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末年,南方小镇上有一户姓周的财主家,周财主有几个儿子,唯独宠爱小女儿周玉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话说这周玉霜也没有白受父亲疼爱,她自幼聪慧好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肤白貌美,靓丽动人,到了及笄之年,前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其中不乏名门贵族,但都被周财主给拒绝了。

柳氏对此颇有怨言,因为她的几个儿子都不被周财主重视,而领养来的周玉霜却被周财主捧上了天。

有一天夜里,周财主偷偷叫管家拿来纸墨,说要把周家一半财产给周玉霜当嫁妆,此事被柳氏知道后,她气得抓狂,但表面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还很支持丈夫的决定。

经过一番考察,周财主决定把女儿嫁给镇上的读书人杜运来。

话说,这杜家也曾是豪门,祖上出了几个大官,只是到了最近几代没落了。

杜运来是杜家的希望,他年纪轻轻就中了秀才,还长得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二人一见面便互生情愫,杜运来拉着周玉霜的手,许下诺言:以后无论发生情况,都会对她不离不弃。

周玉霜听了感动不已。

很多人看来,他们俩无比般配,就连一向爱挑剔的柳氏,也觉得他们二人很合适,不得不佩服周财主的眼光狠毒。

婚期将近,柳氏带着女儿去裁缝店做嫁衣。

店老板姓刘,长得大腹便便,见到周玉霜后,嘴角浮现一抹不易觉察的笑意,他吩咐下人去忙其它的事,亲自招待了柳氏母女俩。

“刘老板,小女嫁衣的事就拜托了,若是做得好,本夫人有赏。”柳氏笑盈盈地说道。

“夫人,您就放心吧,刘某亲自操办此事,三天之内保证完成。”刘老板拍了拍胸脯,中气十足地说道。

回到家,周玉霜想着穿上漂亮的嫁衣和杜公子成婚的画面,满脸都是幸福。

趁着天还未黑,心情格外舒畅的周玉霜带着丫环出门了。说是去走走,其实是想看看她未来的丈夫杜运来。

走到半路,前方走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玉霜心善,忙叫丫环拿些吃的和碎银子过去。

老者接过后感激不已,正欲离开时他望了周玉霜一眼后眉头微皱,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

而周玉霜一心想去杜家,以为老者嫌弃银子少了,又叫丫环给了他一些,老者这次没收下,摆摆手离去了。

经过杜家时,周玉霜满面羞红,丫环要去敲门被她阻止了,毕竟自己还未过门,冒然前往难免会引来他人非议。

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蹿出几条黑狗,把周玉霜惊吓得花容失色,丫环紧紧护住她往家里方向跑。

还好二人跑得快,黑狗也没追来。

此后,周玉霜再也不敢出门。

三天后,刘老板亲自将嫁衣送了过来,周玉霜满心欢喜地试穿,蓦然间,脖子处传来扎心的痛,她定睛细看,衣领处竟然有一根针。

柳氏见了瞬间脸色大变,刘老板吓得惊慌失措,连忙说不是有意的。

周玉霜性子温和,她笑了笑,“无妨,还好只是皮外伤,这嫁衣不错。”

刘老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歉意连连说这嫁衣不要钱,柳氏听了脸色才稍微缓和了些。

婚礼那天,杜家大摆宴席很是热闹,杜公子满面春风,周玉霜惊艳动人,宾客无不称赞二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好不容易喜宴结束,洞房花烛夜时,杜运来早就得知周玉霜有闭月羞花之貌,便迫不及待要去摘头巾,而周玉霜双目紧闭,满脸羞红。

突然,她头脑“轰”地一响,不知为何“汪汪汪”学起了狗叫,把杜运来惊吓了一大跳。

抱孙心切,趴在窗头偷听的婆婆月氏,听到屋子里有狗叫声也是纳闷不已。这时,杜运来气急败坏地推开房门。

月氏问儿子是怎么回事,杜运来没有说话,月氏抬头望去,见到眼前这一幕惊愕得目瞪口呆!

只见周玉霜竟然趴在地上,不住地“汪汪”叫。

月氏反应过来后,连忙叫管家请郎中来。

有些还未散去的宾客,见到这一幕也是惊愕不已。

郎中赶来后,给新娘周玉霜把脉,他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一时间,杜家娶了个趴地夜夜学狗叫的媳妇很快传开,月氏很好面子,开口就要儿子把媳妇给休了。

杜运来曾经许下诺言,说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会对周玉霜不离不弃,如今见爱妻眼角挂着泪水,心里满满都是怜爱,极力恳求父母不要让他休妻,他去想办法。

杜老爷很开明,尊重儿子的选择,而月氏却坚持不肯让周玉霜住在杜家。最后,她把周玉霜拖进了地窖中。

周家那边,除了周财主整天忧心忡忡外,妻子柳氏和他几个儿子都是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那段时间,杜运来也请来了道士做法,但是也没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天晚上,杜运来喝着闷酒回家,有个年老的乞丐挡住了道,一脸笑呵呵说道,“公子将来是走大运之人,为何愁眉苦脸。”

