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本文根据《熟年》原著小说创作,图片源于《熟年》电视剧。

张春梅嫁给倪伟强,是倪老太太撮合的。

张春梅善良贤惠,待人真诚,倪老太太看出了她身上优秀的品质,坚持让她进家门。

倪老太太很精明,知道养老指望不上自己的三个孩子,才会未雨绸缪,给自己选了个好儿媳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证明,倪老太太“算计”对了。

倪家的三兄妹,倪伟民窝囊无能,倪伟强优秀却对家庭没有责任感,倪伟贞叛逆自我,各有各的“缺陷”。

倪老太太晚年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最用心伺候她的,是儿媳妇张春梅。

张春梅出钱出力,把倪老太太当亲妈。

倪老太太脑子糊涂了,唯独认识张春梅一个人。

张春梅的孝顺,打脸了倪家三兄妹。

张春梅为倪家付出了很多,倪伟强却“中年叛逆”,非要和她离婚,把婚姻和家庭当儿戏。

然而倪伟强的荒唐,仅仅是倪家的“冰山一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倪伟民拆散倪俊和刘红艳

“倪家老大”倪伟民一辈子没什么大出息,平平淡淡,随遇而安。

儿子倪俊“完美”遗传了倪伟民的性格,不求上进,得过且过。

倪伟民一家四口蜗居在老房子里,儿媳妇刘红艳和婆婆吴二琥针锋相对,婆媳矛盾越积越深。

刘红艳想买房搬出去住,算计着让婆家出钱;吴二琥也不是省油的灯,提出了交换条件:要求刘红艳先把孩子生了。

刘红艳认为自己才二十七八岁,不着急生育,事业才更重要。

吴二琥不肯退让,说刘红艳再拖下去,就成了高龄产妇,到时候能不能给倪家传宗接代都是问题。

房子、孩子、钱,成了吴二琥和刘红艳婆媳决裂的原因。

刘红艳小产,吴二琥没去照顾;吴二琥晚年患癌,刘红艳也没有去探望,婆媳几乎成了仇人。

吴二琥临终前,给丈夫倪伟民留了一笔钱,并且特意叮嘱他,不能让刘红艳知道。

吴二琥提前买了意外保险,挑好了一辆豪车,随后从人行道冲了出去,《熟年》原著写道:

“二琥死于车祸。肇事司机赔六十五万。 在意外险理赔范围之内,保险公司应当赔付五十万。”

保险公司查出了吴二琥的车祸,不是意外,而是自杀。

吴二琥自杀骗保,保险公司不肯理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红艳跳槽后,进的就是保险行业,刘红艳专业能力很强,她也认同保险公司的流程。

倪伟民却认为刘红艳是“吃里扒外”。

倪伟民坚持称吴二琥不是自杀,他大骂刘红艳是帮着外人欺负自家人。

倪伟民愤怒地对倪俊说:

“这种女人你还留着?你本地户口有工作有房有车,非找她?离!你妈最后的心愿就是让你们离!不然死不瞑目!我干脆跟你妈一起死了算了。”

倪伟民看似老实巴交,发起疯来却不含糊。

儿子儿媳的生活,倪伟民什么都没帮衬得上,却只会添乱,挑拨离间。

倪伟民真的相信吴二琥是意外吗?

倪伟民回忆起吴二琥出事前的行为,早就了解了吴二琥的用意,吴二琥的谋划,就是想多给他们父子留点钱。

倪伟民却装傻充愣,想讹诈保险公司五十万,刘红艳讲的是理,倪伟民却恼羞成怒,把刘红艳赶出了家门。

倪伟民顺利拆散了倪俊和刘红艳。

倪俊短短时间内,就经历了丧母和离婚的打击,一时之间承受不住,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打游戏,患上了抑郁症。

还是刘红艳不计前嫌,又来看望倪俊,同意了和倪俊复婚,倪俊才重新振作了起来。

倪伟强中年叛逆

倪伟强是倪家最聪明的孩子。

倪伟强从小就被寄予厚望,倪伟强也的确很争气,一步步当上了大学教授。

倪伟强很优秀,人品却不过关。

《熟年》原著里,倪伟强婚后出轨了女学生周琴,和周琴交往了好几年,还找借口向妻子张春梅提出了离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琴挑上倪伟强,是看中了倪伟强的地位。

周琴在倪伟强的扶持下,顺利读博和留校,得到了很大的好处。

倪伟强也只是迷恋周琴年轻漂亮,两个人各有各的私心。

张春梅对倪伟强变心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努力保全着这个小家,不同意离婚。

倪伟强却对张春梅越来越厌倦。

倪伟强更年期,脑子里长了个瘤,他自私地想要换一种活法,跑到山里躲清静。

倪伟强将老母亲送进养老院,死活要和张春梅离婚,张春梅寒了心,终于和倪伟强一拍两散。

倪老太太病情严重,养老院也不收了,张春梅这个“前儿媳妇”,仍然侍奉在倪老太太的床前,尽心尽力照顾倪老太太。

倪伟强却嘲笑张春梅“体壮能干”,心安理得享受着前妻的奉献。

倪伟强为了自己和周琴的名声,特意向张春梅解释:

“我们分手,跟周琴没关系。”

张春梅气得大骂:

“跟我说这些有意思吗?难道要我开个新闻发布会,还你们清白? 告诉大家,你们过去在一起,后来分了,然后是咱们离婚,你们又复合。都是巧合,不是处心积虑。你们是清清白白一对男女,学术搭档,灵魂伴侣!”

