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盼盼】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2日主持例行记者会。法新社记者提问说,马克龙近日在台湾问题上的表态持续遭到批评,他此前说欧洲不应追随美方或者是中方立场的表态,也在昨天遭到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回应,他说这显然是法国在顺从中国。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汪文斌表示,你是法新社的记者,格外关注马克龙总统访华的相关的消息和情况,我想这是可以理解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汪文斌 图源:外交部网站

不久前法国总统马克龙成功访华,双方达成重要共识,为深化中法、中欧合作注入新动力。我们注意到马克龙总统关于欧洲应坚持战略自主、避免卷入集团对抗的观点,招致一些批评的声音,特别是来自美国的批评,我们对此并不感到惊讶。

汪文斌说,我们想告诉大家的是,有的国家并不希望看到别国独立自主,总是想胁迫别国顺从自己的旨意。但是坚持战略自主,将会赢得更多尊重、更多的朋友,搞胁迫施压只会遭到更多的抵制和反对。

延伸阅读

马克龙呼吁欧洲勿做附庸后 欧洲议员借题质问冯德莱恩

“欧洲必须顶住成为美国追随者的压力”, 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欧洲版9日报道,在结束为期3天的访华之行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返回法国的专机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欧洲必须加强战略自主性,顶住成为“美国追随者”的压力,并避免卷入中美在台湾问题上的对抗。

马克龙表示,欧洲面临的“巨大风险”是其陷入“并非属于我们的危机当中”,这些危机阻碍欧洲建构战略自主性。他呼吁欧洲在防务等领域减少对美国的依赖。

马克龙的相关表态获得许多欧洲主流媒体积极评价。法兰西24小时电视台称,多年来,欧洲作为一个独立的地缘战略参与者的崛起一直是马克龙的目标,这可以追溯到第五共和国开国总统戴高乐开创的外交传统。不过,爱沙尼亚等国一些政客不认可马克龙的主张,并宣称欧洲应与美国站在一起对抗中国。“针砭欧洲”新闻网认为,华盛顿总是试图以“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和“民主教育”的名义在全球经济中攫取更多份额,但随着欧盟各大经济体纷纷打破“反华壁垒”,恢复并扩大与中国的贸易往来,欧盟最终将不得不软化态度。

“欧洲人必须醒来”

据法国《回声报》9日报道,马克龙结束访华行程在总统专机上接受访问时表示, 欧洲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建立起战略自主性。他认为,建立战略自主性对于防止欧洲国家成为附庸国来说至关重要,欧洲可以成为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之外的“第三极”力量。

马克龙 资料图

“战略自主权必须是欧洲的斗争。我们不想在关键问题上依赖他人,”马克龙表示,欧洲面临的“巨大风险”是其陷入“并非属于我们的危机当中”,这些危机阻碍欧洲建构战略自主性。他呼吁欧洲人“必须醒来”,其首要任务不是在世界各地的议程上配合其他国家;欧洲不应陷入阵营对抗。

谈及台湾问题时,马克龙表示:“欧洲人需要回答的问题是,台湾问题的危机加剧是否符合我们的利益?答案是否定的。如果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矛盾加剧,我们将没有时间或手段来提升战略自主权。我们将成为附庸。”“作为欧洲人,我们关心的是我们的团结。”马克龙说,“中国人也关心他们的统一,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台湾是(统一的)一个组成部分。”

《回声报》记者在采访中提及美国对欧洲的控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马克龙表示,俄乌冲突让欧洲在能源和防务上更加依赖美国,这是我们“付出的代价”,现在欧洲必须专注于提升自身的国防工业。马克龙还建议欧洲减少对“美元治外法权”的依赖。报道称,一些国家因遭到美国制裁而难以进入美元计价占主导地位的全球金融体系,这迫使欧洲企业不得不切断与第三国之间的业务往来和联系,否则将面临美国严厉的二级制裁。目前,欧洲已有不少人对美元的“武器化”颇为不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孙恪勤1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马克龙强调战略自主的言外之意是欧洲和美国的关系是盟友关系,但是美欧在哪些方面合作、哪些地方不合作,应该由欧洲来作主,而不是一味被美国人牵着鼻子走。另一方面,欧洲不是美国的仆从,是否发展和俄罗斯、中国的关系应该由欧洲决定。马克龙的这番话代表欧洲的利益,也代表欧洲理性的声音。在台湾问题上,马克龙意识到,中国大陆是极为重要的贸易伙伴,跟着美国跑不符合欧洲的利益,欧洲不应该也没有能力干预中国的台海政策。他的表态也是讲给所有欧洲国家听的。

