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参考消息网6月2日报道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5月15日报道,把老年人遗弃在贯穿他们余生的孤独命运中,是任何文明社会都不应该允许的一种不可饶恕的残忍行为。在西方国家,估计有20%-40%的老年人表示感到孤独。在西班牙,该国国家统计局进行的人口和住房基本情况调查(2021年)告诉我们,在近500万独自生活在家里的人中,超过254万是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约171万是7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西班牙男性的生理死亡率较高,这意味着该国女性更容易受到孤独的影响。居住在家中的70岁以上女性中有三分之一独居(同年龄段男性的这一比例为16.3%)。而在80岁以上年龄段,这些比例上升到女性40%和男性20%。

但是,如果你认为孤独只是缺少陪伴,那就错了。不仅仅是这样,孤独也包括没有得到理想或合适的陪伴。即使在人群中,有些人也会感到比以往更孤独。换句话说,孤独也包括生活在不爱或不关心你的人的陪伴之下,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有那么多老年人在某种程度上感到自己被抛弃。另一方面,并非所有独居的老年人都有孤独感,这也是事实。

孤独可能会造成很大伤害,尤其是对老年人。研究发现,孤独感的程度比社交范围甚至是婚姻状况,更有助于预测人们的身体和精神健康状况。许多健康和社交因素决定了孤独感的产生。孤独感通常在老年人开始失去情感上的亲密关系(例如与已故亲人或朋友的原有关系)时产生。遗憾的是,从那时起,这些老年人往往会更多地关注与逝去亲人相关的情感记忆及其历史,而不是寻求新的社交关系来填补已经产生的空白。另外,老年人的孤独感往往与贫困有关。有研究表明,它并不总是与年龄相关。

孤独的主观体验是一种压力的来源,这种压力会影响人们的身心健康。神经科学和心理生物学将其与认知障碍和痴呆症,以及自尊心弱、睡眠障碍、记忆力减退和情绪调节能力丧失的风险增大联系起来。情绪调节能力使人们能够在精神上适应他们所处的特殊状况。这些改变可能源于孤独给人们的大脑带来的变化,并在结构和功能神经影像学的实验观察中得到揭示,例如那些表明大脑某些区域的灰质减少的变化。

这些观察结果促使来自德国和英国几所顶尖大学和研究中心的一组科学家(全部是女性,这也许反映出女性对老年人的孤独感问题更为敏感),详细分析了与老年人孤独感相关的大脑因素。为此,她们假设,人们感受和感知孤独的不同方式可能反映了某些大脑结构的解剖学差异。为了验证这一点,她们使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扫描了319名年龄在61岁至82岁之间的老年人的大脑,其中男性和女性几乎各占50%。

这一发表在《科学报告》杂志上的研究结果显示,在感知孤独方面得分较高的人,其杏仁核、海马体和小脑的灰质较少,这些区域与处理情感和社交信息有关。此外,杏仁核的体积也与人们的社交网络的大小有关。

虽然这些研究结果之间也是相关的,但它们可以证明,人一生中的社交互动,即结交更多的朋友、成为团体的一员、更多地走出家门等等,会促使杏仁核增长。而孤独、缺乏社交互动、把自己关在家里、不经常与他人一起活动等,会产生相反的效果,使杏仁核缩小。

由于遗传或其他原因,杏仁核较大的人也可能更倾向于社交。然而,该研究的作者认为,孤独的压力会损害老年人的海马体并减少其体积,同时增加激素皮质醇的水平并升高血压。这会影响记忆力,而缺乏社交互动本身可能会加强这种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