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3年7月24日俄乌冲突总态势图)

一、俄乌双方战况战绩简报

(一)俄乌双方战况汇略

巴赫穆特周边地区7月24日战况图(点击观看更多地图细节)

综合俄国防部战报、乌国防部战报及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等多方开源情报研判,2023年7月24日,在卢甘斯克~哈尔科夫方向,俄军持续在库皮扬斯克-斯瓦托夫-克雷米纳亚全线推进,库皮扬斯克地区,俄军通过猛烈进攻,已夺取多个乌军要点,目前距离库皮扬斯克仅有10~11公里远。斯瓦托夫地区,俄军集群多点出击,据传深入乌军防线达5公里之多,克雷米纳亚地区,俄军在取得小幅进展的同时,成功击退乌军发起的反攻。在上述地区,乌军仍在继续艰难的防御作战,并试图通过局部反击改善全线劣势,但依旧无法避免战线整体东移的局面。顿涅茨克方向,俄军在巴赫穆特地区的推进稍有减缓,转而将更多的兵力投入到防御作战中,反观乌军已经停止在巴赫穆特北翼的进攻行动,持续在该地南翼实施攻击,并取得了相当战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顿涅茨克西南部~扎波罗热全境7月24日战况图(点击观看更多地图细节)

该州西南部地带,俄乌两军仍旧在持续缠斗,双方均声称互有进展,但都遭到对方的否认,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乌军在该地的反攻已经被俄军形成有效迟滞。扎波罗热方向,乌军在奥里希夫方向取得相当战果,据称向前推进达1.7公里,但在韦利卡诺沃西尔卡方向上,当前战线仍与俄军持平,反观俄军在上述地区,已减少局部反击的力度,意图通过大面积的雷场、由地面火力与空中火力构成的联合火力打击优势阻止乌军攻势。赫尔松方向,俄乌两军则在围绕第聂伯河三角洲与东岸岛屿的控制权展开争夺,在此过程中,乌军相继发动多波次猛烈攻势,但碍于俄军绵密的火力打击,损失较为惨重。另据消息称,俄军在通过无人机打击敖德萨港口的同时,还将打击目标拓展到乌克兰在多瑙河沿岸的港口,以此切断乌军通过上述基础设施出口粮食化肥及获得西方军援装备等。

(二)俄乌双方战绩简要

俄国防部通报称,当日共歼灭近610名乌军士兵,摧毁14辆主战坦克与装甲战车、6辆皮卡车、6辆汽车、12门身管火炮。当日,俄防空部队还拦截到若干枚美制GMLRS系列制导火箭弹与35架无人机等。

哈尔科夫方向,俄军击毙击伤乌军达90余人,击毁2辆装甲战车、3辆皮卡车及1门自行火炮等。顿涅茨克方向,俄军击毙击伤乌军达160余人,击毁1辆坦克、2辆汽车、1门自行火炮及2门榴弹炮等。卢甘斯克方向,乌军伤亡达190余人,另有4辆步兵战车、4辆装甲战车、3辆皮卡车、2门自行火炮及2门榴弹炮被俄军击毁。扎波罗热方向,乌军战损达120余人,另有3辆装甲战车、2辆汽车、1门自行火炮、1门榴弹炮被俄军摧毁。赫尔松方向,乌军伤亡达40余人,另有2辆汽车及2门榴弹炮被俄军摧毁。

乌国防部对外称,在过去的24小时内,乌军击毙击伤660余名俄军作战人员,此外还击毁俄军11辆主战坦克、13辆装甲战车、17门身管火炮、1套防空系统、5架无人机、10辆汽车与加油车辆、2套特种设备。此外,乌防空部队还在当日拦截到9枚巡航导弹。

(俄乌双方装备战损统计表)

二、高价值图片及视频分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乌军在楼顶设置观察点,认为可以瞒天过海,不料下一秒被夷为平地

(观察点在确保将前沿地带具体情况尽收眼底的同时,更应该注重安全)

为缓解兵源不足,乌军竟征召精神病人,其母称已有儿子入伍

(将患有精神疾病的残疾人送上战场,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装甲救援车碰巧路过,反坦克导弹呼啸而来,乌军士兵惊出一身冷汗

(命运女神在这一刻降临,帮助他们与死神擦肩而过)

