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俄乌冲突爆发一周年之际,本号曾举办过“俄乌战场十大明星武器”的评选活动,M142“海马斯”火箭炮以绝对优势高居榜首,可见其人气之高。

然而,最近几个月来,在网络媒体上这款“网红武器”的消息却越来越少,风头几乎都被“爱国者”、豹-2、F-16等新军援抢去。

仔细回想一下,“海马斯”上次引爆舆论还是2023年元旦对马卡耶夫卡俄军营地的精确打击,而此后就再没有如此轰动性的战果了,为何曾经的“战场规则改变者”如今会如此低调?

■2023年1月1日凌晨,乌军“海马斯”火箭炮彻底摧毁了马卡耶夫卡的一处俄军营地,造成数百人伤亡。

对于这个问题外界有些推测,有人认为“海马斯”的精确打击早已是乌军的常规操作,对于新闻界而言缺乏吸引力,没必要持续报道;也有人认为,“海马斯”活跃度下降可能与弹药供应不足有关,毕竟乌军消耗弹药的速度连美国也吃不消。

2023年5月,英国著名智库皇家联合兵种国防研究所发布了题为《绞肉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第二年所采取的战术》的研究报告,该报告认为由于俄军改变战术以及集中采取反制手段,“海马斯”的作战效能已经被大幅削弱了。

这个结论与西方媒体唱衰俄罗斯的主流声音背道而驰,在俄乌战场上骑虎难下、进退维谷的俄军又是如何克制“海马斯”的呢?

“海马斯”神话的缔造

毋庸置疑,“海马斯”是俄乌冲突第一年西方援助的最有力的武器,没有之一。

2022年6月1日,美国宣布将向乌克兰提供“海马斯”系统,从6月23日开始陆续交付,截至目前,美国已批准提供38套“海马斯”,已确认交付20套以及超过10000发火箭弹。

各位看官可能觉得“海马斯”援助数量太少,要知道美军的订购总数为900套,目前已生产540套。换而言之,美军自己的订单还没完成,就优先提供给乌军使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洛马公司生产车间内的“海玛斯”火箭炮系统载具,摄于2023年5月。

“海马斯”到货仅两天,乌军就将其投入实战,据乌军方说法,“海马斯”首次开火就打掉了伊久姆地区的一处俄军基地,击毙俄军官兵超过40人。

进入7月,“海马斯”彻底迎来高光时刻,虽然数量不多,但乌军充分发挥“海马斯”精度高、机动性强的优点,针对俄军后方的指挥所、弹药库、燃料库等关键节点实施“点穴”式的精确打击,令俄军一时间不胜其苦!

■乌军的“海马斯”火箭炮在公路上发射,摄于2022年7月扎波罗热地区。

据乌方报道,在2022年7月10日,乌军的“海马斯”打击了赫尔松新卡霍夫卡的一处俄军指挥所,造成俄第22军参谋长纳斯布林少将、第20摩步师师长戈罗贝茨上校等数十名中高级军官死亡。

在7月间,乌军的“海马斯”还对横跨第聂伯河的安东诺夫斯基大桥实施了攻击,精准地破坏了桥面,令其通行受阻,直接影响了第聂伯河左岸俄军部队的后勤补给,为乌军后继反攻收复失地创造了有利条件。

■2022年7月,乌军“海马斯”火箭炮对安东诺夫斯基大桥实施打击,对桥面造成破坏。

在2022年8月之后,乌军“海马斯”频频袭击俄军占领区的后方重要目标,诸如兵力集结地、指挥部、弹药库、燃料库等,在北约情报体系的有力支持下,此类攻击效果极佳,据报道,截至2022年9月,乌军使用交付的16套“海马斯”已经摧毁了超过400个俄军目标,此类袭击在2023年元旦夜达到高峰,“海马斯”火箭弹彻底摧毁了马卡耶夫卡的一处俄军新兵营地,令数百名俄军动员兵当场殒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2年秋季,卢甘斯克州塔罗比尔区内的俄军基地遭遇“海玛斯”火箭炮的打击。

