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中旬,湖南省邵阳县的一个小村庄,来了一大批的警察。

不仅有当地民警,另外还有云南的刑侦专家,对外说是要下乡巡查,实际上是要搜捕巨额赃款!

警察进村之后,根据手里掌握的情报,展开了细致的搜查。

警方进入了一户贫困的农民家庭,不过这里所说的贫困,是表面上的贫困。周围都是楼房,而这户人家则是沧桑的老院子。

刑警注意到,屋里有个一米多高的大米缸,里面装满了淡黄色的谷子,和几包白花花的大米。

刑警围住了那大米缸,手才刚刚探进去,就有重大发现!

只见那大米缸的里面,藏着一个名牌登机箱,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满满当当沉甸甸的。

打开一看,震惊了在场的大多数人,因为整个箱子里面,塞满了一捆捆的百元大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户人家不仅不穷,反而家藏巨额现金!

刑警猛然扭头,再次望向了那个大米缸,展开了更加详细的深入调查。

从那大米缸的深处,拉出一个名牌双肩包,沉甸甸的鼓鼓囊囊。

打开一看,里面果然装满了一捆捆的现金!

刑警直接在院子里面清点,摄像机全程跟拍,因为没有带点钞机,所以暂时只能人工清点。

碰到这种情况,一张钞票都不能错,刑警足足点出两百三十多万元人民币的现金钞票!!

明明是普通家庭,大米缸里却藏着两百多万,甭说是经验丰富的刑警了,哪怕是附近的普通邻居,也知道这户人家有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户人家既不是假币团伙,也不是地下钱庄,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毒窝!

而本期文章要带来的内容,便是云南警方跨省追捕,在米缸里搜出巨额现金。

一,物流传动轴藏猫腻

关于此事的详细经过,要从云南边防查缉点的高科技设备说起。

多年前,云南西双版纳边防部门,斥巨资购入X光机,但却并不是用来检查人的,而是用来检查车辆、矿物、快递……

这也就等于是,边防警察有了照妖镜,能从外包装看到内部核心。

2018年5月5号下午,云南西双版纳的关坪查缉点,各部门荷枪实弹,严密检查着过往车辆。

内地人甚至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步枪,而在西双版纳这边,每次通过查缉点,都要被边防检查一遍。

那黑洞洞的枪口,是为了震慑境内外的犯罪分子,甚至是犯罪集团,守护着边陲平安。

这也从侧面看出,该查缉点的治安压力很大,那一颗颗的子弹,随时准备击毙不法分子。

在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查缉点的边防战士们,继续着昨日的工作,目光如犀利的鹰眼,搜查着任何可能的线索。

查到一辆物流车的时候,边防官兵打开了物流快递的车厢,发现了异常货物。

只见那车上,装着一批汽车所使用的传动轴,根据货单的内容显示,要把西双版纳的传动轴,发到内地的湖南长沙。

刹那之间,边防官兵最敏感的那根神经被触动,立刻要求那辆物流大货车,接受全面检查。

根据以往经验,如果把湖南的汽车传动轴发到西双版纳,倒是可以理解。

但这次却是要从西双版纳,把传动轴发到湖南邵阳,这让边防官兵疑惑不解。

按照这个逻辑推理,明显是不正常的,因为西双版纳这边的汽车工业并不发达,各种配件厂家也不多。

根据边防官兵的说法,从未在西双版纳地区,听说过哪个厂家能生产汽车传动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边防官兵最敏感的神经,便是边境禁毒!第一时间就怀疑,那传动轴里可能藏着大量毒品。

西双版纳距离金三角并不远,而根据最新的资料显示,金三角毒贩的活动频率越来越高,总想着把毒品卖到周边各国。

中国成了境外贩毒集团眼里的“大市场”,所以在边防官兵看来,每一克毒品的背后,都沾染着亲爱战友的鲜血。

让人无奈的是,境内外禁毒形势严峻,中国境内长期处于单边管控的状态,很难跟境外的禁毒警察,形成长期的有效合作。

西双版纳因此成为金三角毒品的中转站,边防官兵为此严防死守,时刻保持高压禁毒态势,绝不放过任何可疑的物品。

这时候,X光机就派上了用场,边防官兵从物流车当中,拉出了那十二根黑色的传动轴,外面包裹着严严实实的包装袋。

传动轴约有一百六十公分的长度,直径约有十八公分。

从外表来看,跟普通的传动轴没有什么差别,就连警犬都无法嗅到毒品的味道。

当价值两千多万人民币的X光机,扫过价值几百几千的传动轴,果然跟边防官兵猜测的一样,里面藏着猫腻。

边防立刻取来切割设备,切开了十二根传动轴,里面装满了甲基苯丙胺,说白了就是高纯度冰毒。

按照我国刑法规定,但凡是高纯度毒品,只要超过五十克,便已经是死罪。

经过现场称重,十二根传动轴里的毒品,居然接近一百二十斤。

边防意识到事关重大,于是迅速启动应急预案,上级领导立刻派出刑侦专家,组建专案组。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走私如此数量的高纯,必然是一个贩毒团伙,背后甚至牵连着一个贩毒集团。

