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巴南区,物业公司客户助理刘利,按公司要求清理小区内“僵尸车”,在未完全核实的情况下,将两辆价值6万余元的车处理掉,并收取2000元好处费。业主反映后刘利将车追回,警方以涉嫌盗窃罪查处,法院会如何判决?

(案例来源:裁判文书网,人物均为化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利是重庆本地人,在当地一家物业公司工作多年,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执行力强、工作卖力,通过自身努力,在公司里担任小领导。

2015年5月,刘利开始担任物业管理公司保安主管,之后又变成客户部客户助理,直到2020年9月案发,刘利的生活被彻底打乱!

那么,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利所在的公司,是当地一家比较知名的企业,通过招投标,担任多个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在管理过程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停车难。

2020年,物业公司经过调研,发现居民小区地下车库内,停放有大量“僵尸车”,有的甚至几年没有动用,上面积满灰尘,物管公司见状,决定清理“僵尸车”。

刘利接受任务后,开始逐车位过,通过查看监控、逐台登记,很多尘封已久的车,都被刘利找到主人,经过一段时间努力,“僵尸车”问题基本解决。

但其中有两台车,刘利一直找不到车主,车辆看起来已经有些破旧,也不是什么好牌子,上面停满灰尘,没有留挪车电话,在业主群通知无果后,刘利决定将车清走。

2020年6月,刘利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将这两辆车视为无主车,联系二手车商钟启强处理,并收取钟启强2000元好处费。

不过车子毕竟是大宗物品,刘利安排将车拖走后,又觉得有些害怕,于是电话通知钟启强,这两台车先不要当二手车卖掉,等确定后再行处理。

不久后,两台车的业主发现,自己停在地下车库的车不翼而飞,于是报警求助,并找到物业公司讨要说法,刘利知道此事后,马上联系钟启强将车辆运回并归还车主。

不过,车主却觉得自己的财产权受到侵犯,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以盗窃为由,要求警方处理,经鉴定,两台车价值共计64680元。

根据刑法第264条,盗窃罪有3档处理,主要根据金额量刑,数额较大的(1000-3000元以上),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巨大的(3-10万元以上),处3-10年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最高可处无期徒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盗窃金额标准,各地有所不同,重庆市数额巨大是指6万元以上,也就是说,如果刘利被认定为盗窃罪,即便后来将车归还,基本刑也是3年以上。

同时,钟启强的行为,也会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根据刑法第312条,此罪基本刑为3年以下,金额超过10万元,则应处3-7年有期徒刑。

警方调查结束后,将案子移送审查起诉,并以盗窃罪诉至法院,可刘利却觉得冤枉至极,他认为自己并不构成盗窃罪,只是普通的无权处分。

那么,此事从法律上该如何认定?

盗窃罪属于侵犯财产类犯罪,要想构成此罪,需要同时符合4方面条件:(1)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2)客观上侵害他人财产;(3)行为人具有刑事责任能力;(4)财物价值达到立案标准。

关于第二个条件,刘利私自挪车,并交给二手车商,客观上已经侵害车主财产;关于第三个条件,刘利年满18周岁且精神正常,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关于第四个条件,前面已经说过,64680元已经达到数额巨大标准。

案件的关键争议,在于刘利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因为民事上的无权处分行为,从客观表现上而言,也是侵害财产。

对此,刘利的律师提出几点抗辩:

1.刘利并没有财产犯罪故意。

犯罪故意包括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二者同时具备才构成犯罪故意。

所谓的认识因素,是指预料到可能会发生危害后果,本案中的刘利,在不确定车辆是否有主的情况下,仍然联系二手车商处理,具有认识因素。

所谓的意志因素,是指放任或期待结果发生,本案中刘利在不确定的情况下,特地联系钟启强暂不处理两辆车,说明他主观上不希望也不放任危害结果发生。

也就是说,刘利既没有直接故意也没有间接故意,不构成故意犯罪。

2.刘利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目的。

根据民法典规定,所有权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等权利,刘利虽然处理“僵尸车”,但没有想将他占为己有,只是暂存在二手车商处。

同时,刘利的行为属于履行职务行为,并不是主动侵占他人财物,没有事实上形成对涉案两台车子的占有,即刘利客观上也不符合非法占有的构成要件。

最终,法院认定,刘利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对其作出无罪判决。不过,这其中的提心吊胆,相信刘利再也不想经历一次。

对此,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