欧盟内部存在认知差异

“马克龙再次捍卫他对旧大陆世界地位的愿景”,法国《费加罗报》10日称,在上述采访中,法国国家元首至少9次提及“战略自主”一词,在他看来,欧洲不应偏离自己的路线。法兰西24小时电视台评论称,多年来,欧洲作为一个独立的地缘战略参与者的崛起一直是马克龙的目标,这可以追溯到第五共和国开国总统戴高乐开创的外交传统,主张政策制定独立于美国。

“马克龙希望欧洲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德国《明镜》周刊10日称,法国总统发出“欧洲人是否变成美国的过度追随者”的疑问。在社交媒体上,许多德国学者支持马克龙的相关表态。德国经济学教授哈桑·阿尔卡斯在推特上写道:“马克龙呼吁欧洲战略自主,成为‘第三极力量’。(尽管)美国和北约不会喜欢这样,但它仍然是正确的!”德国籍欧洲议会议员马丁·索恩伯恩则借此质问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您的(访华)旅伴马克龙刚刚表态支持欧盟的战略自主权,并认为简单地追随美国的立场存在巨大危险。4年前,您不是向我们承诺过‘地缘战略自主权’吗?现在开始吧,女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冯德莱恩 资料图

欧洲媒体认为,俄乌冲突爆发后,欧盟对战略自主有了更加急迫和全面的认识,这集中体现在2022年3月欧洲理事会通过的《凡尔赛宣言》中。宣言称,要在国防、能源供应和经济方面加强欧盟战略自主。但另一方面,俄乌冲突也导致欧盟在安全上进一步增加对美国和北约的依赖。

“德国之声”称,中东欧及北欧一些国家原本就与法德在欧洲防务方面存在认知差异,在不同的安全压力下,它们对欧盟自主防务能力缺乏信心,倾向于继续躺在美国的保护伞下。在马克龙做出上述“欧洲战略自主”的表态后,最先跳出来批评马克龙的一些政客正是来自这些国家。波兰内部安全局发言人札伦声称:“北约必须团结一致,对抗未来威胁和挑战。让欧洲与美国相斗是死路一条。”爱沙尼亚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米克尔森称,“欧洲应该和美国站在一起,抗衡中国”。芬兰驻比利时大使馆参赞英莎丽则宣称,马克龙“无权代表整个欧盟”。

孙恪勤表示,虽然在美欧对中国和俄罗斯妖魔化叙事的搅动下,欧洲一些势力放大对马克龙这番言论的批评声,但可以看到,跟着美国走的欧洲国家政府和企业界出现“脱钩”,许多民众和政府的诉求差距越来越大。欧洲战略自主的基础正变得越来越扎实,支持战略自主的力量也将越来越强大。

“美国从内部崩溃之际,或许我们不应再做欧洲保姆了”

“在美国的强大控制权下,欧盟的‘战略自主’在哪?”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分析称,华盛顿有多个渠道对欧盟众多外交政策参与者施加控制。美国能够让欧洲保持分裂、冲突,而且似乎无法寻求任何真正符合欧洲利益但违背美国利益的外交政策。这甚至达到破坏“北溪”天然气管道,并散布乌克兰是罪魁祸首错误说法的程度。

美国共和党籍反华参议员卢比奥

马克龙发出加强欧洲战略自主的呼吁后,美国反华议员卢比奥气急败坏地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质问马克龙“究竟是不是代表欧洲”。卢比奥声称,如果马克龙代表欧洲,认为不该在台湾议题上选边站,美国大可让欧洲自己对付俄罗斯。此话一出,引得网友争相吐槽。有网友留言称:“听起来你可以决定谁代表欧洲。”还有网友表示:“你的说法已经证明马克龙是对的。欧洲是欧洲人的欧洲,包括法国人,但不包括美国人。停止干涉法国和欧洲!”还有网友提醒美国先管好自己的“烂摊子”,“与其浪费时间弄清楚欧洲是否真的站在美国一边,不如花更多时间做对美国最有利的事情,在美国从内部崩溃之际,或许我们不应该再做欧洲的保姆了。”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金玲1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过去一年俄乌冲突中欧洲的应对来看,欧洲安全严重依赖美国,欧洲寻求战略自主在短期内将受挫。但从长期来看,欧美的安全利益是相互疏离的,安全领域的战略自主能够改变欧洲硬实力不足的现状,重新平衡美欧关系。而在经济等其他领域,欧洲实现战略自主的可能性更大。

【环球时报驻法国、德国特约记者 董铭 青木 环球时报记者 于超凡 丁雅栀 甄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