(乌军第3突击旅某部士兵在巴赫穆特地区鏖战后合影留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俄罗斯网络博主恶搞即将抵达乌克兰的美制F-16战斗机)

(美国向乌克兰援助的M864型155毫米底排增程榴弹,内含有72枚破甲杀伤双用途子弹药)

(正在“特别军事行动”区域内活动的俄制T-90M主战坦克)

三、环球要闻

7月24日,据乌媒“RBC.UA”网站报道,乌空军司令部发言人尤里.伊格纳特在回答有关提问时承认,目前对乌军构成主要威胁的俄空天军战机型号为苏-35。他进一步指出,在技术层面,苏-35在机载弹药、火控导航系统方面占据优势,不过尤里.伊格纳特同时也宣称,尽管苏-35装备有自卫电子战系统,但仍有被击落的风险,回答结束之际,尤里.伊格纳特表示,苏-35的确不容忽视,但F-16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对付。

7月24日,据俄媒塔斯社报道,当天曾有多架乌克兰无人机对莫斯科实施袭击,导致多座高层建筑物出现不同程度的受损,此外,俄国防部总部大楼附近也传出爆炸声。袭击事件发生后,俄国防部迅速回应称,俄军已经挫败乌克兰利用无人机袭击莫斯科的相关企图,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指责上述事件性质为“国际恐怖主义行为”,俄总统新闻秘书、克宫发言人佩斯科夫则表示,多架乌克兰无人机被摧毁,证明莫斯科防空系统仍在正常运作状态中。

7月24日,据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报道,位于波兰境内格利维采的装甲维修中心正式投入运营,它将为乌军在反攻行动受损的德制豹2系列主战坦克提供维修保障。据悉,此事由德国与波兰共同发起完成,除为乌军豹2系列主战坦克提供维修作业外,波兰陆军中服役的豹2系列主战坦克也将获得同等服务。此前有消息称,鉴于波兰方面行动太慢,导致格利维采装甲维修中心工程进度严重滞后,为此还引发德国防长鲍里斯.皮斯托里乌的批评。

7月24日,据斯洛伐克智库“GLOBSEC”发布报告称,乌克兰超17.35万平方千米的区域经历了严重冲突,受到未爆炸弹药造成的影响,需要开展耗时长、成本高且危险性的弹药清理行动,而受到西方国家最近向乌克兰提供的集束弹药影响,将使得这一情况雪上加霜,变得更糟。另据联合国负责政治与建设和平事务的副秘书长罗斯玛丽的最新表态称,如果在当前情况下派出500个排雷小组,也需要耗时757年,才能完成乌克兰全境的排雷工作。

四、铲史官评

《走火:乌克兰的排雷》报告封皮

2023年4月4日,总部位于斯洛伐克的智库“GLOBSEC”发布一份名为《走火:乌克兰的排雷》报告,在这份只有短短28页的排雷报告中,“GLOBSEC”向世界首次揭示了乌克兰排雷任务的艰巨性、复杂性及危险性,并提出排雷时间可能会长达757年。关于这个事儿还是很值得分析一下,虽然的确757年是夸张了一些(免责声明:以下观点均为作者个人看法,平台及本号并不认同,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首先是外界最为关注的问题,即乌克兰境内分布有多少地雷;乌克兰排雷工作为何如此缓慢。智库“GLOBSEC”在《走火:乌克兰的排雷》(下文简称报告)报告中指出,乌克兰有约30%(17.35万平方千米)的领土上遗留或是埋设有大量爆炸性弹药,此举使得乌克兰超过阿富汗与叙利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雷区。特别是哈尔科夫州及赫尔松州地区,则是饱受地雷折磨最为严重的地带,而位列第三的地区,不出意外的话,将是扎波罗热州与顿涅茨克州接壤地带。与此同时,“GLOBSEC”指出,俄乌冲突爆发后,鉴于长时间的交战,使得埋设的地雷等爆炸性弹药的杀伤威力及覆盖范围,其危害程度是此前的10倍以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3年4月,乌克兰一个农场的工人在乌克兰赫尔松地区的迈罗鲁尤布卡村附近寻找地雷)

