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连庄这里,有着不少的河沟,虽说田地也是不少,但是这里的农民,属于自己的田地很少,经过数十年,上百年,但凡是家里遇到点问题,缺钱了,便会打起田地的主意。

这么一来二去的,绝大多数人家的田地,都被乡绅兼并了,但是人们还得活着,所以无奈之下,这些人将目光落在了这些河沟上。

于是经过几代的发展,北连庄这里,到处都是荷花池,一到了季节,遍地荷花,当然,人们不是为了赏荷花,而是为了采藕,每年的一次,收获比种地还是要高出不少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过发展,这北连庄规模,其实就算是一个小镇了,人口不少,镇里酒楼客栈也都有,算是比较繁荣了。

如今已经到了深秋时节,藕农逐渐忙碌了起来,各地的客商,可 逐渐开始朝着北连庄聚集。

别看藕看似不怎么值钱,那是在藕农这里,若是贩卖到远方,再加工一番,价格翻个十倍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才会招致这么多的客商过来。

刘金是北连庄唯一的一个郎中,此人今年五十岁,算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家世代都是郎中,也不种地,也不采藕,但是凭借着医术,不只是得到了众人的尊重,同时,生活也是不愁吃喝。

别看这庄子不小,八九千人的样子,不说都认识,也差不多,凡是看过一面的,刘金几乎就能知道此人姓名,因为谁都会生病,都会找他看病,这才造成了他万人熟。

这天,已经是傍晚的时候了,离此五六里的小湖村,来了一人,慌慌张张跑进了医馆,喊道:刘郎中在么?

刘金看没有病人了,此刻正在吃饭呢,听到声音,赶紧从后宅过来,看到来人,问道:找我何事?

那人许是第一次过来,赶紧说道:郎中!我家婆娘重病,还请您过去给看看!

郎中闻听,追问了一番病情,但是此人也说不出具体,只是病人疼痛难忍,根本无法动弹了。

见此,这刘金没有丝毫的迟疑,背起药箱,随着此人就出门了。

毕竟是深秋了,出门的时候,已经是临近黄昏了,郎中还提了一盏灯笼,毕竟这种情况,也遇到不只是一次了。

天色彻底黑了,才到了小湖村,远远看去,几乎是看不到灯光了,到了天黑,没有意外的事情,人们是不会点灯的,毕竟要耗费灯油或者蜡烛,这些都是钱啊!

唯一有着亮光所在,便是此行的目的地,刘金随着此人,匆忙到了家中,此人的父母正在照看着一名妇人,痛苦的低吟声,不时响起。

刘金赶紧进去,老人看到他,顿时眼睛一亮,上前几步:郎中啊!快救救孩子吧!

刘金也不理会,径直到了床前,只见那妇人满头大汗,痛得死去活来了。

这刘金还真是有着一手,医术虽说达不到出神入化,但是也是有着妙手回春的能力。

足足耗费了近乎两个时辰,妇人终于是安静了下来,神色不再痛苦,一家人都长出口气,男子端着水,眼中竟是溢满了泪水,说道:谢谢了!谢谢了!您喝口水吧!

足足两个时辰,这刘金也没停,针灸就耗费了许久的时间,笑着接过水碗:不用客气,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等下我开个药方,明日你去抓些药,过个三五日,也就好了。

男子连忙点头,随即取了诊金,递了过来,刘金倒是没有丝毫的犹豫,将钱收下了,收拾东西,便要离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人见此,说道:此刻天色已晚,不如明日早晨再走吧!

刘金听了,笑道:不妨事!已经习惯了,后半夜出诊的时候也有,都是小事。

收拾妥当之后,刘金背着药箱,提着灯笼,便从小湖村走了出来。

虽说已经很晚了,但是他走夜路早就习以为常了,所以对于路径也极为熟悉,仅靠着一点亮光,便在夜里行走自如。

离着北连庄不远的时候,两侧便是荷花塘,而且是一片,一个连着一个,这些都是有主的,跟种地一样。

远远的,漆黑的夜色之中,竟是有着一点亮光忽明忽暗,因为今夜有风,刘金便心中一动,第一个反应,便是熄灭了自己手中的灯笼。

因为到了往年的这个时候,正是莲子和藕成熟的时候,也会引来一些人的觊觎,盗窃之风兴起。

所以这刘金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这里。

身体陷入了黑暗之中的刘金,悄然向前,这座荷花塘,不在路边,而是往右侧延伸了几十丈,若是没有那么一点火光,无论如何也是发现不了的。

悄然到了近前,躲在暗处观察起来。

只见一名藕农,游到了岸边,此刻正在上岸,旁边还有着一人,赶忙将此人拉起,低声问道:怎么样?有合适的地方么?

