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冈游泳世锦赛女子100米蝶泳决赛,“蝶后”张雨霏最后5米逆转麦克尼尔,以56秒12拿下金牌!

在100米蝶泳的预赛后,张雨霏就表示,“目标不会变,肯定是冲着冠军去的。来福冈前教练定的是游进56秒,我自己定的是游进56秒1。只要能完成这个成绩,我就会给自己打个90分。”

而对于张雨霏来说,从去年布达佩斯世锦赛到今天的福冈,她所经历的挣扎和自我突破,足以勾勒这一年的起伏人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雨霏。

低谷和涅槃

从23日早上的预赛开始,张雨霏就是该组唯一一个游进57秒的选手,她在之后的半决赛中也以56秒40的成绩排名第一进入决赛。

56秒40的成绩虽然已经刷新了张雨霏今年的个人最好成绩56秒48,也超过了她去年在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决赛中获得第三名的成绩56秒41,但距离她个人最好成绩——亚洲纪录55秒62还有一定的距离。

在对手一边,胡斯克、麦克尼尔和麦基翁都游进了57秒以内——尤其是卫冕冠军胡斯卡,其他的个人最好成绩是56秒18。

对于爱笑的张雨霏来说,这一年她经历的太多。

在去年7月的布达佩斯世锦赛中,张雨霏以1.12秒之差与冠军擦肩而过,错失了完成200米蝶泳“大满贯”的机会。

张雨霏在赛后表达了遗憾与不甘,也反思了自己准备上的不足。

“与大满贯失之交臂有些遗憾,我准备得有些仓促,没达到目标,对那些一直关注我的粉丝有些愧疚。但目标一直在,我会朝着那里努力。”

那时的张雨霏说,自己正处于低谷之中,就是“很低谷、很迷茫”。

首当其冲的,是奥运会冠军的身份给她带来了太多的压力。

“其实从东京奥运会结束后,差不多快两年的时间,我一直没有恢复到身体最顶峰的状态。可能对我来说,现在应该算是低谷,这种低谷不仅是成绩上的低谷。”

“奥运会之后,我原有的生活状态发生了改变,是我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一种新的生活状态,所以我也在不断接受、不断改变,不断地摸索一条新的道路。”

她在一次训练课后与主管教练崔登荣聊到了自己的心态问题,而教练也理解她的这份焦急。

“总会和之前的成绩进行对比,一对比就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差。教练天天劝我别急,扎实走好每一步。”

放下包袱

为了找回状态,张雨霏开始了特训——她在新周期的训练宗旨是“用陆上体能带动水上体能。”

“通过几次测验发现我的陆上身体素质不是很好,我的水上表现也不太好,我要尽快恢复。”

从5月份开始,张雨霏对自己的薄弱项——下肢力量进行了针对性的训练,并在6月份的队内体能测试中取得了六个项目的全部满分。对此,张雨霏欣慰地表示,“付出是有回报的。”

“我也告诉自己,在巴黎周期这两年,要享受每一秒努力的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雨霏进行队内体测。

而除了刻苦地训练,张雨霏也从心理上走出了心结。

“从东京奥运周期开始到现在,因为成绩、状态特别好,我信心爆棚,直到我发现状态和成绩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才发现没有人能一直站在第一名的位置上。”

其间,前辈叶诗文给了张雨霏很大的鼓励,而美国选手德雷塞尔、澳大利亚选手艾玛·麦基翁和英国选手皮蒂的故事也给了她启发。

“这些名将看上去无坚不摧,原来他们也有脆弱的一面,也会遇到低谷,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遇到不顺、坎坷,我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接受自己的不坚强。”

张雨霏说,自己会放下包袱,坦然面对福冈世锦赛的挑战。

“去年布达佩斯世锦赛我背着包袱去游,结果整个布达佩斯之旅过得很累。今年我更坦然了,有一点享受赛前的时光,我也希望能够享受这次福冈之旅。这种心态上的进步对我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实现第一个小目标

张雨霏的确走好了每一步,她的复苏从今年3月的国内赛场开始。

在今年3月的全国春季游泳锦标赛的100米蝶泳决赛中,张雨霏以56秒58的成绩夺得了金牌,并刷新了里根·史密斯的今年最快成绩。

张雨霏也将这次比赛称作“有史以来最轻松的一次(比赛)。”

“因为有了更高的目标,所以这次回来我感觉自己不一样了。训练上想得比之前多了,原来是不太动脑子,由教练去想怎么提高,现在自己会想哪些细节还不够好。”

张雨霏当时也透露了今年的两个“小心愿”——希望在福冈世锦赛上夺金,以及在杭州亚运会上将“最有价值运动员”的称号留在中国。

“(春季锦标赛)这个成绩只是我今年和明年的一个起点。”

如今,第一个小目标顺利实现,张雨霏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