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策划:润发

这次谈一个词,和这个词背后折射的经济现象——City walk。

啥是city walk?就是在城市里溜达,街溜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人犟嘴,说city walk不是遛弯,遛弯是无目的。

city walk是有目的有规律地探索城市,由专业人士带领知了解城市文化。而且还有人查了百度百科做科普,说city walk可有历史渊源啦,起源自伦敦、君士坦丁堡、殷墟。历史老长了,比秦始皇还悠久。

懂了。

这就类似于后海坐三轮车呗,和三轮车司机唠嗑——您知道么?那是朝内81号,那个是诡八楼,都是好地方,里面坐坐?而且City walk比坐三轮还便宜。

·那这就是city ride的city boys,tell 你 some city subculture.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city tour

简而言之,city walk的流行,就是因为好多人想优雅(装逼)但兜里没米了。

最寒碜的快餐化文旅,现在city walk主打一个0付费+知识+情调。

顶多出个40,买个组织者——人称city walk设计师,也是就是导游的的辛苦费。

City walk的流行,让人看着唏嘘、心酸。一叶知秋,这个词也象征着中产阶级和预备役中产的消费触底,都不是降级了,触底啦,彻底拉了。

先名词解释一下啥叫中产和预备役中产。

中产大家都知道,就是都市白领,赚工资的。工资高点,没啥资产,更没有生产资料,但是消费和审美奔着有钱人走的那群人。

那啥叫预备役中产呢?这个概念出自五六年前吧。就是一群带学生或者刚工作的青年,觉得自己会混成中产的。这类人虽然经济上还没成中产,但是心态和消费习惯上已经到位了。带有一定的幻想程度,所以预备役中产的人数,要大大高于真正中产。

能让预备役中产产生的核心,是对未来预期的美好幻想。对于经济永远上行的幻想——自己总有一天会美美在梧桐区、三里屯谈笑风生,恰咖啡、恰米其林的。

这种幻想心态,在2015年左右,被创投圈捕捉。所以他们当时大肆扇乎一个概念——消费升级。资本当时预测,中产和预备役中产会大量增加。他们的消费欲望会越来越大,当时各种消费升级的项目一拥而上,有很多奇葩项目,现在都死了。

在消费升级年代,当时流传的是啥文旅概念呢?是学习梁朝伟的国际人生活,上午在香港,买张票。下午伦敦喂鸽子,太松弛啦。

也是各种出境游,结婚去巴厘岛、富士山、马尔代夫度假。一年不出趟国玩一圈简直不活了。

这架势特别像泡沫经济破灭之前的日本,当时昭和末年日本小职员都过的是国际精英的生活。一年去一趟欧洲、夏威夷,买lv、香奈儿跟买优衣库一样,然后信用卡刷爆炸。

现在你去东京的二奢店,还会看到当年的历史遗物。

等到这几年,下行时代了。中产和预备役的米实在不多了,不能再那么狂了。疫情这几年开始流行露营、骑自行车、飞盘……明显便宜了,勒紧裤腰带了,消费降级了。

等到City walk出来,就说明彻底没米了。以前起码都是炫车炫衣服炫旅游的,现在降级到了轧马路阶段,直接触底了。

越来越降级,越来越不花钱了,中产和预备役中产也越来越不值钱了,但表面还倔强硬挺着光鲜亮丽。犟嘴啊!

于是,中产和预备役中产,选择用人造词来掩饰自己的虚弱和贫瘠。

这些词一翻译,就现了原型。

citywalk:就是没钱了,没法出境游住五星酒店了,我溜达。

gap day:翘班摆烂,也没钱gap year。

这不孔乙己么,茴香豆的四种写法。

中产不掌握生产资料,没有优质财产,在经济上几乎没有防御能力。一个经济政治小颠簸就彻底歇菜,其实就是无产阶级而不自知。

但在文化属性和消费文化上,中产阶级模仿有产阶级,好装逼,好给自己包裹上精致外套,像孔乙己穿长衫。

爱装逼是中产阶级的死穴。

不食人间烟火,好像从小没穿过化纤袋子校服、没做过黄冈试卷一样。从小好像搁纽约、伦敦、京都长大的一样,逼格老高了。一个个跟豌豆公主一样,不活在有滤镜的照片里,浑身就刺挠。

