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贵州一男孩被拐卖后,父母寻找风多年交涉无果,到最后父亲难当精神压力选择跳楼,母亲一直处于哭得柔肠百结。

就是为了能完成丈夫的遗愿,这位坚强自信的母亲重整旗鼓,继续在寻子之路上奋勇前行。

时光飞逝,转眼间25年过来了,皇天不负苦心人,她终于能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儿子。不过令母子俩感觉道诧异地是,对方居然是自己见过4年的好友!

这样的话,当年倒底发生了什么,孩子为何会失踪不见?十余年来,这位母亲都面临了怎样的经历?两人又怎地认识了4年才母子相见?

1.心痛不已,孩子你在哪?

事情还得从1991年说起来,那年12月29日,贵州省都匀市的天空中飘着小雪。这天是周日,不过身为百货商场营业员的张某还在加班费,她的丈夫宋某在一家五金商场当驾驶员,此时一直在出差在外。

夫妻俩有一个很可爱的儿子,叫天某,如今也3年零4个月了。毕竟张某在单位上班,没能照顾儿子,索性只好将其交给了孩子的外公照看。

贵州位处西南,虽然冬天也会下雪,但次数的确算多,可爱活泼的天某在注意到雪花后十分狂喜。在外公的看护下,他跑回电影院旁的工地门口,和一些小朋友玩起了雪。

下午一点五十左右,外公要去上厕所,索性便留下天某和小朋友们在原地玩雪。两三分钟过了,老人来到原地,天某却不见了。

一就开始,张某还以为是附近邻居把天某抱去玩了,完全没有就没往坏处想。不过晚上时,天某没有回来,他们忍不住着急了。

张某和父亲路上拽住嗓子喊着天某的名字,他们一路找这一路喊,可一直还没有听到孩子的回音。

孩子的父亲宋某在探听到此事后急忙赶往了家,当时,夫妻俩从和天某一起玩的小孩那里去打听到了当时的情况。孩子们表示,他们当时看见了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在不远处直勾勾地紧紧的盯着天某,但大家还还以为那人是天某的家长,索性便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

这时,那名陌生男子突然间朝天某走了过来,并丝毫不理会他反抗将其扛在肩膀上硬是弄走。

当玩捉迷藏的孩子们过去时,天某早就消失了。听了这里,夫妻俩吓得魂都丢了,他们忙不迭地展开绝大部分的亲朋好友,互相到火车站、汽车站搜寻,原先的单位也派了车寻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还印了上千份寻人启事,在大街小巷里四散张贴。但人海茫茫,找一个3岁大的孩子宛若大海捞针式。况且这里有了许久,众人依旧是毫无所获。在这时间里,张某备受煎熬,体重从98斤陡降到70斤,每当在人群中行走时,她总会下意识地去远处观察有没长得像天某的路人。

1992年9月,都匀市打拐办主任给张某夫妇打来电话,对方称打拐办抓到一个姓罗的人贩子,可不可以让曾经跟天某一起玩儿的小朋友上来指认帮一下忙。

在现场,两位小朋友不约而同地供认此人就是当年拐跑天某的那个中年男子,可是罗某据不同意自己拐过天某。

张某打听到此事后,决定亲自出马去见见这种罗某,相关的部门表示同意了她的请求,只不过嘱咐她最好别过于激动,破坏审讯氛围。

张某答应了,在审讯的过程中,她一句话都是没有说,只是因为坐在一旁静静地盯着。

罗某依旧不承认自己拐过天某,在审讯结束了后,工作人员打算将其带离。正当此时张某再也抑制忍耐不住内心的冲动,迅速跑回罗某面前,堵在了他的去路。紧接着,张某愤怒地质问道:“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你也是有孩子的,你倒底把我儿子拐到哪儿了?”

罗某沉默了半天,之后只说了一句:“你到福建安溪去找一下吧。”

2.人间悲剧,啥时是尽头!