更为重要的是,“海马斯”在取得骄人战绩的同时,也表现出极高的生存性,尽管俄军使用各种手段试图捕捉和压制“海马斯”火箭炮,但始终效果不佳。

乌军使用木制的假“海马斯”吸引俄军火力,据称至少让俄军浪费了10枚“口径”巡航导弹,以至于俄国防部宣称的消灭“海马斯”的数量甚至超过美国公布的援助数量。(参见本号历史文章:为何俄军击毁的“海马斯”比美国给的还多?因为乌军学会草船借箭)

■被“海玛斯”火箭炮击毁的“铠甲”-S1弹炮结合近程防空系统,摄于2022年10月赫尔松州卡霍夫斯卡大坝附近。

“海马斯”火箭炮的出色表现获得了俄乌双方高层的高度重视。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在乌东前线视察期间,特意指示俄东部集群和卢顿民兵武装要优先使用高精度武器打击乌军的远程武器,特别是“海马斯”火箭炮。

乌军总司令扎卢日内在社交媒体上对“海马斯”更是不吝溢美之词:“‘海玛斯’火箭炮的及时抵达,它对敌人的指挥所、弹药及燃料仓库进行的外科手术式的打击,使我们将局势稳定下来。”

惊魂初定后的反制

2022年夏秋之交,在“海马斯”火箭炮的助力下,乌军的大反攻取得了显著战果,收复了赫尔松和哈尔科夫的大片被占领土。

随着乌军反攻告一段落,俄乌前线大部分地段都转入“结硬寨,打呆仗”的僵持状态。战线的相对稳定也让被“海马斯”折磨了数月之久的俄军有时间思考如何有效规避“海马斯”的打击,并寻求反制之道。

实事求是地说。“海马斯”能够连战连捷,一方面是基于先进的性能,另一方面也归因于俄罗斯缺乏准备。毕竟这是俄军首次面对这种新型武器,对其技战术特点并不熟悉,在心理上和物质上都没有做好应对准备,因此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也属正常。

在数月交手后,俄军也渐渐摸清了“海马斯”的作战特点,争锋相对地采取防御和反制措施。

■被“海玛斯”火箭炮击毁的俄军“动物园”雷达,摄于2023年1月。

据皇家联合兵种国防研究所最新的研究报告透露,面对“海马斯”的凌厉攻击,俄军采取的第一项防御措施就是将所有中高级指挥机构由前沿地带悉数后撤120千米左右,尽可能脱离“海马斯”的有效火力范围,以避免新卡霍夫卡指挥所被团灭的惨剧再度发生。

“海马斯”能够获得百里穿杨的打击效果,是因为使用了GPS制导的GNLRS系列火箭弹,俄军针对这一特点在战线后方的弹药库、指挥中心、后勤仓库、兵员驻地、通信基站、公路/铁路大桥等高价值目标周边设置了GPS干扰机,对“海马斯”火箭弹的制导信号进行干扰,影响其攻击精度。

来自西方以及乌军内部的消息显示,最近几个月来由于俄军有效的干扰措施,“海马斯”的命中精度持续下降。

■乌军装备的“海马斯”火箭炮,有报道称乌军已获得了20~24套“海马斯”。

然而,俄军后方需要保护的目标众多,而GPS干扰机数量有限,因此消除“海马斯”威胁的最佳方式还是消灭发射平台本身。

然而,就俄军相对落后的战场侦察和监视能力而言,捕捉“海马斯”显然并不容易。俄军最初使用“伊斯坎德尔K”、“口径”等巡航导弹打击“海马斯”,并宣称取得战果,但有证据显示被摧毁的不过是木制假目标。

据美方人士透露,“海马斯”在作战初期的几个月里无一损失。后来,俄军又将“圆点U”战术弹道导弹的使用权限下放给卢顿民兵武装,希望熟悉战场环境的后者能够捕捉战机,但实际效果仍不乐观。而且,使用高价值的导弹打击“海马斯”本身也不经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俄军“伊斯坎德尔K”巡航导弹,被用于打击乌军“海马斯”火箭炮。

