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实习生 王仕豪

柳玉茹为了嫁给一个好夫婿,当了十五年的模范闺秀,却在订婚前夕,被逼嫁给了名满扬州的纨绔顾九思。本以为嫁了这么一人,这辈子算是毁了,可就是这么一个人,愿以此身血肉遮风挡雨,护她衣裙无尘,鬓角无霜。——《长风渡》

目前,改编自晋江小说作家墨书白同名作品,由尹涛导演,白敬亭、宋轶领衔主演的古装剧《长风渡》正在热播。剧中,不受宠的布商之女柳玉茹(宋轶 饰)与当地首富之子、名满扬州的纨绔顾九思(白敬亭 饰)阴差阳错结为夫妻,俩人从相互抵触到相互扶持、相互治愈的暖心故事,掀起暑期档观剧热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视剧《长风渡》剧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视剧《长风渡》剧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视剧《长风渡》剧照

在“《长风渡》太甜了”的感叹中,原著作者墨书白接受封面新闻独家专访。谈及“甜宠”题材创作,她直言:要自然。“我理解的‘甜宠’,是在情节发展下,自然而然生出的、令人感动的、欢喜的、快乐的、甜蜜的情绪,而不是为了‘甜宠’而刻意描写甜宠,刻意描述出来的情绪不仅不甜,甚至会令人觉得矫作。”

谈创作初衷:写外婆看得懂的故事

《长风渡》里,柳玉茹与顾九思互相扶持、双向奔赴的爱情,引发众人羡慕。不管他是落魄纨绔还是官居一品,她始终站在他身边,用娇弱又单薄的身子扶着他;哪怕被人碎骨削肉,他也要从泥泞中挣扎而起,咬牙背起她,走过这一生。正如书名蕴含的寓意:“愿我如长风,渡君行万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视剧《长风渡》海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视剧《长风渡》海报

墨书白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她创作这本书的原因很简单:想给外婆写一个她能看懂的故事。“我外婆是个酷爱看电视的人,我从小跟她一起看古装剧,但这些年她能看懂的影视作品越来越少了,我就很想写个比较传统的古装传奇作品。同时在这个基础上再加入我们这辈新一点的理念,让我外婆能跟随人物成长得到点新思维。因为我外婆经常看电视剧学东西,当时就想着万一有一天能影视化,外婆就又有可以看的剧了。”

年轻夫妇之间的甜蜜“磕糖”时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家国情怀、不抛弃不放弃共进退的真挚友情……随着剧集发展,《长风渡》中丰富的情感元素及场景刻画等,都令观众眼前一亮。在创作过程中,墨书白并未只是单纯写一部“恋爱爽文”,而是用一种贴近现实的方法,去记录故事的发展。“我写文的时候,没有提前预设自己一定要写个什么文,什么人。我就是自然而然地搭了一个‘舞台’,任角色自己发展。我的写作更像一种‘记录’,人物在那个时候就应该表现出那个样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风渡》书封

小说关键字:成长、坚持、包容

在原著里,墨书白还特意交代了“顾九思”的成长细节,包括他坚持的信念,不肯被世界驯化,甚至宁可被父亲打断肋骨也不屈服的原因,“我不能让我父亲觉得可以通过打人得到他想要的,不然他就会认为可以一直打我来解决问题”。“这种性格,在遇到乱世,遇到种种考验时,他成为众人身边的‘一道绳’,就是自然而然的。”

从曾经奢靡无度的贵公子,到心系天下百姓的青年英才,“顾九思”在极短的时间里完成了转变,可谓“一夜之间长大”。墨书白坦言:“成长、坚持、包容,是这部小说的关键词。《长风渡》的主线就是成长,每一个角色都在里面成长,柳玉茹、顾九思、叶韵、沈明……一群少年在剧情里成长为后来顶天立地的大人。”

