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怀忠在阜阳,被当地人称为王三亿,王坏种。

在民间传闻,王怀忠贪污高达3亿之多。

那可是2000年的时候,人均工资还不到500块。

王怀忠贪权、贪财、贪色,光公开的情妇就有好几个。

在阜阳,还流传这样一句话,“只要反腐不放松,迟早揪出王怀忠”。

王怀忠被“双规”以后,阜阳人民自发上街放鞭炮庆祝,有人还在家中喝起了小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怀忠,1946年8月1日,出生于安徽亳州。

1993年,任阜阳地委副书记,

1995年,任阜阳地委书记,

1996年,任阜阳市委书记,

1999年,任安徽副省长。

王怀忠有个绰号,叫王大胆。

他为了升官,极力揣摩领导的心思,迎合上级心理。

领导好大喜功,他就大吹特吹,伪造政绩。

领导要抓典型,他就到处建形象工程。

王怀忠在亳县任县委书记的时候,全县产值仅有6,000万。

王怀忠嫌这个数字有些单薄,不够气派。

于是,他在后面又加了一个零,6,000万立刻变成6个亿。

王怀忠也一下成为安徽的典型。

1994年,一个省领导与王怀忠在饭桌上,还有这样的对话。

“怀忠,去年乡镇企业总产值完成多少?”
“168亿。”
“今年呢?”
“236亿。”
“能不能翻一翻,400亿怎么样?”
“没有问题。”

结果,1994年,阜阳地区乡镇企业产值,果然是408亿。

但令人搞笑的是,在纳税人署名中,竟然出现了秦始皇,克林顿,叶利钦这样的名字。

这408亿的产值是如何来的?那就不用说了吧。

1996年,阜阳撤地划市的时候,人口1340万,比上海还多20万。

王怀忠到处说,阜阳是中国最大的地级市。

当时阜阳的人口,放到西方,那就是一个国。

王怀忠还吹嘘,自己就是当今世界第58位总统。

王怀忠一心想把阜阳,打造成淮北第一大都市。

为了符合阜阳的国际形象,也为了展示阜阳经济发展的成果。

王怀忠认为,阜阳原来的机场太小了,只有从阜阳飞往合肥的小飞机,不利于引进外资。

于是,王怀忠不顾各方反对,开始圈地数千亩,兴建大机场。

机场建设,从1995年开始,一直到1998年才完成,耗资将近4个亿。

市财政没钱,那就平摊到阜阳每个人的身上。

全市的政府工作人员,教师、农民,每个人都被摊派了几百元的机场建设费。

一些个体经营的小商小贩,也被摊派了5000元到1万元不等。

此规定一出,商贩纷纷关门逃离阜阳,经济一片萧条。

新机场建成之后,又开通了广州,北京,合肥,武汉,上海,5条航线。

这并不是因为实际需要,而是为了构建“阜阳国际大都市”,和“交通枢纽港”的蓝图。

要知道,2002年,阜阳机场一年旅客的吞吐量,还不到1000人次,平均两个星期才有一架飞机起飞。

但王怀忠向机场保证,旅客的上座率达到60%,不够则由市财政补贴。

就这样,每条航线的年度财政补贴费,就高达400万元。

再加上飞机场200多名员工的工资,和庞大的折旧费用,让阜阳财政担负了沉重的负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怀忠还计划,建设世界上最大的动物园,要在里面养千只老虎,万头巨鳄。

