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俄乌战争整体态势图

一、俄乌双方战况战绩简报

(一)俄乌双方战况汇略

▲卢甘斯克西部战况图

综合俄国防部、乌国防部战报及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等开源情报来看,2023年7月13日内,在卢甘斯克方向,俄军继续沿着斯瓦托夫-库皮扬斯克线向乌军构筑的阵地实施攻击,获得了部分领土,乌军则无暇展开反攻行动,只能依托现有工事竭力减缓俄军的进攻步伐。

位于南线的克雷米纳亚地区,尽管乌军进攻势头凶猛,但意在夺取红利曼,进而威胁斯拉维扬斯克地区的俄军集群并没有后退,相反则是迅速迎敌,这使得上述地区的乌军在战役战术层面陷入被动。

顿涅茨克方向,乌军依旧围绕着巴赫穆特地区发起蚕食,不过有证据表明,与他们交手的俄军集群中,大都以空降兵、南部军区若干集团军分部等为主的兵力结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顿涅茨克北部战况图

这使得巴赫穆特地区的拉锯战激烈程度会愈发上升同日,乌军在顿涅茨克南部方向发起佯攻,结果以惨败告终。

扎波罗热中西部与顿涅茨克接壤地带,系乌军当前反攻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凭借着北约制式装备及归国的北约化军队,近期所取得战果不容小觑,这使得承担防御任务的俄南部军区第58集团军的压力骤然上涨。

赫尔松方向,目前双方在地面作战中仍旧保持“静默”,仅通过炮击予以对方颜色,但同时,双方均会小分队,以轻装突进或是乘冲锋舟艇进行相关作战。

(二)俄乌双方战绩简要

俄国防部通报称,当日共歼灭850余名乌军士兵,摧毁14辆主战坦克与装甲战车、7辆汽车、10辆皮卡车、19门身管火炮、14架无人机,拦截11枚美制GMRLS系列制导火箭弹等。

顿涅茨克方向上,俄军击毙击伤乌军达480余人,击毁6辆皮卡车、3门自行火炮、2门榴弹炮及1部美制AN/TPQ-50反炮兵雷达等。卢甘斯克方向上,乌军伤亡达90余人,共有4辆装甲战车、1门自行火炮、1门榴弹炮、4辆皮卡车俄军击毁。扎波罗热方向上,乌军战损达180余人,另有1辆坦克、6辆装甲战车、2辆汽车、2门自行火炮与5门榴弹炮被俄军摧毁。赫尔松方向上,乌军伤亡达70多人,另有1辆装甲战车、3辆汽车、2门自行火炮被摧毁,此外,俄防空部队当日拦截到11枚美制GMRLS系列制导火箭弹及14架无人机等。

乌国防部对外称,在过去的24小时内,俄军人员伤亡达550余人,此外还损失有5辆主战坦克、9辆装甲战车、24门身管火炮、2门多管火箭炮、2套防空系统、31架无人机、2枚巡航导弹、24辆汽车与加油车辆、10套特种设备等若干装备。

二、高价值图片及视频分享

▲从豪华别墅到野战帐篷,从高级软床到钢丝床,普里戈津的人生,真是宛如过山车一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外媒报道,7月11日凌晨, 俄南部军区副司令奥列格·措科夫中将在别尔江斯克下榻的酒店,遭遇到乌克兰空军战机发射的英制“风暴阴影”远程隐身地空隐身导弹的打击,奥列格.措科夫不幸身亡,而他下榻的酒店也化为一堆废墟

▲随着美制F-16战斗机的到来,乌克兰空军使用苏制战机遂行国土防空作战的历史将一去不复返

▲有证据表明,在俄乌冲突前线地带,斯洛文尼亚向乌军提供的M55S型主战坦克已经遭到毁灭性打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野外遭遇反坦克地雷怎么办,请不要怕,俄军告诉你答案

▲反坦克地雷像是拦路虎,不过面对这只拦路虎,深谙其道的俄乌双方都给出了相似的解决思路

心大命也大!乌军士兵开民用车上战场,踩上地雷竟躲过一劫

▲民用车辆竟能保护遭受地雷打击的乌军士兵,那么请问是地雷不行呢?还是民用车辆太强了呢?

