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10月1日,这是一个对于整个中国都无比重要的日子。

在这一天,新中国诞生于世界,从此和过去100年的黑暗历史挥手告别,我们终于脱离了西方列强的魔爪,也从皇权、独裁政策中走了出来,开始了人民当家做主的新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伴随着毛主席那带有特色口音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啦。”全场掌声雷动。时至今日,无数人依然对湖南话有天然的好感,正是来自毛主席那亲切的口音。

毛主席说出的这番话用时很短,但是中国人民走到这一步的路程却漫长,并且,就连“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名字也是在经历了漫长的演化后才确定下来的。

国号到底用什么这个问题,实际上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有争论,尤其是简称应该怎么称呼更是探讨激烈。那么这背后都有什么故事呢?

人民、民主、共和、国家

1948年4月底,在充分探讨和考虑之后,我党颁布了五一口号,号召全国的民主派人士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目的是要建设一个由人民当家做主的联合政府。

各方人士在得到这个消息后纷纷表示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

都展现了自己非常积极的态度,于是毛主席在回电中提出,要建设一个独立、自由、富强、统一的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于是,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这个称呼开始走上历史舞台。

当然,站在现代人的角度,我们都知道,最后的名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这其中也是经历了不少演变的。

1949年6月,随着渡江战役的结束,我军正式占领了南京上海,解放军大战沪宁杭,国民党首府南京被解放。

解放南京后,全世界都知道,国民党在这场战争中已经是无力回天了,也或许这个共识可能早在淮海战役结束后就已经被默认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党中央趁热打铁,在1949年6月15日召开了新政协筹备会。

开幕仪式上,毛主席亲自致辞,表示过去的中华民国不是真正的民主政权,我们从现在起要建立一个真正的,由人民当家做主的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

并且在讲话完毕后,毛主席振臂高呼:“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万岁!”在毛主席的号召下,众人开始了建立新的民主政权的准备工作,而国号就定为了“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

在此后的相关文件上,这个名字不止一次地出现在官方文件当中,但是就当大家都默认了这个名字后,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这个人叫张奚若。

张奚若在结合了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的意见后,提出希望去掉“民主”二字,就叫“中华人民共和国”。

张奚若

原因是大家都觉得这个名字过长,并且既然国号中已经有了“人民”二字,就最好不要再有“民主”二字,这两者想要表达的都是一样的意思。

更何况我们要叫“共和国”,共和和民主之间也是有相近意思的。

在斟酌之后,张奚若才正式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希望将民主二字去掉,仅保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字,这样才不会让国号当中出现一些重复的词汇。

这一想法提出后,出乎意料地得到了多数人的赞成。毛主席也是沉吟了一会后,觉得这个提议非常不错,于是立马将张奚若的意见传达给了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委员会。

在得到了这份宝贵的意见后,委员会内部立刻进行了讨论,讨论结束后,基本大家都认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名字,这一看法也得到了周总理的认可和表态。

毛主席和张奚若

周总理对外解释说,原来的民主,是旧民主,现在的民主,是新民主,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共和国,所以国名应该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

于是就这样,一个新的名字出现在了世界面前,在这之后,这个国号也就一直保持了下去。但是,争论其实并没有结束。

全称和简称的抉择

在敲定了国家的命名后,本应继续筹备和确定其他事宜,没想到关于国号的讨论再一次被挑了起来。

这次的主要讨论点在于,到底要不要给国家一个简称,简称用什么,要不要沿用“中华民国”这个名字?起初,毛主席是支持要沿用中华民国的名字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我们的新政权取代的的是旧政权,而不是灭亡了中国,再重建一个中国,我们是想要以革命的方式,走一条真正属于中国人的正确道路。

要打倒的是蒋介石的独裁政府,而非由孙中山先生建立的中华民国,我们对于孙中山先生推翻封建社会的功绩是绝对认可的。

于是即使已经定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号,在官方的文件当中,正式名字的后面往往会跟着一个小括号——简称中华民国。

于是一场新的讨论展开了,讨论内容就是,是否保留这个“小尾巴”呢?

老一辈的革命者们有不少都表示,我们是继承了中华民国,而非消灭了民国,因此在国号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同时,保留简称也是对历史的尊重。

孙中山先生

更何况,在推翻了旧社会的皇权统治后,中华民国这一名字已经深入全国老百姓的骨髓,大家都认可这个名字,也习惯了这个名字。

如果直接完全不沿用这个名字,对老百姓可能也存在一定的不适应。所以当时支持沿用“中华民国”这个名字的人占相当大的一部分。

但有人支持就必然有人反对,不然这个问题就没有探讨的必要了,直接保留全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简称中华民国即可。

反对沿用简称的人们的理由也很简单明了,中华民国这个名字在过去的20年左右时间里带给人民的体验极差。

蒋介石和四大家族不停地压榨着整个国家,吸百姓的血,临逃亡台湾省之前还带走了绝大多数黄金,整个国家在国民政府以及四大家族的祸害下民不聊生。

保留这个名字只会让人们想起那不堪回首的过去。既然新中国已经成立,既然人民当家做主的政府已经成功执政,那么就要摒弃旧时代的东西,打碎那些旧的“民主”,彻底告别过去!