鉴于缺乏有效的反制手段,俄军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还是将抗击“海马斯”的重点放在防御方面,着力加强联合防空系统的建设。

编织前线防空网络

目前在乌克兰战场上,俄军前线防空兵力主要由9个防空旅及防空团构成,按照军区划分依次为:

隶属东部军区第5集团军第8防空旅、第36集团军第1723防空团、第35集团军第71防空旅;

隶属西部军区第20近卫集团军第53防空旅、第1近卫坦克集团军第49防空旅、第202防空旅、第6集团军第5防空旅;

隶属南部军区第58集团军第67防空旅、第12防空团;隶属中央军区第2近卫集团军第297防空旅、第41集团军第61防空旅等。

上述部队主要装备“安泰”-2500反弹道导弹系统(S-300VM)、S-400“凯旋”中远程防空导弹系统、“道尔”系列中近程野战防空系统(道尔-M2为主,有少量道尔-M3)、“铠甲”系列弹炮结合近程防空系统(铠甲-S2为主,少量为铠甲-SM)。

■俄军安泰-2500反弹道导弹防空系统,载具已由此前的轮式战术车辆改为履带式装甲车辆。

皇家联合兵种国防研究所在报告中分析,面对“海马斯”的严重威胁,俄军防空兵力将此前遵循的“分区建立防空系统”的作战原则改为“综合使用各种防空兵器,集中主要兵力于敌方主要进袭方向上,力争将空中威胁消灭在距离保卫目标和区域边界的最远距离上”及“实施高度集中统一的防空作战指挥”

■2018年红场阅兵彩排式上的俄军“道尔”-M2中近程野战防空系统。

第一项改进并不难理解,就是打破各防空单位分片划区,各自为战的状态,对来袭的“海马斯”火箭弹实施联动反应,根据来袭方向、飞行高度和速度,调动飞行路线途经的区域内所有防空系统予以拦截摧毁。

比如在中高空、中远程区间内,由安泰-2500与S-400实施截杀,在中低空、中近程空域内,由“道尔”与“铠甲”系统负责拦截。

值得注意的是,英国智库报告中对俄军中近程、中低空防御系统的表现给予了肯定,认为在战场态势感知能力和对目标跟踪的数据质量上相当不错。

笔者推断,这里应指俄军“道尔”系列,毕竟已在叙利亚战场有过实战经历且经过改进升级,在俄乌冲突初期也有猎杀TB-2无人机的不俗战绩,在对付“海马斯”时还是有底气的。

■俄军“铠甲”-S2弹炮结合近程防空系统。

第二项改进主要是指俄军在防空指挥自动化系统上的突出作用,比如广泛装备于师旅一级的“多面手”系列防空指挥自动化系统,装备团营一级的“林中旷地”系列防空指挥自动化系统等,在上述自动化系统的加持下,俄制防空兵器与防空兵力、各级指挥机关形成一个有机整体,在有线、无线、卫星等通信手段的保障上可实时收集、分析、传递大容量的各类情报信息,自动进行辅助决策,从而极大提高了防空体制的作战效能。

结语

从海湾战争伊始,现代战争的体系化对抗早已成为各国军界的共识,“海马斯”火箭炮能够以较少的数量取得较大的战果,从根本上说得益于背后北约情报与后勤体系的支撑,而俄军在交手初期的被动局面同样在于应对体系上的漏洞,但在总结经验之后通过改进战术,加强联合作战和指挥能力,得以有效减轻了“海马斯”的威胁程度。

当然,“进攻是最好的防御”,俄军要想真正战胜“海马斯”,归根结底还是要在进攻上做文章,比如打击乌军后方弹药库和交通运输节点,组织后续援助的“海马斯”及其弹药抵达前线,加强战场侦察和监视能力,及时发现“海马斯”部队的部署动向,大量运用“柳叶刀”“沙赫德”等自杀式无人机对其进行点杀,将进一步剥夺“海马斯”的技术优势,令其神话最终破灭。

■在俄乌前线被俄军使用的“柳叶刀”自杀式无人机未来将是“海马斯”的重大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