王怀忠在没有任何设计规划图的情况下,甚至连思路都没想好。

就圈地数千亩,发动数万干部、学生、教师,去做挖土的义务劳动。

毁了不少良田,耗时三年,耗资数千万,最终也只养了两只小老虎而已。

阜阳电厂,是安徽省90年代重点工程项目之一。

当时,国家注入资金就高达4.5亿。

但这样一个项目,在王怀忠手中,耗时几年,依旧没有成型。

阜阳“黄牛产业化工程”,也是阜阳的几个重点工程之一。

阜阳也曾被王怀忠称为,“全国第一养牛大市”。

号称年饲养量超过200万头,而实际黄牛存栏量,仅为几十万头。

王怀中为了凸显政绩,在阜阳地区许多县市的公路两旁,都修建了“小康墙”。

墙面修的很体面,里面却是破烂不堪,当地人称之为“遮羞墙”。

1995年,全国畜牧会议在阜阳召开,有重要领导前来参观视察。

王怀忠命令,从蒙城到涡阳、利辛三县的公路边上,在几天之内,必须搭建出众多牛棚。

每户村民必须牵一头牛,到指定的牛棚内,供上级领导参观。

很多村民自家没有牛,只好花钱从外地租,租金是一天一头牛10块。

再加上搭建牛棚的费用,平均每户村民花费,都在几十块以上。

而当时,村民一年的收入,也不超过200块。

蒙城县的一个养牛专业户,被定为参观点。

王怀忠说,牛状元致富了,怎么能没有别墅呢?马上给他建一个,20天盖好。

结果,在领导参观前,真的建成了1栋2层别墅,并且还从家具厂赊来了两车家具。

等参观的人满意而归的时候,这名养牛专业户,名下多了200万元的欠款。

王怀忠主政阜阳之后,提出“赶上海,超合肥”的构想。

他要把阜阳建成,“纵横于京九陇海之上,崛起于华东中原之间”的国际大都市。

在90年代,阜阳市年均GDP增长只有4.7%,但上报数据却高达22%。

要知道,2002年,阜阳市 GDP才只有209亿,财政收入为17.8亿。

而早在1997年,王怀忠上报阜阳市GDP总量,就高达400亿,财政收入近30亿。

可实际上,从1995年到2000年,阜阳GDP没有任何增长。

在王怀忠离开阜阳的时候,阜阳各级财政赤字达到13亿。

仅以上几大形象工程,就透支了阜阳市未来10年的财力。

王怀忠利用手中的权力,把土地财政,变成一些个体老板的银行和小金库。

当王怀忠需要为升官铺路时,这些个体老板又是自己的钱袋子。

这些老板被人们称为,王怀忠的“八大金刚”。

王怀忠利用权力,随意决定出让土地的用途,随意定价,减免土地出让金和城市建设配套费。

1996年,私营业主丁佩奇,看上了阜阳市少年宫的地皮。

这块地皮占地3.52亩,仅地皮价值就在1000万以上。

在王怀中的支持下,丁佩琦以200万的拆迁费,和80万的居民拆迁补助,就把这块地皮买下。

这件事遭到少年宫的工作人员反对,王怀忠牵头,让丁佩琦与少年宫签订协议。

少年宫搬到市郊的一栋楼中,租金由市财政担负。

这栋楼,也是丁佩琦开发的地产。

阜阳市原先有一个体育场,地理位置优越,市场价值一个多亿。

开发商李某找到王怀忠,结果,王怀忠就以5,000万卖出。

最后,李某仅付了1,000万,就取得了开发权。

被列为安徽第三产业十大项目之一的阜阳购物中心,占地3.3亩。

原本是由当地6家单位,投入300万元联合开发。

在王怀中的要求下,以300万的补偿价,低价转让给阜阳一个农民贺文俊。

为了方便贺文俊,王怀忠还给贺文俊造了一个“外商”的假身份。

不到两个月,在王怀中的指示下,这块地又以1180万元的价格,倒手卖给了阜阳建设银行。

据调查,经王怀忠之手批出的土地,明显属于国有资产流失的,就高达10亿元。

王怀忠滥用职权,直接干预土地出让的,就有79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怀忠还利用权利,将财政资金、资产,随意赠送给他人。