罗某拐卖的孩子不计其数,他自己也忘了将天某卖给谁了,当时他因参加多起拐卖多名儿童的案件,被法院判处死刑。

张某夫妇将罗某能提供的线索当作了一根救命稻草,随后不久,天某的父亲宋某便独身一人返回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寻找儿子。

而因语言不通,再加当地村民排外,更不用说瞧着孩子了,宋某连一丝一毫线索都没找到,不甘心的他又回来了长乐、莆田等地寻找,但半个月过去了,依旧连孩子的影儿都没瞧着。

而路费紧张,他无可奈何到汽车站的候车室请求借宿一晚,哪知却被那里的保安打了耳光。

最后,宋某索性灰头土脸地回到了都匀,在看见了妻子的那一刻,他哭得像个孩子,接着又梗咽着说道:“要不是被偷了孩子,我咋会像个乞丐一样,回来受这种歧视!”

夫妻俩的心里都很特别难受,这个情绪也十分严重引响他们的工作了,到最后干脆辞了职,将心思全都扑在找孩子上。在后来的十几年里,夫妻俩走遍了大半个国家。

十余年来的寻子让夫妻俩负债断垣,张雪霞的姐姐不忍心盯着他们为生活所困,索性便帮忙开了家五金店。夫妻俩的经济状况虽然有了好转,可是他们只要挣了点钱都会回去一直找。

然而现实更是非常无比残酷,不管是他们怎么努力,天某是也没回音,家庭关系也因天某的无故失踪蒙上一层阴影。

在寻子期间,张某意外怀孕了,当时家里人都劝夫妻俩接过心结,好好地照顾肚子里这些孩子。

可是夫妻俩考虑到到生了孩子就也没别的地方精力找天某了,随后张某只好含泪做了人流,然后他们也一直在就没再要孩子。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04年,被痛苦折磨多年的宋某患上了抑郁症,常年出现精神错乱的情况。

五金店也不再开下去,不过在孩子外公的支持下,张某又开了一家茶馆勉强维持生活。

2006年,三十儿初三下午,家家到处张灯结彩,户户鞭炮齐鸣。宋某坐茶馆的凳子上,在一张纸上写了“我只要我儿子”后,便出了茶馆。

走到大街上的宋某静静听孩童们的嬉笑声,精神忽然间入魔,他一把抱住别人的孩子,嘴里不断地喊着“天某”,对方家长见到后将他一顿揍。宋某一瘸地走回了家,在无限的绝望中飞身从楼上跳下……

当张某找到宋某时,他已然没有了气息,这一刻,张某觉得天塌下来了……丈夫的去世让此时不幸地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张某时常会想,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折磨?不过生活还得继续,在很长一段时间的疗养,张某的心情平淡了很多,可是对收集孩子一事仍旧坚定不移。

她完全相信,天某还活在这世上,这个信念也将勉力支撑着她继续在寻子之路上坚强地好好过下去。她曾将天某无故失踪的公告发到宝贝回家寻子网上,并结交了一群热心帮忙的志愿者和同时丧失了孩子的父母。众人报团取暖,相互慰藉,积极主动分享分享寻亲信息。

2014年12月,张雪霞带着兴奋一丝希望返回了央视《等着我》栏目,当时她对着镜头地道:“儿子,你见到妈妈在找你吗?”

3.苦尽甜来,守的云开

张某不能安心待在家里,她常年拿着天某的照片东问一问、西找找看。这些照片中,有天某满月时的,呀呀学语时的,被妈妈拉着逛街时的,还有半岁时站在玩具车上的。

张某总会一次次抚摸儿子的照片,想像他不同年龄段时的样子,另外手绘出来。

2016年1月23日,这又是个下雪天,张雪霞决定再去一趟福建安溪。年关整整,假如天某在外地找份工作,那他最大的可能会回家里过年,到时候或许会在车站与发寻子卡片的张某碰上。此次行程的结果很惭愧,张某未找到天某,当然了,当地媒体对此事通过了报道,并完成任务群众的大量转发消息。