周琴为了嫁进倪家,也学着张春梅的样子,去照顾倪老太太,却导致倪老太太摔倒受伤,瘫痪在床。

倪伟强这才看出来,周琴不是过日子的料,她不可能用真心照顾倪老太太,她永远也做不到张春梅那么贤惠。

周琴留下一堆烂摊子,倪伟强想起了张春梅的好,又跑去追求张春梅。

倪伟强的中年危机,生病,都不过是他逃避家庭责任的借口罢了。

无论是妻子还是情人,他都没有真心爱过,他爱的只有他自己。

倪伟贞去父留子

倪伟贞是倪家唯一的女儿,也是年纪最小的孩子。

大哥倪伟民比倪伟贞大很多,倪伟贞从小就是在两个哥哥的宠爱下长大的。

这也导致了倪伟贞的叛逆和任性。

《熟年》原著里,倪伟贞和杜正阳有过一段感情,两个人年龄差距很大,年轻的倪伟贞很迷恋成熟有魅力的杜正阳。

倪伟贞是编剧,杜正阳是导演,两个人在工作上很有默契,情投意合,男才女貌。

然而这段感情没能维持多久,因为倪伟贞发现杜正阳是有家庭的。

倪伟贞忍痛离开了杜正阳,后来十几年里,她也断断续续谈过几次恋爱,找的男朋友都年龄比较小,不够成熟。

倪伟贞仍然怀念着杜正阳那一款。

倪伟贞经常幻想,如果杜正阳离婚了,她还想和杜正阳再续前缘。

倪伟贞的美梦竟然成真了。

杜正阳和前妻离了婚,重新追求倪伟贞,倪伟贞却动摇了。

杜正阳不再风华正茂,他已经老了,身体和精力都差了很多,而且和前妻离婚的时候,杜正阳是净身出户。

年近四十的倪伟贞,不想给杜正阳养老。

但倪伟贞仍然和杜正阳同居了,倪伟贞想要个孩子,这样她后半生也有个依靠,却并不想要孩子的父亲。

杜正阳真心想娶倪伟贞,对倪伟贞负责,倪伟贞却并没有想要嫁给杜正阳。

《熟年》原著里,有这样一段倪伟贞的心理描写:

“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他是孩子爸爸,她是孩子妈妈,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不结婚,就不会离婚,处于这个模糊地带,反倒是安全的。伟贞没觉得婚姻对自己是必需品,也不会因为有了婚姻,安全感就增加。 不过,按照道义,根据程序,她怀孕了,还是有义务通知他。”

倪伟贞就是不想对感情负责任罢了。

倪伟贞不爱杜正阳,也没有为孩子考虑过,本来有条件可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倪伟贞却自私地去父留子。

剧组拍戏出了事故,杜正阳受伤严重,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倪伟贞怀着孕去见杜正阳。

倪伟贞的第一反应,不是担心杜正阳的安危,而是算计着自己的得失。

《熟年》原著里写道:

“医生说,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但康复期多久,难说,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可能处于昏迷状态。 最怕这种死又没死透,活又活不过来。三年五载,十年八年……最恐怖的养老生活提前,怎么弄。”

倪伟贞为了让杜正阳“死透”,竟然偷摸拔了杜正阳的氧气管。

半分钟后,倪伟贞害怕了,她想到自己的行为是谋杀,又赶紧把氧气管放了回去。

倪伟贞趴在杜正阳的病床边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杜正阳的身体已经凉了,《熟年》原著里写道:

“伟贞浑身颤抖,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杀了他。 是意外吗?她把气管放回去了,那时候他还活着。 是她的手碰到了吗?也不可能,她趴在床的一角,离氧气管还有很远。”

由于病房里面没有监控,杜正阳的死没有被认定为谋杀,但倪伟贞的余生,都活在不安里。

倪伟贞为了赎罪,卖掉了杜正阳的房子,用这笔钱给杜正阳的老母亲养老,还把杜母接到了自己身边住。

倪伟贞一个人养老人和孩子,才知道压力有多大。

没钱没精力,倪伟贞才真正开始反思自己曾经的叛逆:

“她曾经认为没男人,自己一样生孩子、带孩子,但现在呢,老天随便给她出了个难题,她便不得不狼奔豕突,无处不捉襟见肘。”

讽刺的是,倪伟贞孝顺“准婆婆”,却对自己的亲妈不管不顾。

倪伟贞远远比不上二嫂张春梅。

倪伟贞工作到了瓶颈期,挣不到钱,只能带着孩子霸占倪家的老房子,大嫂吴二琥要求分家,倪伟贞却迟迟不肯搬。

孤儿寡母,两个哥哥也不好意思为难倪伟贞,倪伟贞靠卖惨,为自己和孩子争取了一席之地。

倪伟贞的叛逆,让倪伟强都甘拜下风。

倪伟强却很欣赏倪伟贞,羡慕倪伟贞敢想敢做,有任性的资本。

倪老太太去世后,三家的走动迅速变少了。

老人在的时候还能在面子上维持关系,老人走了,家族的纽带不在了,也就少了亲情之间的维系。

倪家的冷清,其实早就埋下了伏笔。

倪伟民躲在妻子吴二琥的背后,没有大哥的魄力和担当;倪伟强风流成性,自私薄情;倪伟贞更是任性自私,他们的荒唐,注定了倪家的分崩离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