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韩洁,今年41岁,是一个命比黄莲还苦的女人。

我跟前夫是自由恋爱的,他人好,本份朴实,又勤快,家里家外打理得妥妥当当的,我基本不用操心。

结婚没两年我生了个女儿,前夫把女儿当成手心里的宝,别提多喜欢了,女儿也可爱又乖巧,那一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惜,好景不长,女儿十二岁那年生了一场病,一直高烧不退,整整烧了一个星期,跑了好几家医院打针吃药都降不下来,最后诊断是脑膜炎。

后来经过治疗以后却有了严重的后遗症,整个人痴痴傻傻的,只有几岁孩子的智力,医生说这是不可逆转的伤害,没办法痊愈,以后就只能这样了。

老公很伤心,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肯放弃,一定要带孩子到大城市的大医院再去治疗,为了筹集医药费,他什么累活苦活都干。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我们夫妻俩为孩子着急发愁的时候,前夫因为做事分心,一不小心被车子撞到,等我带着女儿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不行了。

弥留之际,前夫拉着女儿和我的手,眼泪沿着脸颊成串的流下来,没有留下一句话。

前夫死后,我拿到一笔赔偿款,不多,可也够我带着女儿生活一段时间了。

我一边找点手工活干,赚点小钱贴补生活,一边照顾女儿,因为要维持生计,女儿的治疗也就没办法再继续了。

就这样一过就是五六年,这期间也有人给我做过介绍,可是人家一看到我拖着一个痴傻的女儿,转头就走了。

时间长了我也就死了心,打定主意带着女儿过一辈子。

去年年初的时候,朋友介绍我去本地一个手工艺品加工的厂子接活干,在那里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老黄。

老黄是那个厂子的老板,四十七、八岁的样子,虽然厂不大,但是收入还不错,自从我去接过一次活以后,老黄就待我特别好。

总是分一些容易做,但单价又高的产品给我,这样下来,我一个月的收入就能多个千儿八百的,可以多给女儿买些好吃的。

差不多过了半年左右,老黄提着礼物到我家来表达了爱意。

他的前妻因为嫌他穷,在他还没有立业的时候丢下儿子远走高飞了,他一个人带着儿子又当爹又当妈的,这几年总算是有了点起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认识我这半年来,他眼看着我一个人拉扯女儿,吃苦耐劳,性格又温和,于是对我产生了好感。

回想其实老黄这个人不错,一直格外照顾我,工钱也给得比别人高,一个小厂子在他的管理下,做得红红火火的。

半推半就之后我跟老黄交往了起来,最让我满意的,是老黄对我女儿特别好,有什么好东西总是会先想着给女儿,

他儿子比我女儿大一岁,十九了,刚上大一,跟我们相处得也不错。

今年年初,我和老黄办了结婚证,举办了一个简单朴素的婚礼之后,我和女儿搬到了老黄家里。

结婚以后,日子轻松多了,我就每天在家里做做饭,收拾收拾家务,等老黄回来总是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

他儿子每周末回家来,我也会帮他把带回来的衣物什么都清洗好,再换上干净的给他带上。

老黄都说家里有个女人就是不一样,有过日子的感觉了。

女儿的状态也越来越好,有时候偶尔还会对着老黄口齿不清的叫:爸......爸....

我以为苦难已经离我而去,接下来的生活会越来越好,谁知道更大的灾难就在后面。

九月份的一天,我给女儿洗澡,发现女儿的肚子奇怪的隆起,显得特别大,象是怀孕三四个月的孕妇一样。

我心里一下就慌了,有女儿的妈妈最怕的就是这一类的事,尤其是我家女儿还痴傻,根本就不懂这样的事情。

问了女儿半天,她除了叫妈妈,就是爸爸,什么也不知道,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

测试之后,我天塌了,女儿居然怀孕了!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慢慢理清头绪,事到临头,慌是没有用的。

我把女儿保护得很好,从来不让她一个人外出,也不会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如果说她还有可能跟某个男人单独相处的话,除了老黄和他的儿子,就再没有别人了。

分析确定之后,我打了个电话叫老黄回家来,说有急事。半小时不到,老黄急急忙忙就赶回了家。

“女儿怀孕了,是怎么回事?”我没等老黄站稳脚,就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为了就是不给他思考的时间。

老黄诧异问:“怀孕了?怎么可能?是谁的?”

我冷笑:是谁的?这不是应该问你吗?显然老黄也很意外,这让我多少心里有点数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是这样的人,那就只有最后一个可能了。

我断然的跟老黄说:打个电话给小健(他儿子),他应该清楚,除了他,女儿没有跟谁单独相处过。

老黄立马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他儿子,拿手机的手哆嗦得厉害,看得出来他跟我一样,心里也猜到了。

放下电话,老黄瘫坐在沙发上,浑身都在发抖,半天不言语。不用说,事情正如我想的那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忍住内心的怒火,看着老黄,只见他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说:老婆,是我们老黄家对不起你们,这卡里有20万,你带着女儿把孩子打掉吧,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发生了,我不会让那个小畜生再挨女儿的边,求你,原谅他这次吧。

我强忍着想扇他耳光的冲动,内心天人交战,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

女儿是我的命根子,虽然痴傻,但也是我的心肝啊。可是老黄待我们确实很好,尤其对女儿,视如己出,甚至比对他自己的儿子还好。

不懂事的是孩子,是小健害了我女儿,可是如果我告发他,我和老黄也就黄了;如果不告发他,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纠结不定的我跑到女儿的房间,抱着她大哭了起来。

大家说说看,碰到这样的事,我应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