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纳粹被誉为最残暴的军队,其累累暴行受到国际审判和民众指责。

然而在德军里还有一支臭名昭著的部队,堪称人渣中的人渣,疯子中的疯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德军里的哪支部队呢?他的指挥官又是谁?最终又得到了什么结局?

说到纳粹这里就不得不提希特勒。

二战期间,他在欧洲犯下的罪行让人发指,他指挥的大屠杀成为多少人的噩梦,更成为人类历史上挥之不去的阴霾。

直到今天他都被列为世界各国最憎恨的人物。

正是在他的自私、狂妄和暴虐的带动下,德军里出现不少疯子似的人物,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就是今天要讲的迪尔旺加。

都说希特勒是因为不健康的生活环境,从小缺乏良好教育,整天在街头鬼混。

最终造成了他扭曲的心理,但是今天这位迪尔旺加却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博士。

有着如此出众的光环,为何走上了疯子的道路呢?

迪尔旺加于1895年出生在一个商人家庭。

由此可见他的家庭条件是不错的,因此从小就接受良好教育的他,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并完成了中学,顺利升入大学,还成为一名博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在1913年毕业后,一战在欧洲迅速蔓延。

他和许多年轻人一样参加了部队,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是他迈向罪恶的第一步。

迪尔旺加进入兵团后,担任机枪手,并参加了一战的西线作战。

即德军侵袭比利时的行动,后来又转战法国,战斗中他有勇有谋,分获了一等和二等勋章,在战争结束时,他已升至中尉军衔。

然而,德国却是以战败国结束了一战,战争结束时迪尔旺加正带领着人在罗马尼亚。

因此他们所在的部队被命令就地拘禁,但是失败让这个屡立奇功的中尉非常沮丧。

心里的各种不服气让没有听从命令,还带着他手下的600名士兵回到德国。

这次失败的经历让他开始大量酗酒。

并越来越残暴,发火动怒、打架斗殴,都成了他的家常便饭,弄得伤痕累累,被强制送进医院。

由于他长期的暴虐行为,被诊断为精神极度不稳定,有可能在酒精和毒品的影响下发生暴力行为。

那时的战争正是用人的时候,并没有因为他的病情而送入精神病院,反而他还加入了右翼自由军团,展开了各种作战。

1920年到1921年,他所在的自由军团在德国进行了革命镇压,他也成为一名纳粹党的打手。

后来他还主导组建了学生武装组织。

1921年,迪尔旺加指挥着装甲车与德国共产党在桑德豪森展开斗争。

但由于进攻失败,造成他的部队被切断,但是没想到夜里他们就得到了增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巨大的压力下德国共产党被迫撤出,纳粹占领了该镇。

在此次作战中迪尔旺加表现突出,被纳粹授予“荣誉公民”身份。

但是在这次战斗中他头部擦伤,加上精神上的问题,不得不暂时退出部队,开始治病养伤。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却成功进入了歌德大学。

匪夷所思的是大学期间他见解独到,成绩优异,奇迹般地取得博士学位。

这样还能说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吗?

他就是疯子与天才齐聚一身的那个人。

迪尔旺加毕业后,直接加入了纳粹党。

后来希特勒上台后,所实施的各种残暴手段,彻底激发了迪尔旺加的疯狂细胞。

此后,便开启了他罪恶的一生。

1923年,刚毕业的迪尔旺加经朋友介绍加入纳粹组织。

当时的纳粹还是一个小组织,为了生活他先是进入一家纺织厂,后来又到了银行担任高管,但是他所获得的收入。

还是以捐赠的形式都上交给纳粹组织,虽然因为非法持有枪支和挪用公款被多次判。

但是当希特勒登上总理之位后,迪尔旺加的好日子也开始了。

他的一身罪名不但被洗清,还成为布隆市一家机构的主管。

这个职位可是属于纳粹党内的一级领导,有了这个头衔后,他的行为肆无忌惮起来。

1934年,迪尔旺加在酒醉后强暴了一名德国14岁少女,还暴力破坏政府公车。

这两项罪名让他获刑两年,让他失去所有奖励的头衔和博士学位,并被纳粹党开除。

2年的监狱教育并没有让他有所收敛。

刚出狱的他就开始酗酒,耍酒疯,再次被送进德国集中营。

这个屡教不改的疯子却有一个为他两肋插刀的朋友,那就是他一战时结交的战友洛布伯格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今人家已经是党卫队招兵办主任,跟许多高官都有密切交往。