杜运来以为老者想多要些银子才说了些好话,他叹了叹气,递过去一些碎银子,正准备离开时,老者叫住了他,“公子,有什么麻烦事不妨说给老夫听听。”

杜运来顿住脚步,见老者双目明亮有神,看起来不像是普通乞丐,便将妻子一事说了出来。

老者听后皱着眉头,喃喃自语道,“果然是这样。”

杜运来一脸不解, 老者没有解释,而是神色凝重地说道,“你赶紧带我去见你的妻子,要快,不然来不及了。”

杜运来还想说什么,老者一双枯木般的手如同有力的钳子紧紧抓着他,杜运来大吃一惊,见老者果然不是寻常人,忙点头答应。

话说周玉霜被关进地窖后,月氏一脸坏笑走了过来,身后竟然跟着她母亲柳氏。

“柳姐姐,你的消息来得很及时,没想到我儿媳竟然是李将军的千金,听说她身上有李家的宝藏秘密。”

柳氏接过话茬,“我也是歪打正着,本来想教训下这丫头,出一口恶气,没想到刘老板消息灵通,说她是李将军的千金,怪不得我家老头如此看重她。”

柳氏说的刘老板,便是裁缝店的刘老板,他们二人背着周财主做着苟且之事。

刘老板故意在嫁衣上放了一根针,针只要扎了她就会被中下毒咒。毒咒很邪乎,中咒之人会被恶鬼附身学狗叫。

“快点说,宝藏在哪里。”柳氏露出狡黠笑意,给周玉霜喝了一口水,被恶鬼折磨得不行的周玉霜终于恢复了正常,柳氏紧紧掐住她的脖子。

周玉霜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她眼眸中尽是泪水,无力说出三个字,“不知道。”

其实,周玉霜心里有一个秘密。

前几年,周财主送给她一个玉佩,告诉了她身世,周玉霜听后痛哭不已。

过了好一会儿,周财主才说,这玉佩藏着李家的秘密,你要好好保存。至于是何秘密,周财主也没有多说。

现在看来,这秘密应该就是李家的宝藏,而玉佩就是开启宝藏的钥匙。

周玉霜始终不肯开口,柳氏和月氏拿她没办法,只得用毒咒继续折磨她。

当杜运来二人赶来时,老者仔细看了看周玉霜身上的嫁衣,还量了尺寸,然后才开口说道,赶紧烧了嫁衣

杜运来没有多问,立即点火把嫁衣烧了,果然,周玉霜清醒了些,只是她身子无比虚弱。

“多谢恩人救命之恩。”杜运来连忙对老者磕头行礼。

老者皱着眉头,“先不急着谢老夫,这幕后之人不简单,还请杜公子按照这尺寸去找一件一模一样的嫁衣给你妻子穿上,速度要快。”

杜运来心思玲珑,立马反应过来,连忙派心腹去安排。

苏醒过来的周玉霜,见到老者竟然是前几天她施舍的那位,将柳氏和月氏之事说了出来,杜运来惊愕不已,老者却淡淡说道,“今晚给你们看一场好戏。”

老者说完,对周玉霜耳语了一番。

到了晚上,周玉霜仍学狗叫,心急的柳氏已经等不及了,要对周玉霜动用私刑。这时,刘老板露出神秘笑意,“夫人莫急,让刘某来试试。”

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木人,然后用针扎向小木人头部,周玉霜装作很痛苦模样,喃喃自语道,“我说,我说。”

说完,她艰难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示意刘老板过来。

刘老板见到玉佩惊喜不已,连忙大步走来,周玉霜用尽全身力气,将事先藏好的针扎向了他。

顿时,刘老板惨叫连连,身子剧烈颤抖。

很快功夫,刘老板竟然变成了一张狗皮,把柳氏和月氏都吓住了。

“你这害人的狗精,终于现身了。”老者缓缓走了过来。

而柳氏见此羞愧难当,想不到与之媾和的男人,竟然是狗妖。

“周姑娘前世是大善人,身上有无量功德,狗妖想吸取她身上的灵气,你们俩都被利用了。”老者说完,又对杜运来说道,“杜公子,你对妻子不离不弃,让老夫感动,今后你将会走大运。”

说完,老者大步离去。

周财主得知妻子的丑事,毫不留情将她休了。而杜老爷对妻子月氏的做法也是不齿,要她闭门思过。

杜运来见妻子终于获救,一脸的泪水,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后来听说,这老者竟然是鼎鼎大名的半仙枯木道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借老者吉言,杜运来中了进士,还做了大官,他履行诺言,即使身居高位,始终对妻子不离不弃疼爱有加。

至于周玉霜那隐藏李家宝藏秘密的玉佩,她当做报恩送给了周财主。

周家借此财富,成为当地有名的大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