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两年的综艺发展中,音乐类综艺无疑是最大的一个版块。不仅许多老牌音乐节目持续更新,还会有很多新音综推出。

其中《中国好声音》这个节目已经火了12年,作为音综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实属不易。更令人佩服的是,《中国好声音》的收视率节节高升,每季都能成为收视冠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节目持续12年,已培养起大批固定观众,每逢新季度就会准时收看。可以说,《中国好声音》作为IP经营非常成功。

但是,高收视率背后也存在一些负面问题,比如口碑质疑。一档节目能持续12季不衰,但也面临着模式固化的风险。希望该节目在保持收视率的同时,也能注重内容创新与精益求精。

随着近两年音乐竞演节目激增,观众接受的内容更丰富,对节目的看法也在变化。其中《中国好声音》常受到的一个吐槽就是选手问题。

作为这样一档节目,选手实力的高低直接决定节目的质量。许多观众都期待能看到精彩绝艳、反差感极强的选手,比如外表普通,但拥有天籁嗓音的选手,开口便令人陶醉,这样的选手是最受观众欢迎和推崇的。

节目设定导师需要背对着听,也是为制造这种反差感。但近两季的选手反差感基本消失,个个光鲜亮丽,许多选手颜值还极高。

相比前两年,最近两年《中国好声音》趋于在选秀,评判选秀选手的标准里颜值似乎比实力更重要,这就导致观众看到的所有选手都不像素人,每一个人长得都不错。

当然,这不能全怪节目组,素人选手确实不容易找。另一个问题是过多原创歌手。近年上台唱原创的选手越来越多,十个有五个是原创,一整季加起来几十首,但无一首抓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白了,这些原创不够吸睛,听完没动力再听第二遍。那么,这种原创是否适合出现在舞台上?毕竟这是一档选秀节目,是否应更重视选手的演唱实力,而不是通过原创来凸显个人特色。

观众观看这类节目,是想看精彩翻唱或发现唱功出众的草根选手,而不是听陌生人原创歌曲。

但原创歌太多的问题一直存在,这季也没有减少,让人疑惑节目组是否舍不得支付版权费。

让选手唱原创固然可以省钱,但也降低了观众兴趣。这季除此问题外,还增加了其他新槽点,如导师阵容和明选赛道,从开播起就在持续收到吐槽。

明选赛道其实就是一个噱头。大家知道,它是为唱跳选手特设的,而这季唱跳选手确实很多。

唱跳选手增加会使舞台更丰富多变,从单纯的听觉舞台变成视听盛宴,表演也更精彩。虽然唱跳舞台会更吸睛,但不会影响后期的比赛公平。

有的唱跳全能派,唱功也在线。这里是《中国好声音》,即使前期唱跳多,到后期还是要比唱功,不会不公平。

明选赛道的设置更趋娱乐化,但只是锦上添花。后期仍会回归比唱实力的本质,不必过于担心其影响。

最近一期节目中,明选赛道上的一个舞台引发了争议。

选手戚琦从小就在学习京剧,这次她在表演中融合了京剧和流行音乐元素,目的是为了推广传统戏曲文化。近年来,许多选手在翻唱歌曲时也会加入戏曲的因素,可以看出大家都在尝试传统与现代的融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戚琦选择了明选赛道,在表演中展示出超凡的戏腔、舞蹈等多方面造诣,完美发挥出多年积累的实力。她在唱与跳上的把控都很到位,瞬间震惊四位导师,甚至让潘玮柏泣不成声。

然而遗憾的是,除薛之谦外,其他三位导师都没有选择戚琦。尤其是潘玮柏哭了,刘宪华椅子已转但人还在回头观看,更让人感到疑惑。

从潘玮柏落泪和刘宪华回头的表现看,他们似乎非常欣赏这个舞台。

看到这一反应后,许多观众猜测是否是节目组控制了他们的选择,并非出自真心。因为“先转椅后开口”的争议一直火热,结合这两人的表现,难免让人产生各种猜测。

好在潘玮柏及时“自谦”化解了危机,避免再引发舆论炎上。他解释道,自己转回是出于负责任,因为在戏曲方面教不了戚琦什么,硬留她也无意义。

潘玮柏说自己不懂戏曲,在戏曲流行音乐结合上帮不了戚琦,这很谦虚。但在音乐审美上,他还是可以提供指点的。

毕竟,潘玮柏当年影响整个时代风格,他对旋律是否受欢迎懂行许多。所以在音乐层面,相比戚琦他更专业。

正因潘玮柏表现出谦虚态度,才消除了观众对“未开口先转身”的质疑,否则大家肯定觉得这是黑幕操作。

特别是刘宪华,椅子已转还扭头看的举动,确实容易让人联想到黑幕。若不是潘玮柏解释了自己的选择,以刘宪华的表达,恐怕难以清晰交代,势必引发轩然大波。

刘宪华应当感谢潘玮柏,本季节目前期,他就被吐槽资历浅、代表作不多、不配当导师。如果这次再被质疑黑幕,他的形象怕是难以翻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是我们也应理解每位导师都有自己的标准,不应随意下定论。毕竟新人也需要时间成长,需要给予包容支持,而不是置于终生无法翻身的极端对立面。

希望刘宪华能在后续中通过专业表现提升大众认可度。同时,观众也要公允地给新人导师一定成长时间,不能轻易攻击抹黑,这需要我们共同努力,才能使节目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