下水的这人听了,似乎是有些不安,说道:我四周走了一圈,水不深,不过还是有着一处,挺适合的,不过太黑了,我拿不住,不如咱俩一起去看看怎么样?

岸上的人听了,立刻咒骂道:该死的胆小鬼,你是不是没走远?你个废物,这么大的事儿,你胆小管用么?

这人听了,却是毫不反驳,岸上之人说了一番,最终说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咱们俩一起去看看,哪里何事,别短时间叫人发现了,咱们吃不了兜着走,这可是事关生死的大事儿啊!

两人说完,随即一起下水了,不远处,黑暗之中的刘金看得真切,听得也是极为真切。

不由得有些奇怪,这两人他都认识,乃是亲兄弟,两人倒是都是藕农,只是两人的荷花塘的位置,可不在此处啊!

这点刘金可是不会记错的,收回思绪,看向了灯笼的位置,仔细打量之后,顿时一惊,随即脸色大变。

因为在灯笼下,竟是在平地躺着一人,回想兄弟二人的对话,刘金瞬间明白了些什么,隐身到了近前,又看了看水中的二人,上前便将蜡烛吹熄了,微弱的灯光下,此刻顿时陷入了真正的黑暗之中。

在黑暗之中,刘金上前,拉住了地上那人的手,一股凉意,刘金心头就是一惊,似乎是有些明白这二人为何在此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搭住脉搏之后,刘金又露出了喜色,在黑暗之中,将此人背了起来,就要离去。

就在此刻,水中传来了惊呼声:二弟!快上岸,火光熄灭了,要出事!

另外一人听了,也是惊呼出声,在岸上的刘金听得清楚,不过也懒得理会,本地流传的习俗,半夜入水,必须点灯,若是灯灭,那么表示会有诡异,比如水鬼抓人之类的。

所以这二人在看到灯火消失之后,不由得产生了惊恐之色。

刘金将那人背到了医馆之后,在家人诧异之下,开始出手救治。

一直到了天明,此人才悠悠醒转,刘金顿时露出了喜悦之色,盯着此人,露出了笑意。

这人有些茫然,看着他,良久之后才含糊不清问道:我死了么?

刘金笑道:我是郎中,你说你死没死?

这人听了,茫然尽失,一股恨意陡升,不过随即又有着迟疑,刘金看了看,问道: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吧?

这人听了,却是闭口不言,刘金见了,问道:你是不是过来盗藕的?

这人听了,顿时脸色大变,盯着刘金,刘金却是丝毫无惧,说道:若是我所猜不错,在你盗藕的时候,定是被人击伤,是不是?

这人回忆了一下,脸色极为难看,刘金带着冷笑,说道:那人虽说将你击伤,但是前因乃是你偷盗在先,也算不得错,你认为呢?

这人听了此话,变得垂头丧气,刘金明白,这人差点死了,幸好是他熄灭了烛火,也算是救了此人一命。

看到此人任命,刘金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什么,这人次日好了,便离开了,不过此人乃是本地人,仍旧是留在了这里。

再过了一日,两名采藕人,跪在了医馆这里,不断磕头,引得众人围观。

刘金出去一看,倒是笑了,正是那日夜里水中的二人。

二人跪在地上,看到他出来,老大叩头,说道:前晚之事,多谢郎中了,我兄弟二人差点犯下大错,幸而恩公出手才会保住了我俩的性命,请恩公受我俩一拜。

说着这二人竟是对着他,直接磕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金明白,这二人肯定是见过那起死回生之人了,知道他起的作用了。

若是没有他,那么一条人命就没了,偷盗之人背后有着东家,人家自然会报官,到时这兄弟二人乃是谋杀,弄个不好就是死刑。

所以,刘金顺手而为的事情,其实救了三条人命。

将二人劝走,刘金不由得摇了摇头,感慨此事的机缘巧合。

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