之所以采用传动轴密封贩毒,是因为冰毒气味太大,甲基苯丙胺之类的毒品,因为这一特点,所以要加上各种外包装。

所以毒贩才会想尽各种办法,为甲基苯丙胺之类的毒品,塞到常人很难猜到的地方。

专案组成立之后,第一任务就是顺藤摸瓜,想方设法地去搜捕毒贩。

第一步,先找物流。

5月5号当晚,当专案组到达寄快递的地方,亮出了随身携带的证件,而当地的物流公司,也早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毫不夸张地说,云南边陲之地的物流快递,自从成立那天起,就跟毒贩接连恶斗,比拼智慧和眼力。

大到玉石,小到核桃,都有可能是毒贩藏污纳垢的地方。十多年来,因为查获毒品而获得国家奖励的快递员不计其数。

当专案组拿出物流单,而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立刻去调取监控,并安排专人负责配合调查。

根据工作人员的回忆,又结合快递当天的监控,当时是有个中年男子,骑着一辆三轮车,把那十多根传动轴,拉到了物流公司。

那男子声称,是来寄送货物的,要发往湖南那边。

专案组锁定了中年男子之后,便开始调取附近的监控录像,也很快就锁定了“寄货”当天的那辆三轮车的路线。

警方很快就查出,那名骑三轮车的男子姓王,四十多岁的年纪,下文简称王师傅。

第二天早上,专案组很快就在大街上,拦住了王师傅以及他的三轮车。

根据以往经验,那王师傅一眼看上去,就不像是坏人,因为常年风吹雨淋,所以皮肤黝黑,给人一种老实巴交的感觉。

刑侦专家掏出照片,当面问:“这几根传动轴,外面包裹着编织袋,是你寄到物流的吗?”

而王师傅一看专案组的证件,和那几张传动轴照片,赶紧说:“对对,是我昨天寄的。”

刑侦专家介绍了此事的前后经过,从发现毒品,到物流公司。

王师傅则说:“传动轴的确是我寄的,可那玩意儿也不是我的呀,我刚刚买的这辆三轮车,一直帮别人送货来着……”

按照王师傅的说法,他一直帮别人拉货,谁给钱就给谁拉,记得当时那小子,还给了我不少钱呢。

刑侦专家问:“那人长什么样子?”

王师傅说:“是个小伙子,长得瘦瘦的,不怎么胖,还没有我高。”

刑侦专家突然插了一句,问:“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西双版纳?”

王师傅则说:“我刚来这边没多久,这不寻思着做小生意吗,其实那天寄东西的时候,我就感觉不正常……”

刑侦专家问:“哪里不正常?”

根据王师傅的说法,刚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小伙子跟他谈;谈好了价格之后,又来了一个小伙子。

这两个年轻人,问王师傅是什么时候来的西双版纳,今年多大年纪。

紧接着,两个年轻人往前面走,让王师傅在后面跟着。

三人一前一后,来到了物流公司附近,那俩年轻人要求王师傅,务必要把传动轴,送到他们指定的那家物流公司。

当时王师傅心里就想不明白,既然你俩都带我来了,为何不亲自去寄货?为何偏偏要我去寄货?

想归想,王师傅倒也没有太在意,他只不过是为了挣点送货的钱。

专案组听完了王师傅的讲述之后,立刻去调集寄货当天的监控,很快就锁定了王师傅所说的、那两个年轻人。

根据监控画面显示,两名可疑男子骑着同一辆电动车,的确走在王师傅的前面,明显是在带路。

他俩人的电动车,跟王师傅的三轮车,故意保持二十多米的距离,装作他俩跟王师傅不认识的样子。

由此,打开了关键突破口,警方很快就根据数据分析,查出了那两名年轻人的身份。

一个是24岁的邹某,湖南邵阳人,常年在景洪这边居住,外号叫红鸡公。

一个是田某,跟邹某年纪差不多大,也是湖南邵阳人。

根据两人在户籍资料库的照片,再对比监控录像的照片,确定了这二人的身份。

专案组很快就查到,这俩人在5月5号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云南,一路去往湖南邵阳。

也就是说,这两名毒贩,玩了一把人货分离的策略。

他们把毒品放在物流那里,通过大货车运往湖南;而他们本人,则提前去湖南等候。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逃避沿途一层层的检查。

