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22晚上,我下班刚回家,婆婆就兴高采烈的跑过来和我说:“你大姐今年要回来过年,从明天开始你就要准备年货了,这回可得好好过个团圆年,都两年没回来了。”

放以前,我肯定乐乐呵呵的拿出纸和笔,按婆婆的要求,把要买的东西,样样列好清单,然后一件一件买回来。

这次,我打心眼里不想理会她们,更对这样的团圆没兴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宋佳琪和老公郑进结婚八年了,自打我们结婚起,平日里都是我做饭。刚开始,我想着,孝顺公婆是应该的,我做就我做吧。

只是后来,我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平日里我做可以。但是一到过年,姑姐一家子来,婆婆还是一律都不管,饭菜让我一个人操心不说,姑姐还特别难伺候。

姑姐虽然是远嫁,但姐夫家是东北的,说那边冬天太冷,孩子不习惯,所以每年过年都回来,就疫情那两年实在没办法,才没回。

别看姑姐平时不会做饭,但对吃却十分讲究,嘴巴挑剔得很,肉煮的老了还是嫩了,放的八角还是陈皮,一口就能吃出来,满意就不吱声,不合胃口了就数落我一顿。

姑姐要吃清淡的,姐夫就愿意吃油炸重口味的,孩子不吃辣的,这众口难调,好多菜我都得思量半天。

老公每次想帮我,婆婆就把人叫出去,不是让他带孩子,就是让他在外面招呼姑姐。

老公心疼我独自忙活,让姑姐去厨房帮忙,姑姐嘴里答应着,但也就拿拿盘,洗两下菜,婆婆就跑过来说孩子找她。

我就算知道婆婆是故意的,也只能生生吞下这口气。

每次都是她们在客厅看电视,聊天,嗑瓜子,热热闹闹的,而我在厨房忙得没有歇脚的空。忙完上顿,忙下顿,整个人就像焊在了厨房一样。

一直忙到初五初六,他们都走了,我才能喘口气,但又开始上班了,这春节假期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刑期。

尤其是2020年春节,因为疫情,这次姑姐在家呆的时间特别长,刚开始家里还有准备的菜,后面没啥菜吃,又不能上街买,每天做饭别提有多难了。

有时我看第一天吃剩下的菜还不少,就想省一顿,我也省事了,热下吃吧,可是姑姐看到不高兴了:“弟妹,你竟然吃隔夜菜,你不知道隔夜菜里有致癌物质吗。”

婆婆赶紧跑过来拉开冰箱门看了看说:“佳琪,这菜还不少呢嘛,你整两个新的吧,大过年的吃啥剩菜。”

婆婆只想着她的女儿,从不想我的难处,我一肚子气,可大过年的也不想吵,就只能倒掉剩菜,重新炒了端桌上,又叫了好几遍,姑姐才懒洋洋的上桌了。

结果姑姐吃了几口,又拉长了脸说:“弟妹,今天的菜齁咸的,太难吃了,吃太多盐对身体不好。”

我只得憋着火说:“大姐,我可能一下没掌握好,你们凑合吃一口吧!”

吃完饭,姑姐小嘴一抹,就去看电视了,接下来的刷碗洗锅、扫地擦桌这些活,就都是我的了。

甚至于有时我正在洗衣服,姑姐也会把孩子的脏衣服往我盆里一扔,顶多来一句“弟妹,辛苦你了,顺便帮姐把这个搓一下”,我虽然心里面很不情愿,可觉得忍忍就过去了,她过几天就走了。

接下来两年春节,姑姐一家没回来,我简直太开心了。就我们一家和公婆,就算我下厨做饭做菜,也很简单,没那么多事。

可今年还想让我伺候一大家子人,我是要想辙撂挑子了。

尤其今年我妈身体不好,我上班一直很忙,都没回去探望,感觉亏欠我爸妈太多了。

要知道,我家就姐弟两个,我也是爸妈的宝儿。回到娘家,妈妈嘘寒问暖,我可以什么都不用干,吃饭带上嘴就行,说话的时候不顾大脑也可以。

但是在婆家,我却成了免费保姆,要操持一大家子人吃吃喝喝,心里的苦没法说。这么些年,我也真的是够够的了。

我和老公说,今年我打算回娘家过年了,婆婆那边让她自己去搞定吧,谁回来,谁做饭。

老公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我们商量着把年货都买回来,提前给婆婆准备好,然后就走人。

没想到,婆婆听说我要回我娘家过年,不干了:“不是说的好好的,今年还是你张罗嘛,怎么又要回娘家?”

我直接跟婆婆说:“你女儿拖家带口的来过年我伺候够了,她们以后过年要来,我都会回娘家的,您的女儿您自己管吧。”

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比较老实的,对婆婆言听计从,这次这一番话可把婆婆惊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今天是不是吃枪药了,还是翅膀硬了,我女儿回来过年怎么了?她是客人,你是我们家的儿媳妇,不就做几顿饭嘛,谁家儿媳妇不做饭,突然给我整这么一出算怎么回事。”

“呵,你可真会说呀,你女儿回来倒是可以,但是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回我的娘家过年,每年你们所谓的团圆,都是我累死累活的,都觉得我伺候她们是应该的,你们有把我当一家人看待嘛,今年我还就不惯她这臭毛病了,你自己愿意惯着就去惯着吧。”

我反驳了婆婆之后,婆婆气得也无话可说,因为她自己心里也有数。

从这一刻起,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也真正从这一刻起,我才明白,其实我早就应该说“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