没钱了,也得装成乾隆微服私访的感觉,故作惊异:哇塞!原来老百姓的生活好有温度哇!好温馨哇!然后消费19.9元。

但了解她的人,就捅咕捅咕她说:我记得你二姨不就是在咱老家菜市场买菜的嘛?️你小时候不还总去拿菜嘛?

童话里,豌豆公主垫了八百个床垫,最底下有个豌豆,公主皮儿都磨青啦。

得知公主这么挑剔后,王子高兴的蹦高,这才是真公主

家里真有米,有土地房产牛马农奴等优质资产发啦!遂殷勤伺候之。

但现在时代变了,翻身农奴把歌唱,自雇农的生活品味也上来了,也能睡八百个床垫磨破皮了;也能熟练用挑剔的和鼻孔分别出哥伦比雅豆、埃塞俄比雅豆和mm豆的区别啦;还能熟练背诵许知远、项飙、封彪等哲学语录,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中产和中产预备役们,懂这么多,这么优雅,这么会消费,但很少得到殷勤伺候啊。

去趟skp购物,那感觉还是跟郭敬明见了李诚儒一样,如芒在背,受着销售激光一般目光的扫射。感觉要现原形了,自我揣度——我来这背个福瑞泰格包,是不是不合时宜哇。转头求求啦销售姐妹能不能给配货哇?

人家冷漠的说:我们这不兴配货。感觉被无情的大脚丫子一脚踹进了保定臭水沟,太势力了!so cruel啊,销售应该多看看项飙,增加点人文关怀。

谁知道,奢侈品销售才是奋战在一线的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你啥档次,有米没米,销售一个0.5秒的扫描就定位了。

你的福瑞泰格、露露柠檬、所罗门大徒步鞋,深深出卖了你。销售会刻板地把你划成跟风吃屁的没米小资人群了。定位之精准,就跟美军掏本拉登一样,就跟克格勃在莫斯科逮个黑人间谍一样。你觉得你跟都市流行话事人一样,神秘莫测、充满活力。人销售都猜出来了:你是不停个小布搁门口啦,这种被看穿的感觉,家人们谁懂哇。

我预计,下一个热点可能是小商品市场tour了,逛小商品市场,好日常,好温馨哇,真是很有幸福感呢~

所以说,中产的的幻梦即将结束,新中产和新穷人就隔了一层窗户纸。再说谁是中产就是骂人啦。

中产阶级最大问题是没钱还没胆,好风雅但没力量,主动断绝了原生共同体,假装有个和纽约巴黎连在一起的共同体。

趟不了浑水,弄不脏手。没事凑一起喝喝mm豆,聊聊坂本龙一还行。真出事了谁也管不了谁。

以前还能装逼的时代是爵士乐时代,歌舞升平,混在狂欢的人群里装逼、浑水摸鱼。现在水清了,鱼没了,大家都得面对大萧条年代了。

大萧条时代讲究啥?讲究脚踏实地,讲究胆大心细,讲求拳拳到肉。

什么是最傻的人?都大萧条时代了,还按着爵士乐时代的生活方式过,刻舟求剑啊。

下行年代,时代颠簸。未来能过得好的只有富人和狠人。

富人,有生产资料,有国际资产配置能力,坐拥马太效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狠人有胆子啊,有行动力。敢劫生辰纲。

未来就像圣经里的大洪水,每个人上诺亚方舟,都得凭本事赚门票。

温和的检票员,会质问每个人凭啥能登船。

富人说我有资产,我有国际资产。

狠人说我有拳头,我有胆,我有命。

中产说我有福瑞泰格、露露柠檬和人类学哇。

哈哈,家人们谁懂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