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11月14日,越南VN474航班发生空难事故,

飞机从首都胡志明市飞往芽庄时遇上恶劣天气,被迫坠入山脊、碎成两半。

机上24名乘客和6名机组人员遇难,

荷兰女交易员Annette Herfkens是唯一的幸存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Annette)

Annette出生于1961年,时年31岁。

从莱顿大学毕业之后,她辗转世界多地,一直从事着金融工作。

她千里迢迢从马德里来到越南,就是为了和异地已久、驻扎于此的未婚夫Pasje见上一面。

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在一起已经13年了,

他们都认定彼此就是自己的另一半,很快就要步入婚姻殿堂。

(Annette与Pasje)

但忙碌的工作让两人聚少离多,

Annette这次专程来到越南看望未婚夫的同时,也想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个陌生的国度。

Pasje精心为未婚妻准备了惊喜,

他将她带到机场,计划带她一起登上前往芽庄的航班。

但看到那架狭小的飞机时,Annette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有严重的幽闭恐惧症,这架飞机让她感到不寒而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本能的驱使下,她拒绝登机,询问Pasje能否开车前往目的地,

但未婚夫却解释说,一路上都是严密的丛林,路况非常糟糕,如果开车要花上好几天的时间,说不定刚刚到达就得离开。

他撒谎说航程只有20分钟,Annette才勉强答应,

而这,成了他一生中最糟糕的决定。

飞机上的Annette焦急地等待着降落的那一刻,

但起飞50分钟后,飞机仍在空中航行。

猝不及防的,飞机突然开始向下坠落。

两人紧紧握住彼此的手,互相鼓励这只是气流作祟,

但没过多久,飞机再次下坠,一声巨响传来,现场一片漆黑,

在凄惨的尖叫声中,飞机被冲撞解体,乘客四散各处。

再次醒来时,Annette已然身在一片废墟之中,

一个座椅压在她的身上,里面绑着一具尸体。

她不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猜想自己一定是机上唯一一个没系安全带的人,

她先是如同烘干机中的衣服一样在机舱中翻滚,被天花板和行李架撞到骨折,然后又“幸运”地卡到座椅之下,躲去致命伤的冲击。

虽然勉强捡回了一条命,但Annette的状况仍然非常糟糕,

在她身上,光是臀部和膝盖就有12处骨折,小腿中露出了淡蓝色的骨头,

她的下巴碎了,一侧的肺也塌了进去。

Annette费尽力气将座椅推开,已经死去的未婚夫Pasje就坐在一旁,安全带压断了他的肋骨,挤进肺里。

“他的脸上还挂着美丽的微笑,但皮肤很白很白,毫无血色,就像死人一样。”

震惊、恐惧、悲伤、痛苦.....

一时间,大量的情绪涌上Annette的心头,但她知道,自己不能陷入其中,

求生的本能支撑她爬出了机舱。

那时,Annette的身边还有几个奄奄一息的乘客,她能够听到其他人微弱的呻吟,

一个越南商人见她的裙子被划破,还费力将自己的手提箱打开,给了她一条备用的西裤。

Annette感激不已,但几个小时后,因为伤势太过严重,这位商人也失去了生命。

周遭一片死寂,风拂过丛林的声音都变得格外响亮。

墨绿色、青黄色的叶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Annette的身体却愈加虚弱。

她的手上爬满了水蛭,脚肿到平常两倍大,脚趾也开始发黑。

身边人的尸体开始腐烂,她忍受着疼痛,用双肘将自己移动到另一个地方,不忍看到那些恐怖的画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想要活下去,她必须得有稳定的水源。

Annette用飞机上的绝缘材料简单制作了储水装置,

再将收集来的雨水分成八份,每两个小时喝上一口。

虽然有了水,但食物却怎么也寻找不来。

1972年安第斯山脉空难中,有幸存者食用遇难者的尸体充饥,

可Annette无法突破心里这道防线,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周遭的这些死人下嘴。

她的脑海中曾浮现过种种场景,如果老虎来了怎么办?如果自己死掉怎么办?