双方各有各的道理,也都在理性地探讨着,发表各自的意见,并没有因为意见不合而有争吵。

相反,大家在一起其乐融融,毕竟讨论的是新中国国号的问题,这个话题是有着绝对的振奋人心的效果的,自然不会有些无谓的争吵。

两种观点都十分有道理,一时间毛主席和周总理也拿不定主意,思来想去,两人商议了下,决定找一些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很快,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前辈们都接到了周总理的邀请书。

毛主席和周总理

其中包括黄炎培、司徒美堂、何香凝、马寅初、沈钧儒等共计二三十位老者,他们也都是辛亥革命时期的老前辈,可以说是最能代表人民发言的一批人了。

1949年9月26日上午,周总理宴请嘉宾,准备在席间敲定这个细节,毕竟距离商议好的开国大典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虽然这只是个简称,但还是要精益求精,以保证未来国家在很长远的时间里都能有着全新的面貌。

让民国成为历史吧

随着各位嘉宾落座,周总理也不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地说:

“在座的各位都是长者,是前辈,都是从辛亥革命时期就过来的,其中还有不少人正是辛亥革命的发起者和参与者。我们国家自古以来就有请教长者的优良传统,今日叫大家过来,就是想商讨一下,关于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下面,到底要不要加上简称中华民国这个小括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总理

讲到这里,周总理又停顿了下,观察下大家的反应,然后继续说道:“老前辈们或许对中华民国这四个字还是有感情的,所以想必请教大家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早在周总理还未讲完之时,心直口快的黄炎培黄老就已经跃跃欲试想发表意见了,周总理当然一眼就看了出来,于是说完后立刻看向黄老并点头示意。

黄炎培表示:“中华民国这个称呼确实是应该摒弃掉的,但是由于我国当时的老百姓普遍文化水平不高,对新事物的接触能力就略差,如果去掉了这个看似可有可无的简称,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去适应,无论从民间交流的便利度还是对于全国百姓的一种心理安抚,都可以暂时保留中华民国这个简称。
等到3年之后,下一届政协就可以取消这个简称,那时候人们接受起来会容易的多。”

黄老一席话讲完,有几个老者都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何香凝更是表示,中华民国的名字,是孙中山先生和老前辈们用鲜血换来的成果,现在新中国成立了,暂时留下这个简称也是对孙中山先生的一种尊敬。

但很快,就有不同意见提了出来。辛亥革命的亲身参与者,周致祥老前辈则是认为不要保留这个简称。

周致祥表示:“老百姓的确对中华民国这四个字已经习惯了,但是那不是好的习惯,反而是一个非常痛苦的习惯,这块曾经亮闪闪的招牌早已被蒋介石的独裁政府搞得破烂不堪,群众对这个名字相信也是以反感居多!
就只保留中华人民共和国挺好的,就不要什么简称了!这次革命和辛亥革命那会儿早已经不是一个性质了,又何必留有这个简称呢?”

周致祥老先生的发言一出,场面上立刻就和政协委员会讨论时一样了,双方的理由都大致一样,都有其道理。

周致祥

这个名字有反感的,就也一定有习惯了不想更改的,毕竟每个人的需求都是不一样的。

但是在这场宴会上,即使是建议保留简称的,也是表示希望在未来还是去掉为好,整体的意见逐渐偏向于去掉“中华民国”这个简称。

在依旧拿不定主意的时刻,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发表了自己的言论,他就是孙中山的“大哥”——司徒美堂老先生。

司徒美堂是美国的华侨领袖,也是大力支持孙中山先生辛亥革命的前辈,他的意见和建议还是非常有分量的。

果然,司徒美堂站起来之后,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等待这位老者发表自己的观点。

司徒美堂

司徒美堂整理了下衣服,缓缓地说:“我参加过辛亥革命,我也非常尊敬孙中山先生。但是,对于中华民国这个名字,我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
他起初的预想是好的,但是实行起来,尤其是以蒋介石为代表的政府上台之后,哪里还有什么‘民’国,我看还不如叫中华‘官’国!各大势力盘综错节,各自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牺牲老百姓,这还叫什么民国?”

司徒美堂有些激动接着说:

“我们这一次的革命和辛亥革命是完全不同的革命,意在建立一个崭新的国家,我们就要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把中华民国这块烂招牌彻底地丢弃掉,国号这么庄严神圣的事情,是不容许有一点可以给那些西方人或者老百姓以指指点点的机会的!我的态度就是坚决反对保留什么简称,正大光明的用咱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全称!”

司徒美堂此番话语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话音未落,宴会厅里已是掌声雷动。周总理紧紧握住老先生的手,以表达自己的认同之情。

司徒美堂

紧接着,法律专家们也表示,简称这种事情在国际上也是少有的,即使有,也是字母缩写的简称,在官方的文件中是不可能出现简称的,因此从法律的角度来说,也应该去掉这个多余的括号。

于是在这样的氛围下,宴会厅里的前辈们纷纷通过了去掉这个简称的决议,周总理当即决定把今天的事情转达给主席团,再做最终决定。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我们没有用那个简称。但无论用不用那个简称,历史是真实存在的,以人为鉴,以史为鉴。才是我辈应该去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