半个月后,奇迹发生了,2月22日此玄趁着是元宵节,一个广东的年轻人给张某发来一条信息:“宋妈妈你好,元宵节快乐!我的家人说,你找的那两个孩子是我小时候的模样。我小时候也听人家提过自己是被抱养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种年轻人的态度很十分诚恳,张某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年轻人也许是就是自己的孩子。只不过多年来的一次又一次失望告诉张某不能抱有太多期待,随后她去问道:“你的屁股上有胎记吗?”说不定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天某生下来时右屁股上有两个飞燕形状的米白色胎记,右手背外侧接近手腕处也有一颗一厘米的小黑痣。

年轻人表示自己没发现过,不过在当天晚上他应该让妻子帮下忙拍了照片给张雪霞发过来。又看了看那个飞燕形状的胎记,张某的心情兴奋不已,她急忙发信息给姐姐:“我找到天某了!”

但是,张某的内心相当重视进行科学的DNA比对。2015年3月4号,年轻人从广州坐高铁到贵阳,与张某在高铁站外的露天广场上相见。张某望向眼前的这名年轻人,脑海中闪现出出丈夫的脸庞,确实太像了!当天下午,二人到了黔南州公安局抽血化验。在DNA比对结果出前,张某便急不可耐地喊来亲友为年轻人接风。

饭桌,年轻人也为她夹菜,随后细心体贴地说道:“妈妈,你多吃些。”当晚20:25,饭局未散,公安局就打来电话了,检验结果显示:二人存在生物遗传学亲子关系。这一刻,张某泣不成声,内心先喜后、心中五味杂陈,在亲友们的见证下,她与失散多年的儿子相拥、抱头大哭,周围人见这一场景也禁不住低下头擦泪。

第二天,天某随同母亲走进父亲的坟前烧香,没有想到时隔25年,一家人居然还会以这样的形式一家团聚。

25年了,张某终于成功走完了这趟如此漫长的寻子之路,如今的她不再继续年长,儿子也已长大成年。张某按捺不住地要想所了解儿子到现在为止怎么过的?天某让母亲不要激动,随即娓娓道出……

4.冥冥之中,原来早就相识

在他的记忆中,记的一位非常和蔼的老人对他说:“你在这里玩,别跑远。”当时有个男人将他强行扛走了,随后再带了火车。在火车站门口,人贩子拦下了一对夫妻。这对夫妻也就是天某的养父母,据他们那段记忆,当时那名中年男子听闻家里孩子过多,抚养不了那个小的,因此想送人抚养。养父母此时已经有了两个男孩和两个女儿,但是看这些孩子又乖又可怜,只好便好心将其领回家了抚养了。

养父母对天某非常好,当作自己的亲生的儿子一样疼,他来寻亲又是得到了养父母同意的。在高铁站见面后,妻子曾发信息问他见到阿姨是什么感觉,天某的回答是:“是我印象中的妈妈,很温柔。”说到这里,天某擦去母亲眼角地泪水,温柔无比地笑道:“妈妈,你别哭啊,天某过来了,我不能再让你苦了。”

比较遗憾,两人早在2011年就在寻亲网站上做互动过,而且还加了好友,若是如此他们为甚么会错过4年呢?

原因竟是胎记特征写反了,在弄丢智智后,张某的精神受了更大的打击,记忆力也大不如从前。在寻人启事上,她写道天某的左手有胎记,可却是在右手,两人也就没再沟通交流,等到2016年才恢复直接联系。

但更巧的是,天某跟母亲一样,也从事茶叶生意。如今,天某早就在广东成家生子,而且有了两个儿子。而张某也再一次放下了执念,往后余生,她确定将家中老人一直照顾好,把茶馆经营好,多帮儿子带带孩子。

当然了,她还成了宝贝回家亲子网的志愿者,始终致力于解决更多的父母能找到自己的孩子。让孩子重归父母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