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月底和3月初,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问了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美国媒体称这是美国与该地区交往的一次重大升级。这一评价非常准确,因为尽管美国与所有前苏联“斯坦”都建立了外交关系,但长期以来,美国一直将中亚视为其外交、经济和战略利益的边缘。

过去,中亚对美国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它是支持阿富汗战争的中转站。布林肯此行的目的是为了纪念乌克兰冲突一周年,而不是二十年前美国领导的阿富汗反恐战争。相反,从许多方面来看,这次访问是双方关系的一个新起点,而这种关系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被动和疏远的,它代表着华盛顿意识到,长期受俄罗斯和中国影响的中亚是一个新的多极世界的重要地缘政治地区。

过去两三年来,地缘政治的变化席卷中亚和前苏联大部分地区,任何关注这一变化的人无疑都会听到政治领导人、政策制定者,甚至偶尔有幸接触到公众学者频繁提及“多极化”一词。

多极化是国际关系研究中的一个术语,指的是有三到五个大国对其他国家施加重大影响、影响力和权威。这有别于“两极”体系,“两极”体系的特点是两个能力相当的大国相互竞争,就像冷战时期的美国和苏联。它也不同于“单极主义”,“单极主义”是指一个大国对所有其他国家拥有不成比例的霸权,就像美国在20世纪9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所享有的那样。

根据现有大国的能力和正在崛起的大国的野心,国际体系会从一个强权格局变为另一个强权格局。因此,在当今的“多极化”世界中,美国依然扮演着国际领导者的角色,但却不得不越来越多地与中国、俄罗斯和印度等其他崛起的地区大国分享国际舞台。这些国家可能都没有能力挑战美国作为全球大国的地位,但它们肯定在中东、非洲、南亚、东亚和中亚发挥了足够的地区影响力,使华盛顿意识到它们不再拥有外交路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这对中亚,特别是哈萨克斯坦有什么影响?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在外交上是该地区的后来者,因此美国进入该地区是为了平衡俄罗斯和中国在该地区的参与,而不是让一个现有大国与新兴大国分享外交舞台。前者自苏联解体以来一直与中国保持外交接触,而后者则将自己定位为跨国基础设施项目的主要推动者。与其他两个国家相比,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主要是通过消费主义和教育方面的软实力举措来实现的,尽管它也在打击恐怖主义的举措方面进行了合作。

但软实力一直是美国的主要优势。政治官员和政策制定者经常提到中亚等地区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有限的问题;然而,华盛顿在关于美国企业投资协议方面的谈判却成功得多,尤其是在娱乐和服务行业。

第二点需要注意的是,美国的软实力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俄罗斯和中国市场的成功替代品。

第三,后单极世界中的美国正在意识到,不管它是否愿意,它的外交影响力、国家声誉和整体品牌形象在过去十五年中已经大大降低。可以肯定的是,美国仍然保持着威望和重要性,但现在的多极世界要求美国的外交政策放弃对其认为处于下风的国家采取胁迫性的外交策略,而是在更加平等的基础上进行接触。这对中亚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这五个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尤其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都迫切希望以充满活力的国际行为体形象示人,在创业、旅游和教育交流方面大有可为。

换句话说,多极世界使中亚有能力和有兴趣与该地区打交道的各种国际伙伴交往。在可预见的未来,俄罗斯仍将是所有五个国家的主要贸易和经济伙伴。这与人们认为俄罗斯在该地区占据主导地位的看法关系不大,而是与一个多世纪以来相互联系的制度和文化传统有关。中国被广泛认为是经济大国,有能力通过公路、管道和建筑网络在整个地区扩展大型工业项目。而美国仍然拥有普通民众日常享受的软实力消费主义这一有利可图的优势。星巴克或苹果专卖店无疑反映了中产阶级消费主义的增长,而这正是任何现代化国家的基础。

作者迈克尔-罗西(Michael Rossi)是美国罗格斯大学教授和塔什干韦伯斯特大学讲师。他的学术兴趣涵盖欧洲、前苏联和中东的比较政治和国际关系研究。

编译自:阿斯塔纳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