乌克兰少年太强悍,多次装填拿反迫击炮弹,吓得乌军粗口问候

▲迫击炮炮弹装填看起简单,但又不简单,一不注意,就会酿成惨剧,上述视频中,就因为少年的天赋异禀,差点酿成一桩惨剧

三、环球要闻

7月12日,据乌通社报道,乌克兰“塔夫里亚”作战和战略集团指挥官压力山大.塔纳夫斯基在接受美媒CNN时表态称,乌克兰刚刚获得由美国提供的集束弹药,只不过目前还未投入战场。在使用问题上,亚历山大.塔纳夫斯基进一步补充说,这种武器的威力显而易见,因此需要等待乌克兰领导层决定哪些地区可以使用,方才将其应用于实战,最后,亚历山大.塔纳夫斯基强调称,集束弹药存在多项使用限制,其中最核心的莫过于将禁止该弹药在人口稠密区域使用。

7月13日,据俄媒《生意人报》报道,接受该报采访的俄联邦总统普京首次透露与“瓦格纳”集团领导人普里戈津的会晤细节。需要注意的是,普京指出,在俄联邦法律框架下,“瓦格纳”私人军事公司并不存在,这似乎已经预示了“瓦格纳”的未来。此外普京还强调,“瓦格纳”的领导者应由一名过去16个月内担任实际指挥官,代号“白发”的人来担任,如此表示,或许意味着普里戈津将会被替换。然而针对普京的提议,尽管“瓦格纳”多数成员表示赞同,但却直接遭到了普里戈津的反对。

7月12日,据多家俄媒报道,俄国家杜马主席沃洛金表态称,俄政府计划将在乌克兰战场摧毁或缴获的西方制式武器装备,悉数安置在武器提供国的驻俄大使馆附近进行公开展览,以此用来回应美西方与北约近来的“无耻行径”。据悉,该提议由俄国家杜马青年政策委员会副主席弗拉基米尔.伊萨科夫提出,他声称在“历史重演的当下”,举报这场活动“非常有意思”,而这项举措,也被外媒描述为俄政府正在“杀人诛心”。

7月13日,据俄媒连塔网报道,俄国家杜马代表安德烈.古鲁廖夫在出席俄媒节目时表态称,俄南部军区副司令奥列格.措科夫中将已在乌军对别尔江斯克的导弹袭击中阵亡。据悉,7月11日凌晨,乌空军出动载有“风暴阴影”远程隐身地空巡航导弹的战机,随后直奔别尔江斯克方向驶去。抵达预定空域,确认相关情报及具体坐标信息后,乌军对别尔江斯克城内的一座酒店实施打击。外媒报道称,该酒店系俄南部军区副司令奥列格.措科夫中将进行战役调度、分析研判的指挥所,不过截至目前,俄官方并未就此事作出回应。

四、铲史官评

果然,不出外界所料,尽管普京同普里戈津打成了“台面上的和解”,私底下却在核心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

从普京的角度出发,无非是不想触及国之根本,即用“法律”来逐渐套牢活跃于灰色地带的“瓦格纳”私人军事公司,从而避免类似兵变事件的发生。反观普里戈津,依旧想在维持与俄联邦政府紧密联系的同时,又欲将“瓦格纳”牢牢攥在手里,但世间却没有这种“安全法”,以此满足普里戈津“不负如来不负卿”的计划。

不难想象,这场风波过后,俄联邦军政高层已经对“瓦格纳”处在“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高危认知状态中,因此彻底瓦解或是联合绞杀才是最好的办法,不过碍于俄乌战事所需,因此只得投鼠忌器,但此前“瓦格纳”被奉为红人的黄金时代,却已经彻底成为历史,接受湮灭在时光的长河中。由此可见,一个大厨不看菜谱看起兵法来不要紧,但若是想亲自领兵作战,攻略四方的话,还是有些欠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