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走丢”的这一周里,其实都可以在“事儿君看世界”找到我

大家也可以关注起来,这样以后咱们就不会“失联”啦

从古至今,人类对美的追求从未停止。

例如在东方,我们有胭脂、朱砂、粉、黛;

在古埃及艺术中,描眉画眼的女性形象比比皆是;

西方在工业革命后更是逐步发展出了现代的护肤彩妆等诸多产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古埃及壁画复原,出自博文《Jood's Brief History of Makeup》)

然而追求美的过程中,人类也付出过不少惨痛的代价,举一个近百年最极端的例子:

1898年居里夫人发现了镭,民间纷纷觉得这种物质是“天外来物”,具有种种神奇功效,

于是在上世纪初期,厂商就开始将镭添加到各色化妆品当中。

“放射性”居然成了一个卖点,堂而皇之地放在产品名当中......

(20世纪初的法国化妆品广告,里面有“Radia”,放射性的字样)

后来科技进步,大家才明白这事到底有多离谱......

其实镭可能还不是最出名的那个,

西方化妆品史上最臭名昭著的东西,是白铅粉。

我们常常在宫廷、贵族的肖像画里见到那种脸色煞白的女性,白铅粉“功不可没”。

据说白铅粉是用上好的威尼斯白铅混合水与醋制成,理所当然地,它会导致铅中毒.......

然而当时的贵族女性仍然对其趋之若鹜,其中最出名的就是都铎王朝的伊丽莎白一世,

她在几乎所有的画像里都白成这个样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588年George Gower所绘的伊丽莎白一世肖像)

后世普遍认为她就是因为化妆品里的各种重金属中毒而死,

这导致人们谈起文艺复兴时期的化妆品时,往往第一反应就是:那玩意不是有毒么?

其实倒也未必。

近两年爱丁堡大学的艺术史学家吉尔·伯克 (Jill Burke) ,与物理学家威尔逊·潘 (Wilson Poon) 一直在尝试复现15~17世纪的美容妙方,

结果大出他们意料——它们大多数还挺靠谱的。

比如下面这锅熬出来的.....植物汤,

将一整株锦葵,一片柳叶尖,加一小勺车前子洗净切碎,

再加水直至没过植物,小火煮成糊,过滤,取汁。

这样,一锅免洗护发素就做好了。

(来自RenaissanceGoo博客,由伯克本人所拍摄)

虽然看着有点像鼻涕,但效果很好,仅需一点点就可以让头发不再毛躁。

唯一的缺点是闻着有点像煮过头的蔬菜......

不过伯克表示这也很好解决,只要像文艺复兴时的人一样思考就好了:

缺香味?那就加点香水、精油什么的,轻松搞定。

现在她婆婆已经完全不再买护发素了,就用这个加点玫瑰精油,纯天然还好用......

再比如一款16世纪肥皂,做法也很简单:

等量的松子、无花果、芥末和天然樟脑用研钵捣碎,捏成团。

(来自推特@RenaissanceGoo,同样由伯克本人运营)

最终产品虽然也不咋好看,但真能起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自推特@RenaissanceGoo)

从手感上看,伯克认为它大概是肥皂跟磨砂膏的结合体,

既能洗手,又能去角质,效果还不错。

(来自推特@RenaissanceGoo)

伯克的研究最早是受到了《女士美容(The Ornament of Ladies)》的启发,

这是一本16世纪的畅销书,由意大利人乔瓦尼·马里内洛 (Giovanni Marinello)所撰写,

后来被翻译成英法德三语,在欧洲很是流行。

它流行有它的道理——这书里包含了足足1400多个“美容妙招”,从头到脚怎么修饰全写了一遍,

作者甚至提到了美容觉,说能让人“青春焕发”,推荐女士们都试试。

随着研究的进行,伯克也发现了越来越多类似的书,里面不少配方看起来还挺实用......

比如用玫瑰油和磨碎的蜂蜡小火熬制,就得到了润唇膏;

(出自推特@profjill_burke,伯克的私人号)

鸡蛋碾碎加入蜂蜜,混合直至膏状,就得到了眼霜;

干硬的面包屑可以拿来去角质;

以檀香混合烈酒(Aqua vitae,拉丁语的“生命之水”),可以制作胭脂,颜色甚至能持续数天不掉......

其实这类书籍存世不少,但伯克认为历史学家对它们的研究进展太慢了,因为没有几个人实际去试:

“如果你只是阅读,那没多大意义,因为这些书可能会写‘拿块肥肉,清洗它’,洗肥肉做什么?你很难理解。”

“又或者,书里可能写了‘加些蛋清和树胶’,乍看上去,这完全是浪费时间,但你只要上手一试就知道了,它真的管用。”

“这个配方可以做出来一款面霜,感觉有点像保湿霜。”

“我们还发现他们会用金属来镇静起红疹的皮肤,这也有些效果。实际上,他们使用的大部分产品都不含我们现在所知的有毒成分,而且大多数确实有效。”

(伯克收藏的一本手稿,出自推特@profjill_burke)

这就是朴实的劳动人民智慧了。

如前文所说,当时最流行的白铅粉是上好的威尼斯白铅所制,

非富贵人家根本消费不起,那就只能另想办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玛丽亚·考文垂,18世纪伦敦的社交名流,普遍认为她死于铅中毒。)

如今回过头来看,反倒是这些“穷办法”、“土办法”更健康。

不过反过来说,既然是“土办法”,就意味着有时它也不那么靠谱.......

比如《女士美容》里经常在配方里加什么蝾螈、鸽子、蝙蝠、青蛙、吃过蛇的鸡等等,总之很有那个年代“巫术”的味道。

关于去除体毛,书里的建议是:用猫屎.....

(伯克的原话,“用猫屎去除体毛”)

还有一篇是治皮肤病的,配方里居然包含了“三升年龄不超过25~30岁的,健康红发男子的血液”........

有时脸上没血色,但手边又没有化妆品,怎么办?

当时一本书的建议是:用荨麻打脸,面色很快就能红润起来了.......

(出自推特@profjill_burke)

以上这些明显不靠谱的,伯克就没有尝试过了。

饶是如此,现在伯克也已经成功复现出三十多种配方,作用从抗皱到防晒、爽肤、换肤......简直齐了。

她表示:“以前我们对文艺复兴时期化妆品的看法,也就是认为它们有毒,实际大错特错。”

“它们表现出来的知识水平和技能水平,比我们理解的要高得多。”

“如果我不知道这些配方有多古老,我甚至会以为是现代人研究出来的,真的很令人惊讶。”

有时古代人民用经验堆出来的智慧,还真是令人惊叹。

反倒是王宫贵胄才可享用的东西,经常把人坑死......

这就是集体智慧的力量吧......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fashion/2023/jul/16/crumbs-and-cat-poo-revival-of-renaissance-womens-beauty-tips

https://twitter.com/profjill_burke/media

https://blogs.ed.ac.uk/renaissance_goo/2022/01/07/radical-g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