1996年,私营业主黄锡川,以泰商名义,成立了从事黄牛养殖开发的广兴开发公司。

王怀忠就从外资农业项目回收贷款中,拿出300万借给了黄锡川。

广兴开发公司开发的黄牛配种冻精管,一支卖到100元。

而同类产品的市场价格,仅为几块钱一支。

东西卖不出去,就由市财政统一收购。

王怀忠直接将市财政的钱,打入广兴开发公司账户。

即便这样,在一年之后,广兴开发公司账面,还出现严重亏损。

王怀忠又让市政府以800万元的高价,收购广兴公司70%的股份。

这笔钱,是从扶贫款中挪用出来的。

据统计,从广兴公司成立到卖给市政府,阜阳市财政损失高达2,000万。

有一个骗子叫杨晓明,他向王怀忠吹嘘,家中有个亲戚在京城当大官。

杨晓明通过王怀忠,建了两个皮革加工厂,号称是全亚洲最大的皮革厂。

但没经营几年,皮革厂就宣布破产,上亿元的银行财政资金打了水漂。

但是,杨晓明在上海和深圳的生意,却越赚越多,这其中的猫腻就不用多说。

杨晓明还托管了阜阳市肉联厂,王怀忠还安排市财政,给肉联厂注入800万资金。

在杨晓明接手的时候,肉联厂还有净资产3,800万元。

不到一年,等杨晓明把肉联厂还给阜阳市的时候。

不仅原有资产一分不剩,还新增债务2,500万元。

这一进一出,阜阳市市政资金损失,就高达6000多万。

1997年,房地产开发商苏星,在开发阜阳古商城时,项目缺少资金,建不下去。

王怀忠直接安排苏星,成立了一个假的农业科技开发公司,以黄牛开发为名,申请发行2,000万的国债。

省财政厅要求担保,王怀忠就安排市财政提供担保。

苏星拿到这笔钱之后,只偿还了几十万元的利息。

剩下300万元的利息,由市财政承担。

最后,因为违约,阜阳市财政承担担保责任,被省财政厅一次扣除1900万。

王怀忠不仅贪钱,而且还贪色。

一个宾馆服务员的马某,身材高挑,颇有姿色。

马某和王怀忠好上之后,直接与丈夫离婚,一心跟着王怀忠。

不久之后,马某被调到一个小单位当会计。

但马某和王怀忠的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马某在单位就经常受白眼。

王怀忠直接就把马某调到市公安局,为了掩人耳目,先安排到派出所工作。

为了解决马某的学历和业务问题,王怀忠又把她送到公安大学读书。

马某有个弟弟,刚从部队退伍。

王怀忠直接把他安排到一个派出所,任命为副所长。

马某的这个弟弟,被阜阳人民戏称为“国舅”。

王怀忠在西安开会时,认识了一名女服务员。

没说几句话,王怀忠就亮明身份,要求服务员为他服务。

此后几次出差,王怀忠还带着这名女子,这名服务员就成为王怀忠的情妇。

后来,这名女子成了阜阳一家公司的办公室主任。

在阜阳,王怀忠女人多,是公开的秘密,甚至有好几个女人,还经常在公开场合,跟王怀忠一起露面。

据说,为王怀忠生过孩子的女人,至少有三个。

也有传闻,王怀中对女人不怎么挑剔,无论职业年龄,高矮胖瘦,只要是女人就行。

有一次,王怀忠在宾馆打牌。

突然,王怀忠来了兴致,就让身边的一个服务员为他服务。

这名服务员说,自己都停经好几年了。

王怀忠就问她,“你是女人不?是就来。”