其次,乌克兰境内的排雷任务为何如此缓慢,一是雷场面积广袤,上起哈尔科夫州地区,下至赫尔松地带,从普通道路到乡间田野、从城市街区到森林深处,甚至于是从动物尸体到人类遗体上,均有地雷及各类爆炸装置的痕迹。尤其是在农业区,俄军为切断乌克兰政府及普通民众在经济作物领域出口获利的可能性,布雷密度比其他地区高出数倍不已。二是专业人员、排雷设备及专项资金极度短缺。专业人员方面,据乌克兰外交部声称,在非交战地带承担人道主义排雷任务的技术小组约有500个,专业人员总数达5000余人,要想完全清除17.35万平方千米范围内的地雷与各类爆炸装置,需要整整757年。尽管乌内部已经采取多项措施,包括向有关国家及国际组织寻求援助,但专业人员年增长率仅为500人左右。

(2023年4月,一名农场工人在准备进入迈罗鲁尤比夫卡村附近的田地时,拿着地雷探测器)

排雷设备方面,乌克兰需要大量金属探测器、用于人员转移的特制车辆、探雷/扫雷机器人、改装过后的排雷机械车辆及无人机等。需求总量不仅庞大,且须援助方稳定供应,不能出现中断提供的情况,否则,将大幅放缓乌克兰境内的排雷进度。专项资金方面,据悉,在乌克兰境内清除1平方米雷场级别为2美元~8美元不等,而清除100平方千米的雷场,保守估计就需要40万美元。另据世界银行组织发布的《乌克兰快速损害和需求评估报告》中指出,未来10年全面的人道主义排雷工程将耗费374亿美元。随后,世界银行指出,乌克兰仅2023年全年人道主义排雷费用预算就已超过3.97亿美元,但截至目前,实际到账的排雷费用仅为1600万美元。

三是排雷策略姗姗来迟、排雷机构职责不明。排雷策略当面,乌克兰当局于2022年11月修订施行的《反地雷行动法》没有明确那些政府机构来承担排雷战略,同样,乌克兰当局出版发行的《2022年地雷行动审查》报告中也无明确战略可言。而负责拟定中期(5年)和长期(5年)排雷行动计划的乌克兰国防部排雷行动局,此前也没有任何行动,仅在2022年4月出具一份含糊不清的排雷行动计划。直到2023年4月,乌克兰总理丹尼斯.米加尔才宣布了一份国家层面的排雷政策文件。该文件要点有三项,①是修订国家排雷标准,以此使之符合国际既定排雷标准。②是发布国家排雷方案,优先清除重点方向或地区的威胁。③是在伙伴国财政援助下,积极吸纳国际运营商参与其中。

(乌克兰赫尔松地区迈罗鲁尤比夫卡村附近的一辆拖车装载着电缆和导弹残骸或空束弹药箱)

排雷机构方面,截至目前,乌克兰当局设置有多个机构部门负责排雷行动的政策指导、具体实施、宣传引导等任务。首先是隶属乌国防部的国家反排雷行动管理局(NAMAA,成立于2021年11月)。其次是在政府领导下,由乌副总理兼经济部长斯维里坚科领导的人道主义排雷中心(HDWG,成立于2023年2月14日)。再次是隶属乌国防部的国家排雷行动中心(成立于2021年7月)。第四是隶属乌内政部的人道主义区域间中心(HDC,成立于2020年5月)。第五是隶属乌克兰临时被占领领土重返社会部的社会和人道主义中心(成立于2021年11月)。除此以外,乌克兰卫生部还曾参与到排雷行动中来,但随着俄乌冲突的爆发,该部门发挥的作用已被逐渐削弱。“GLOBSEC”在报告中指出,乌克兰当局辖下的各个排雷机构,不仅责任分工不明确,而且还存在在当局中到底占据何种位置的致命性问题,甚至于不排除各个机构因排雷行动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乌克兰赫尔松地区斯坦尼斯拉夫村附近的一个农场入口处,一堆导弹发射管被丢弃)

“GLOBSEC”在报告中指出,不同于针对性明确,有可选择性的战斗排雷,人道主义排雷鉴于会覆盖到民众进行社会交流与经济活动的广大区域,因此注定其排雷过程不仅复杂漫长,且无任何选择性而言。而考虑到当前战事趋于胶着及求助有关机构无望后,广大的乌克兰民众只能自己动起来“排雷”(标明地雷位置,寻求专业机构及人员处理),然而更麻烦的是,随着俄乌战事的持续深入,地雷与爆炸装置的数量将会大幅上升,而“757”年这个时间节点也会随之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