但她很快想通,不愿为这些尚未发生的情况费神,

如果老虎真的来了,她就上前勇猛抵抗,如果自己走到了濒临死亡那一刻,她也会想出相应的对策。

做债券交易员时,Annette是交易大厅中唯一一个女性,她的性格因此坚韧刚毅。

她告诉自己不能哭,哭只会消耗体力,带来口渴和虚弱。

工作上的习惯也让她很快制定出一套自救计划,

如果到了第七天还没有人来救她,Annette就会自己去丛林中寻找食物。

然而等这一天真正来临时,她根本没有力气逃出这里。

她的肾脏开始衰竭,并出现了濒临死亡的幻觉,

天空中浮现亮光,丛林中的植物变得光芒四射,她再也感受不到疼痛,只有平静与喜悦。

隐隐约约,她还在峡谷的另一边看到了一个戴着橙色头盔的人。

Annette不知这是真人还是幻影,只能疯狂地向他招手,请求帮助,

但那人只是盯着她看,一动不动,不一会儿就转身离去。

没想到,这是一位前来搜寻的当地警察,因为从未见过白人女性,他将Annette当成了鬼魂。

但幸好,他很负责任地将消息报告给了救援队,

转天,一个搜寻小队就来到此处,将Annette救了出来。

他们身上带了几十个尸袋,没想到这里仍有活人存在。

Annette从乘客名单上指出了自己的名字,

救援队用木棍和帆布做成担架,小心翼翼地将她抬下山脊。

飞机将她紧急送往胡志明市,然后又到新加坡的一家医院,开启了漫长的康复过程。

家人们早已收到她的死讯,失而复得,更为惊喜,

他们从世界各地飞来,聚在Annette的病床边上。

失去未婚夫让她非常痛苦,13年的甜蜜记忆无法轻易抹除。

同年12月10日,Annette躺在担架上,回到荷兰参加了未婚夫的葬礼。

这种感觉很不真实,愤怒和绝望一度将她击垮。

好在,Annette的身体恢复得十分迅速,

新年前夜,她的双腿就已恢复,能够再次行走,

转年2月,她又回到了工作之中,再一次成了交易场上不可小觑的人物。

多年过后,她嫁给了同事Jaime Lupa,

他是空难发生时唯一一个坚信她仍活着的人,也在第一时间前往新加坡探望她的病情。

两人搬到纽约,先后生下两个孩子,

但这段感情并不顺利, 最终走向了离婚,

两人的小儿子还被查出患有自闭症。

2021年,Jaime因癌症去世。

不知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注定,Jaime死在了11月14日,

这正是空难发生的那一天,也是Pasje离世的那一天。

几年前,Annette曾回到越南重访空难现场,

她回到了那座发生事故的山,再一次见到救援队员,以及那名戴着橙色头盔的警察。

但令人惊讶的是,那期间,丛林中不止发生了一起空难。

当Annette再次来到胡志明市时,一个年轻的女孩泣不成声地告诉她:“我父亲去救你,但再也没有回来!”

原来,当局曾派过一架直升机来救Annette下山,

但那架飞机也不幸坠毁,机上8人丧生,女孩的父亲就在其中,他是一名医生。

或许是历经了太多痛楚,Annette已经学会和这种情绪相处。

“生活中的每一次失去都会让你变得更加睿智,也更加能够承受。”

每一年,当日历翻到11月14日的那一页时,

对于Annette来说,又是一次新的开始。

她先是会计算Pasje的年纪,如果活着,他已经步入花甲之年。

然后,在接下来的8天里,Annette会仔细记录她吃过什么、喝过什么。

面包、奶酪、咖啡、饼干、橄榄、巧克力,甚至是每一口水....全都会被她事无巨细地记录下来,

最后,再以给自己买上一份礼物作为结尾。

没有牵挂,只有计算。

对于过去,这就是她最好的应对方式。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23/apr/25/how-we-survive-i-was-the-sole-survivor-of-a-plane-crash

https://nypost.com/2016/10/02/i-was-the-sole-survivor-of-a-plane-crash-and-spent-7-days-in-the-jun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