王怀忠自己好色不说,还把青楼业,当作振兴繁荣的手段。

1997年,阜阳市一家宾馆中,一名外商正在做羞羞的事,被派出所逮个正着。

按照程序,派出所要对这名外商处以罚款。

但王怀忠得知之后,立刻责令派出所写检查。

在此后的一次大会中,王怀忠说,

人家外商到我们阜阳来投资,一个人无聊寂寞,找人陪着,也可以理解的。

所以,以后这种事不准再查,谁查谁就是影响阜阳的政策,破坏阜阳的投资环境。

从此以后,阜阳的青楼业蓬勃发展。

王怀忠的老婆叫韩桂荣,王伟忠的很多事情,都是由韩桂蓉经手的。

据说,在阜阳要找汪洪忠办事,只有通过韩桂荣才能办成。

那些想求王怀忠办事的人,首先都要想方设法讨好韩桂荣。

韩桂荣是阜阳市财政局的一名工作人员,由于身体不好,基本不上班。

韩桂荣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麻将和斗地主。

凡是有求于王怀忠的人,都会去陪韩桂荣打牌。

在打牌时这些人,这些就故意输给韩桂荣,让她开心,然后再将要办的事情告诉她。

经常与韩桂荣打牌的人中,有一个人腰椎不好。

打久了身体受不了,她就会让家人顶替,休息一会儿,再接着上阵。

她每天都要输给韩桂荣不少钱。

有一次,她不小心赢了一把,韩桂荣当场大怒,破口大骂,“你这个女人太贪财。”

王怀忠的快速落马,与一个骗子有着密切关系。

有一个骗子叫侯万清,一嘴港台腔。

他自称叫陈思宇,是陈立夫、陈果夫的孙子,认识京城很多顶级大官。

侯万清通过朋友,了解了王怀中的一些事情。

于是,侯万清就到安徽跑了几趟,更多的了解王怀忠的事。

同时,在京城,侯万清假装不小心,与王怀中的情妇王爱云邂逅。

此时,中纪委也接到群众的大量举报,开始对王怀忠进行初查。

侯万清告诉王爱云,中纪委正在调查王怀忠。

王爱云立刻打电话,向王怀忠求证。

此时,王怀忠的八大金刚,已经一一被调查组找去询问。

王怀忠开始意识到,调查组有可能是针对他来的。

此时,王怀忠接到王爱云的电话,就更加确定。

王爱云得到肯定答复,就对侯万清深信不疑。

此时,王怀忠也是病急乱投医。

而侯万清假冒陈立夫,陈果夫孙子的身份,也让王怀忠轻信了侯万清的谎言。

王怀忠带着10万元人民币,1万元美金,以及一张古画,亲自去见侯万清。

王怀忠提出条件,就是取回关于他的举报信件。

侯万清让王怀忠放心,他一切都能办好。

结果侯万清回去一鉴定,古画是假的,立刻赶到王怀忠的宾馆,将王怀忠臭骂一顿。

此时的王怀忠,已经感到风声鹤唳。

在侯万清的臭骂声中,身为副省长王怀忠,竟然不吭一声,跪在他的脚下。

这让侯万清更加肯定,王怀忠肯定有事,于是开出200万的价码。

没过几天,侯万清伪造了一些举报王怀忠的信件。

侯万清把信件交给留在京城的王爱云,要求付款。

没过几天,王爱云便把200万交到侯万清手上。

没想到,专案组已经开始调查王怀忠的资金走向。

专案组在举报信中,经常看到王爱云的名字。

一查王爱云的账户,居然有5000万的存款。

一调查,发现王爱云还涉嫌诈骗。

在审讯中,王爱云交代了,用200万元替王怀忠“打点”专案组的事。

于是,专案组加快了对王怀忠的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怀中的腐败问题,上级做过多次调查,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深入。

这使得王怀忠的更加嚣张,他曾经说过,

“感谢纪委,查我一次,我提拔一次,查我18次,我将会被提拔18次。”

王怀忠被抓以后,广为人知的,就是王怀忠“认罪三部曲”。

第1部,什么也不讲。

第2部,痛哭流涕。

第3部,跪地求饶。

据说,王怀忠在专案组面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趴在地上就磕头,颤抖的说,“我愿意认罪,我愿意认罪,请求组织饶我一命。”

2001年4月7日,王怀忠被带走调查。

2002年10月14日,王怀忠被正式逮捕。

2003年12月10日,山东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王怀忠一案。

2003年12月29日,作出刑事判决,认定被告人王怀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决定执行死刑。

2004年2月12日,王怀忠被执行注射死刑。

王怀忠也是自改革开放以来,第三个被执行死刑的省部级高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