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是底层黑帮爬入上流社会的门票,是信仰,是渴望,是体面,是实现阶层跃迁的徽章。

“只有LV才能让我感觉到自己已经脱离贫民窟。”

“每干一票我就知道离上流社会更近了一步,所以我在枪上涂上LV的印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LV的追求贯穿在每一个街头流氓的心中,枪上的LV印花就像图腾,保佑混子们在街头枪战和抢劫中不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只有不死,才能出人头地,只要不死,就能改变命运。

“大多数人都死了,还活着的觉得自己是天选之人。”

“每射出一颗子弹,就多了一份本钱,就像朝通往上流社会的赌博机里投了一块硬币。”

这种讲究贯彻在贫民窟每一位野孩子心中。

没有教育,没有工作,没有希望,走出去又回来的人们都说LV是最好的,底层的孩子们想要得到它只好揣起毒品和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什么LV对我们来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意义?”

圣路易斯匪帮成员克利夫指着他头顶的LV纹身,说道:“LV就像黄金,它足够好,但又不是那么难得到。”

“如果你的目标是Hermes Birkin,那你可能会在路上绝望;就像没人会为了女王头上的那颗宝石拼命,人们只会想要很多很多黄金。”

“一个Balenciaga要1500美元,一个Chanel要4500美元,一个Hermes光成本就要至少10000美元……”

“LV呢?600美元!”

底层的人们没有太多不切实际的梦想,对连裤子都要和哥哥共着穿的孩子们来说,就像黄金是财富本身,LV就是上流社会本身。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奢侈品的改造进入街头文化,Dapper Dan进一步把这种文化推进到了说唱和黑人文化圈。

他们把来自韩国的假LV疯狂改造成所有能想象到的一切时尚单品,而Run DMC,Mike Tyson,Salt,LL Cool J和Bobby Brown这些人既成了忠实粉丝,也成了这种文化的推进者。

“我们追求LV就像追求黄金,它们的意义是一样的。”

对LV的迷恋就是最虔诚的商品拜物教,对他们来说LV就是信仰,就是认同,就是冲出康普顿式的成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哥们把自己的破房子整个儿涂装成了LV;而他邻居为了报复,则把自己的房子涂成了Gucci。

拉纳萨是个修车工,平时也做一些盗窃和卖大麻的生意。

“住在我家后面的嬉皮士被捕了,为了筹保释金,他把车250美元贱卖给了我。”

“我花了所有的积蓄把车改了LV涂装,从里到外都是奢侈气质。”

“现在我把妹都不用再花钱了。”

从里约到墨西哥城到奥克兰,黑帮成员普遍迷信,他们相信用LV袋子装钱,那钱就像被开过光一样,具备了不一样的品质。

“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能赚回来,只有用LV装过的钱才会这样。”

“卖白粉的钱、卖枪的钱、从妓女手里收来的钱、抢来的钱……所有的现钱你都要装在LV里,其他的不行。”

“你必须相信这个,我们街区的每个人都相信这个。你看看,他们都开上了宾利。”

这种迷信甚至让人认为LV就是一切。他们只认劳力士和LV,这已经是一种文化,一种偏执、一种信心。

为此还在底层默默奋斗,为了今晚去抢哪一家便利店而发愁的混子们,把LV纹在了身上。

然而,对于那些从不知底层疾苦、坐在私人飞机和豪华游艇里的名媛和绅士们来说呢?

63岁地产大亨的27岁妻子米拉·科菲亚在一个叫#LouisVuittonIsForHookers的标签下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我不会再买LV了,它已经被那些浮夸的穷人给毁了。”

“不过我倒是有个LV的马桶。”

嗯,这就是生活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