在他的大力帮助下,迪尔旺加再次被洗清罪名,释放了出来。

由于迪尔旺加被纳粹开除,所以这里已经混不下去了。

为了以后的发展,他去了西班牙,那里有一支德国的秃鹰军团,主要是支持西班牙弗朗哥政府军。

幸运的是,弗朗哥政府军获得大胜,迪尔旺加也随着部队重新回到德国

因为在战争中负了三次伤,所以又在铁哥们洛布伯格尔的大力推荐下,加入了纳粹党,还恢复了他的博士学位。

二战的爆发,让他再次有了用武之地,加入了德国党卫队。

但是这支部队在正规国防军眼里就是一群无用之人,根本上不了台面,更不会与他们并肩作战。

没有战争的时候,党卫队就是跟在国防军后面清理战场,做着押送战俘等扫尾巴工作,就像他们所说的打杂的。

但是随着二战的全面铺开,各种反抗组织层出不穷。

1940年,接到上面的命令,让监狱里的90多名偷猎者到战区对付游击队,以缓解国防军的作战压力。

主要看中的是偷猎者具有出色的追踪技术,再加上他们的射击技能,完全可以用于打击游击队。

在铁哥们的力荐下,任命迪尔旺加为这支部队的指挥官。

虽然没有一个旅的编制,但是他的军衔却相当于旅级大校。

于是,历史上遗臭万年的迪尔旺加旅就成立了。

在两个月的集中训练后,迪尔旺加带着这支特殊部队到达波兰。

为了扩充部队,他们大量吸收罪犯和精神兵加入队伍,有什么样的将军就有什么样的士兵。

迪尔旺加做上了大校,让这群罪犯看到了希望。

都踊跃加入,企图自己也能像他一样飞黄腾达,而且纳粹党还做出承诺。

只要他们好好表现,战争结束时不仅让他们无罪释放,还能立功受奖。

对于纳粹高官来说,这些人都是他们的工具,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

至于那些承诺对他们来说都是一句空话,他们虽然加入到部队。

但是没有正规的纪律约束,更没有相应的奖惩制度。

有的人都没有武器,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和敌人对抗。

虽然这样,但是依然被上级给予厚望。

因为他们可以用特殊的方式来增强他们的战斗力,那就是不停地提供酒精、毒品等。

让他们以一种亢奋的状态投入到战场上去。

后来有老兵回忆说,这群人在战场上近似疯狂,其死亡率能达到100%。

纳粹党也根本不会管他们的死活,哪怕是被当成活靶子来堵住敌人的枪口。

即使这样也依旧有大量的罪犯加入进来,主要是他们自己已经仇恨这个世界。

与其待在监狱里被受折磨,不如投身军队还能享受酒精带来的快乐。

但是一直在享受战争的纳粹根本没有想到他们会给人类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也可能这正是纳粹党想要的结果。

迪尔旺加带领的这支部队,虽然有着近似疯狂的行为。

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却是惨不忍睹,因为没有正规的纪律约束。

他们对待平民无恶不作,连德国军官都看不下去,称他们就是一群没有战斗力的疯子。

对于这样的部队,纳粹高层还会让他们存在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不仅得到高层的认可,还受到了更多的奖赏,不断地给他们输送酒精和毒品。

也正因为如此,让迪尔旺加从一个战争疯子发展成了野兽。

他们不光在高级的指挥下迫害犹太人,还对平民和无能的官员。

在女人和孩子面前,他们就像一个个恶魔一样。

做出无法描述的行为,让和他们一起的许多纳粹军官都不能接受,纷纷向上级投诉他们。

因此,迪尔旺加和他的部队被调往白俄罗斯的德战区。

到了新的战场,他们又开始吸纳当地的重刑犯和人渣,一度达到了2000人之多。

他们不仅杀死近4万名犹太人,还向3万平民伸出魔爪。

迪尔旺加最热衷的做法就是将村民全都关进一间密不透风的大仓库,或是然后将周围都点上火。

然后看着手下尽情地用机枪扫射,听着里面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他们会感到无比的喜悦和刺激,而迪尔旺加却边喝酒边欣赏自己的战果。

他们还因不满医院对他们的态度,会一怒之下将医院烧毁,将所有的医生关起来折磨至死。

更残忍的是对那些护士更是残暴到极点,有的被轮奸致死。

有的被注射大量毒品后就开始鞭打到皮开肉绽。

有知情者透露,他们最疯狂的行为是将犹太人杀死后。

用人体油脂做成香皂,并运回德国来补充缺乏的物资,他们残虐到连上帝都看不下去了。

1943年,苏联红军开启大举反攻,纳粹的好日子到头了。

为了能更好地抵御苏联红军,迪尔旺加旅必须配合国防军作战。

可是他们平时除了喝酒作乐,大搞屠杀外,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

所以一旦上了正规战场,他们原本的2000多人只剩了100多人。

到了几个月后才又送来了罪犯作为补充。

他们又被派往波兰镇压华沙起义,一路上又得到了大量的补充。

战争时期最不缺的就是土匪、恶棍和人渣。

迪尔旺加及手下负责华沙的沃拉区,无论到什么时候,他们都不会缺酒精和毒品。

在这些物质的刺激下,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百姓在他们面前就像蝼蚁一样,被他们任意杀戮。

他们疯狂至极,就连德国自己的医院都被他们毁灭,里面的伤员都在所难逃。

在这之后,他们就开始喝酒,边听音乐边对平民进行着各种折磨。

在这场镇压中,迪尔旺加还参与了大屠杀,一共残害了4000多民众。

1944年,纳粹表彰了辿尔旺加所做的一切,表彰他在镇压中所取得的所有成绩,还授予他高级勋章。

这一切都让他更加洋洋自得,也让更多罪犯得到鼓励。

1944年10月,这群疯子又相继被派到德国东线和匈牙利。

与此同时,为了发挥他们更大的优势,纳粹将他们扩大为党卫军掷弹兵师。

此时苏联红军已在东线开始大规模作战,迪尔旺加领导的部队任务是尽量拖住苏联红军。

然而,这群人是一触即溃,被打得四处逃散,哪还管什么战斗任务。

迪尔旺加也在战斗中受了伤,换了一套平民的衣服,躲进了深山。

1945年6月,一直深居简出的迪尔旺加以为已经躲过了风头。

但是当他出现在镇上后,没想到正被前集中营的一名罪犯认出,此地已被法国当局占领。

于是他被带到了法国拘留所,最后死在了狱中。

关于他的死因众说纷纭。

有人说他是死于心脏病,有人说他是在监狱中被囚犯认出后。

所有的仇恨都汇集到他身上,然后被活活打死,反正他的行为遭到整个欧洲的痛恨。

无论哪种死法都不能解心头之恨。

他曾经是大学里出众的博士,是纳粹军中一等勋章获得者。

他还是罪犯眼中的榜样,同样他也是历史上最残暴的人。

这样一个天才与恶魔集于一身的人。

其实他就是纳粹领导下的结果,更是战争里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