,一定要多体谅他一下,大事小事也可以商量,没必要和他争吵,以至于这些年妻子一直看在我的面子上,从来没有和母亲发生过任何的争吵。

可是最令人过分的事情出现了,因为母亲是在我家里养老的,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把自己的养老金全部给了我弟弟,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母亲还在背地里说我坏话,说我不孝顺,说我没有良心,说我虐待他了。

那一刻,我的心都是碎的,这些年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对待她,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如今他躺在病床上,我却觉得这是他应该得的,看着床前的一堆各种各样的药物,我甚至觉得这一切都是报应。

那天晚上我给母亲喂了药,她拉着我的手说:儿子呀,今天能不能不要走?我一个人在这个老屋子里害怕,能不能不要留我一个人?

我说:妈,在这个老屋子里有什么害怕的?你以前和父亲不是在这里住的吗?再说了明天我还会过来的,你一个人在这里好好的。

其实我内心也是非常的纠结的,因为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不是对的。

母亲卧床不起好几年,从刚开始的糖尿病,再到后来的心脏病,还有各种各样的其他疾病以及并发症,这些年,大大小小的中药和西药也吃过,但是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今他躺在病床上,下半身的皮肤也已经溃烂了,每天躺在床上就是痛苦的呻吟着,头发要全部白完了,面色苍白,每一次去老屋都看到他痛苦的表情。

但是我内心却毫无波澜,那一年,我和妻子商量着:要不然把母亲给送到医院去,然后找一个护工照顾着她?

妻子说:这样子不太好,毕竟他也是你的母亲,我们不能这样做,别人也会说闲话的。

可是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母亲吃喝拉撒全部在床上,洗衣服洗被子,这些事情却成为了我的家常便饭,作为儿子的我来说,说实话已经受不了这些事情了,我也不想再伺候我的母亲了。

那一天,我瞒着我的妻子,和母亲说:妈,我在养老院那边已经给你安顿好了,你在那边还有人和你说话,吃的喝的别人给你准备好,我再给你找一个好的医生,你在那边就好好的吧,我每天也会去看你的。

母亲露出欣慰的表情,随后说:好,我愿意去养老院,但是你一定要记得来看我,这些年也是辛苦你了。

就这样,我用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把母亲给送到了养老院,其实压根没有给他找什么医生,养老院也是最普通的养老院,甚至没有给他找一个护工,我不知道我这样做是不是对的,但是为了我的家庭而言,我却只能选择这样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