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阿富汗塔利班与伊朗边防军发生武装冲突,塔利班高级指挥官还向伊朗下了“战书”,声称将“征服伊朗”。看起来在此前中巴阿三国外长会期间,秦刚外长向阿塔代理外长说的一番话,阿塔并没有放在心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塔利班和伊朗军队在过境点发生冲突

干旱是威胁人类生存与发展的长期生态问题。阿富汗与伊朗之间为赫尔曼德河的水权问题争议不断。最近两国还在边境地区还爆发了规模不小的冲突,导致紧张局势升级。双方爆发冲突造成至少1名塔利班军官、和2名伊朗边防警卫死亡,并且双方都指责对方先开了火。冲突发生后,伊朗当局一度关闭了两国贸易路线的主要过境点。

据了解,赫尔曼德河全长1000多公里,从阿富汗流入伊朗干旱的东部地区,由于阿富汗决定在河上筑坝发电和灌溉农田,赫尔曼德河的水流去向一直是伊朗关注的一个问题。但阿塔政府官员则声称,“由于水位低,即使他们打开大坝,水也不会到达伊朗。”

塔利班坚持认为,赫尔曼德河的水位太低

阿富汗和伊朗曾在1973年签署《赫尔曼德水条约》,规定阿富汗应每年从赫尔曼德河向伊朗提供8.5亿立方米的水。一直以来,伊朗方面都要求塔利班领导人遵守这项协议。最近伊朗方面还表示,伊朗保留“采取行动解决争端”的权利。此前,伊朗总统莱希也曾警告阿塔政府,不要侵犯伊朗对赫尔曼德河的水权。

近年来,伊朗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缺水问题。在2021年,长期的干旱还引发了农民的抗议。根据伊朗气象组织的数据,伊朗全国估计有97%的地区面临某种程度的干旱。但与此同时,阿富汗方面也面临同样的困境。由于阿富汗连续三年遭遇干旱,国际救援委员会发布的2023年紧急状况观察清单上,阿富汗已经排到了第三位。

在冲突爆发前,阿富汗临时政府代理外长穆塔基曾和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安会面,讨论赫尔曼德河的水权问题。穆塔奇曾表示,塔利班仍然会遵守1973年的条约,但阿富汗的长期干旱也不应受到忽视。穆塔奇还对伊朗当地居民表示,阿富汗“与你们同样痛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伊朗面临严重缺水的情况

除此之外,塔利班方面因此事对伊朗方面放出的狠话也格外引人注目。冲突爆发后,塔利班高级指挥官霍拉萨尼在一段视频中警告:“塔利班对伊朗人的战斗,将比对美军的战斗‘更有激情’。如果最高层开绿灯,塔利班将很快征服伊朗”。阿富汗战乱已经持续了40多年,如今已经承受不起一场冲突,塔利班为什么会放出如此的狠话呢?

其实自塔利班在2021年控制阿富汗以来,阿富汗和伊朗在水权方面的紧张关系加剧,双方的分歧不断积累,包括之前在边界发生的冲突和关于虐待阿富汗难民的报道。

阿富汗赫曼德省东北部的水电站

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2022年的数据,近60万阿富汗护照持有者居住在伊朗,约78万人登记为难民,而210万阿富汗人仍然没有证件。围绕难民的紧张局势几次险些演变成暴力,包括今年1月,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有关虐待难民的报道,塔利班官员一度对阿富汗难民在伊朗的处境,向伊方提出关切。所以,阿富汗与伊朗这次在边境交火,当中矛盾是由来已久的。

但无论如何,塔利班武装力量指挥官把伊朗比作美军,并且公然下“战书”,使得事情有向更严重方向发展的趋势。就在不久前,秦刚外长在参加中国、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三方外长会时,对阿塔方面明确提出了几点要求,包括“共同树立邻国合作的典范,共同维护和促进地区稳定与繁荣”。

三方还同意坚持睦邻友好,通过平等协商妥善处理矛盾分歧,反对一切损害地区和平稳定的行为。但是从现在塔利班军事指挥官公开说出“要征服伊朗”的话来看,阿塔是把中方的话抛到了脑后。

秦刚在伊斯兰堡与巴外长会谈后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

而且,阿富汗与伊朗的冲突还会影响到中国在中亚地区的整体布局,从这个层面来看,塔方像现在这样对邻国发出威胁,也是最不可取的冲动行为。就在最近,中国和巴基斯坦外长在伊斯兰堡达成协议,同意将“一带一路”倡议扩展到阿富汗,这包括将600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CPEC)项目引入阿富汗,资助阿富汗的基础设施项目,推动阿富汗的重建。

此外,阿塔政府还表示希望中国能促进对阿富汗丰富资源的投资,估计价值为1万亿美元。作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阿富汗可以在中国的帮助下实现发展。中巴经济走廊不仅为中国和巴基斯坦提供了一个合作平台,也为阿富汗提供了一个融入世界的机会。

中国对阿富汗的立场非常明确,就是欢迎阿富汗参与“一带一路”,并希望通过经济合作和区域一体化将阿富汗从一个“陆锁国”转变为“陆联国”。中国在阿富汗的作用超越了政治,坚持尊重独立、主权、领土完整,以及不干涉内政、不谋求私利、不追求影响。中国认为,支持阿富汗临时政府的重建和发展,对于在阿富汗国内建立包容性政府,与邻国建立友好关系,以及打击恐怖主义,都具有重要意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街上巡逻的塔利班士兵

当前,中国经由中亚、中东地区展开的几个布局,包括“一带一路”合作、中巴经济走廊延伸到阿富汗,伊朗方面也对“一带一路”和中巴走廊也都表示了兴趣。伊朗的国家发展计划和“向东看”战略与金砖国家高度契合,深化合作为高质量发展提供了保障,将加速伊朗的经济增长,有助于巩固伊朗在交通和能源领域的地位。

今年开春,中国以斡旋伊朗和沙特的和解为开端,大力推动了中东地区大和解进程。中国还是伊朗石油的最大买家之一,也是主要的投资来源。中国和伊朗的关系已经进入稳定成熟的发展阶段,中伊伙伴关系不具有排他性,这意味着每个国家都可以与第三方发展关系,只要任何这种关系不针对对方。这就体现了阿富汗与伊朗和平共处的重要性。

中国正努力构建起一个包括中亚、中东地区在内的合作共赢网络,将亚欧大陆联系在一起互通有无。中国的上述布局,都与阿富汗和伊朗两国密切相关,所以两国关系紧张,甚至冲突频发,对中方的多个重要布局是有不利影响的。如果伊朗和阿富汗真的爆发了更为严重的冲突,少数国家还有可能在背后煽风点火,制造混乱。

中国已经多次向塔利班临时政权发出提醒,希望其兑现反恐、睦邻等承诺。如果塔利班仍然我行我素,甚至继续像现在这样对邻国发出威胁,那中方恐怕也会有所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