警方为了追到这两个毒贩,于是决定修复传动轴,继续发快递送到湖南。

专案组请来专家,对十二根传动轴进行了精心的复原,随后按照之前的程序,继续按照物流单的地址,发往湖南长沙。

十多位经验丰富的警察,一路跟在传动轴的后面,与此同时另外一路警察,提前赶奔湖南的某个物流园等候。

一张恢恢法网,就此布置完成,等待毒贩落网。

二,化妆搬运工,蹲守抓捕

警方到达物流园这边,立刻乔装改扮,化妆成搬运工、保安、电工……蹲守在路口,等待田某和邹某的出现。

果不其然,那十多根传动轴,到达了湖南的那家物流园之后,取货人很快就出现了。

警方清晰看到,是一名中年男子,驾驶着一辆大面包车,急匆匆就去了取货地点。

该可疑男子似乎很赶时间,要求物流工作人员,尽快取出他的传动轴,尽快签字。

该男子拿到了传动轴之后,在货到付款的单据上签字。

与此同时,警方立刻展开调查,发现来取货的这个男子,并不是想象中的邹某或者田某。

警方决定继续跟踪,暂时不要抓人,以免打草惊蛇。

而接下来,却发生了出乎意料的一幕……

那名男子看似很着急,要求物流公司搬运传动轴到车边,就在即将装车的时候,他却把货物留在了物流公司。

也就是说,开着车要来拉传动轴,却在即将装车的时候,却不肯取货,而是开车走了。

这让警方很紧张,立刻调查自己这边多天来、有没有暴露的可能,那毒贩是不是提前有所察觉?

可经过警方的调查,自己这边并没有任何暴露的可能性。

问题来了,既然警方没有暴露,而那来取货的男子,为何放弃取货呢?

刑侦专家给出推测:这是毒贩在故意试探,就看毒品装车的时候,会不会引来警方抓捕。

侦查员继续蹲守,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到了第二天的中午,一辆可疑的豪车,进入了物流园。

豪车进来之后,不停在物流园兜圈子,跟警方比拼耐心。

侦查员装作出去买水,目光扫过那豪车,看到车里有两名男子,其中一名男子,正是寄货的田某。

警方提前安排了大货车,随时准备堵门口。

而那豪车兜了十多个圈子之后,认为附近没有警察,于是停车看了看传动轴,随后开车要走。

虽然并没有把毒品装车,但田某既然要走,警方肯定不答应。

大货车突然堵住门口,警方立刻冲出去,摁住了田某。

豪车上另外一个人姓曾,被捕之后一直不肯配合调查。

警方将田某和曾某分开审讯,根据田某的说法,他是来打探情况的,他仅仅是该贩毒团伙的马仔罢了。

真正来取货的,是门外的那辆皮卡车,他们随后就到。

警方继续蹲守,过了大概两个多小时,皮卡车果然进入了物流园,要取那十多根传动轴。

警方扑上去,把车里的人逮了个正着。

车上的那几名男子当场就懵了,一直询问为何抓人?你们是谁?

警方掏出证件,而那几人表示会配合调查。

经过询问,他们几个是普通的工人,拿了人家两千块钱,所以来这边帮忙取货。

按照约定,他们几个取了传动轴之后,从长沙拉到邵阳,便可获得运费。

三,接连揪出毒贩头目

警方经过调查,查出真正的幕后黑手,是马仔口中的所谓“三爷”湖南邵阳人,本名姓刘。

云南警方一听“三爷”两个字,才算明白这帮毒贩,为何如此的狡猾。

因为早在四年前,警方就曾组织警力,跨越多省追捕刘某,可此人极其狡猾,逃出了警方的包围圈。

而今在这长沙某物流园,再次找到了刘某的踪迹,大批警力加入进来,再次组织抓捕。

在当天夜里,警方便在湖南的某个宾馆里,抓住了外号“三爷”的刘某,以及另外一名同伙李某。

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不仅刘某是毒贩头目,之前抓到的那个曾某,同样也是毒贩头目。

怪不得曾某一直不肯配合调查,怪不得此人说话含含糊糊,总是自称马仔。

到此时,警方掌握了这批毒品的走私经过,先是曾某出手,从国外买入毒品送入云南。

再由田某和邹某这样的马仔,把毒品送到物流园,而曾某在湖南物流园,检查货物是否还在。

刘某则是幕后的总指挥,安排一系列的接货步骤。

警方赶奔湖南邵阳,进入了曾某所在的村庄,在一栋破旧老房子里,查出了那个大米缸。

也就是开篇的那一幕幕,搜出一个密码箱,一个双肩包,搜出现金两百三十万!

等待刘某和曾某等人的,必然是法律的审判,死刑自然是在所难免。

后记:

边防官兵,虽然身在边荒,但守护着内地的万家灯火。可如果禁毒仅仅是从边防做起,大概率是治标不治本。

禁毒,要从你我他做起,只要全国人民拒绝毒品,毒贩也就没了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