如果说“成长”是《长风渡》永远不变的主题,那“坚持”就是墨书白创作的核心信念。“顾九思坚持践行着自己的君子道,柳玉茹坚持守护着自己要守护的人。每一个人在绝境之下,或迷途知返,或咬牙到底,最后都坚持成为了坚守自己内心信念的那个人,也因坚持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整个故事围绕着‘坚持’这个核心信念在展开。”

“包容”则是墨书白对书中故事的润色。“包容是这个故事‘钢骨’中一点温情的地方,我的角色都会站在不同的角度思考问题,根据‘善恶是非’去接纳世界,而不是某个人,某件事。主角团虽然最终拨乱反正,但他们会去思考‘乱’的原因。柳玉茹会建学堂、开善馆,希望这个世界不要有洛子商和萧鸣、鸣一;叶世安、周烨走错路,顾九思也会在他们的角度去做考虑,然后引领兄弟回到正途。在钢筋铁骨重锤之下,留着一丝包容去体会他人艰辛,才会有更好的世界。”

通过“顾九思”,墨书白想传递“君子可以欺之以方,难罔以非其道”的君子道信念;站在“柳玉茹”的角度,墨书白想告诉读者,“任何人都不应作为客体存在于世,应当有自己的人生、理想,努力突破世俗设限,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写反派洛子商的时候,她也希望传达一种“给世界更多善意,世界就会回馈更多的善意”的反思。

对话

封面新闻:网文创作该如何抓住读者眼球,在同类题材中脱颖而出?

墨书白:要有点特色。要么你做得很好,在同类竞品中是最好的;要么你就要有点不一样的东西,就算是新瓶装旧酒,那也得有个好看的新瓶子。

封面新闻:创作过程中,也给自己挑bug吗?

墨书白:挑bug那就太多了,挑不完的。我存稿就根本发不出文,因为一直在修改文章,但实际上你会发现,写文就是一个取舍的过程,要一定程度地容忍bug。抓住重点,你到底想要什么。打磨不好讲,看感觉,顺利的文根本不磨,不顺利的文才磨来磨去,说不定还磨平了(笑)。

封面新闻:在追自己的作品改编的剧时,也会“姨母笑”吗?

墨书白:会啊。看剧时候我最喜欢看的倒不是这些,我觉得《长风渡》拍得更好的其实是打斗戏和战争戏,一些甜宠小细节我反而没有太注意。第14、27、28集是我最喜欢的几集,尤其是守城那场戏,我脑海中弹幕就没停过。那些攻城时火球飞过去的场面,我脑子里满是“喀秋莎”。叶世安近战用箭射人,我满脑子“这就是辅助不跟射手的下场”。虽然这些想法不太着调,但确实很容易调动起我的情绪。

封面新闻:如何看待IP改编?

墨书白:我认为这是个趋势吧,我个人还是看好IP改编的。IP相对原创剧本来说,风险可能小一点。一方面,IP会天然有一些观众基础;另一方面,我个人认为现在网文写作手法已经越来越接近戏剧创作,而网文写作和读者其实有非常直接的联系,写作的时候我们会观察读者的反应情况,等于小说里的剧情其实早就做了一个观众测试,做了一个检验。精彩剧情、高光点、问题会提前检验出来,在改编时就可以考虑到进行一个优化。

但IP改编也会存在一个问题,在创作中,创作者的思维是非常不同的,在同一个思维体系下进行创作,是一个作品好与不好很关键的问题。进行IP改编时,往往会出现编剧和原作者思路不兼容的状态,最终呈现出来的剧本水平,就会不如编剧自己独立创作的原创剧本。

封面新闻:接下来还有哪些作品会跟观众见面?

墨书白:我在晋江创作的作品还挺多的,也欢迎大家到晋江文学城来追文,当然要跟观众见面的还有好几部已完成的作品,如古言作品《度华年》(书名:长公主)《山河枕》,应该快到拍摄阶段了。现代作品《余生有涯》、搞笑仙侠《为夫曾是龙傲天》正在打磨剧本,应该会在后面几年陆续和大家见面,希望大家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墨书白作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墨书白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