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世纪70年代末,党中央决定审理“两案”,对王洪文、江青、李作鹏等人进行审判。不过,陈云同志曾专门给专案组打过招呼,表示“两案”应该分开审理。他认为,王洪文和江青是“翻江龙”,作恶多端,应该要严惩。而对于李作鹏,他虽然犯下了动荡的罪行,但也是一位革命的功臣。因此,我们必须客观地评价他的功与过,而不是一刀切的将他定性为罪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作鹏自16岁起便投身革命事业,因其积极的思想和热爱学习的精神深得上级首长的赞赏。很快,他便被红军送往军校接受培训,后来安排在军委担任参谋。长征期间,他担任电讯工作,利用多台大功率电台监听国民党军队之间的通讯,从而充分掌握敌情,为党中央下一步军事策略提供了重要参考。回想起这段往事,李作鹏倍感自豪,他认为如果没有他的出色贡献,红军很可能会在川贵战役中吃大亏。

抗战前夕,李作鹏被派往抗大任干部,期间他结识了林帅。林帅对他这位性格沉稳、思维活跃的同志非常欣赏,向党中央写报告将他调到自己的部队担任参谋。解放战争时,他继续跟随着林帅在东北工作。后来,随着东北战场形势的发展,原有的部队编制已经不足以应对形势,野司在经过党中央的批准后,成立了第6纵队,李作鹏被任命为指挥官。

修改文章:这支部队的底子很薄,兵员一部分来自民兵,一部分来自地方部队,还有一部分是国民党降兵,武器装备也比较差,用的步枪大多还是汉阳造,火炮也没几门,战斗力自然也不高。李作鹏为了改变这一情况,一方面向上级申请调拨新装备,枪就不说了,炮得多给一些,火力密度上去了才能啃得动硬骨头,另一方面加紧对官兵们的训练,不到3个月时间,便将6纵调教成钢铁之师。

1947年中旬、下旬,6纵先后参加了多次追击战、围歼战,累计消灭数万敌人,缴获物资无数,受到野司的通报嘉奖。1948年下旬,李率军入关,由华北一路南下,先入湖北,再渡江进军湖南,随后直插广东,再渡海解放海南,立下了不世之功。建国后,他转入文教、训练部门工作,60年代初就任海军高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动荡的社会时期,李作鹏被权力的驱动迫使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恶毒地陷害了许多同志,为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1971年,毛主席终于忍无可忍,点名批评了李作鹏,并要求他进行自我反思。尽管李作鹏遵照主席的指示写下了反思,但是内容却是避重就轻,缺乏任何真正的悔过之意。然而,毛主席并不想将事情再进一步扩大,因此也没有再深究此事。但是,李作鹏没有改正错误,反而继续犯错。于是在当年4月再次被毛主席展开批评。

913事件之后,他被隔离审查,两年后,他被开除出了革命队伍。最终,他在1981年被判处服刑17年。由于他的健康状况不佳,党组织特许他保外就医,并且他可以选择一个城市作为养老之地。由于他曾经在山西打过仗,对于这块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因此他选择在太原定居

据报道,山西省委在党中央的授意下每月发给李作鹏一笔生活费以供他开销,并为他配备了公车方便他出行。但他很少乘车,甚至很少出门,除非感到闷闷不乐时才会出去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有一次,他出门逛街时碰到一位女工人。这位女工人盯着他看了半天后走上来问他姓什么。李作鹏心中一惊,便撒谎说自己姓张。但女工人确信他就是李司令,并称她小时候在电影中看过他,并称赞他穿着军装很威风。听到这些话,李作鹏感到十分尴尬,低下头匆忙离开。 1993年,他被允许到北京疗养,2007年,他被检查出患有癌症,两年后于95岁高龄去世。

李作鹏的一生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在1966年之前,他是一位光荣的革命家,共和国的功勋之臣,他的名字被人们所传颂,是被人们敬仰的民族英雄。 然而,在动荡岁月的降临后,他没有能够抵御住诱惑,一步步走向歧途,从正面人物逐渐变成了负面人物,甚至差点引发大祸。然而,晚年的他在党组织的帮助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过去的所有事情已经随风而逝,功过是非也应该留给后人去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