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氨基观察,作者|方涛之

花费九年时间研发,开展了十几项临床试验、上万名受试者入组、投入研发费用数十亿美元,这是强生对于RSV疫苗的下注。

如果一切顺利,凭借着还算不错的临床数据,一两年之后强生的RSV疫苗大概率也能够获批上市,为强生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对于这样的一款潜力股产品,无论是放在哪个国内药企的管线中,想必都会是必须拿下的对象。

但是,就在成功只差临门一脚之际,强生放弃了。3月29日,强生一纸公告,宣布终止这款RSV疫苗的三期临床。

放弃的理由,却不是因为疫苗效果不好,也不是FDA提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强生认为,RSV疫苗这一领域太卷,已经不存在未满足的临床需求了。

对于一直在追寻重磅炸弹药物的国内药企来说,大概率难以对强生做出的决策共情。

但正是这种始终追求未满足临床需求的精神,在驱动着强生这家百年大药企能够始终屹立于创新药潮头。强生的抉择,必然值得药企们思考。

2023 RSV疫苗之变

2023年,对于RSV疫苗赛道来说,必将是风云变幻的一年。有着疫苗黑洞之称的RSV疫苗,终于要迎来零的突破。

要知道,过去60年,在RSV疫苗赛道翻车的药企不计其数。

比如辉瑞。早在1966年,辉瑞就研发了一款灭活RSV疫苗,但在临床试验中该疫苗出现了严重不良反应,有16名幼儿病情严重需要住院,甚至有2名婴儿死亡。

这一严重不良事件使得FDA暂停了所有RSV疫苗的临床研究,RSV疫苗研发进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期。

再比如,Novavax早早就下注RSV疫苗,但两次临床试验均以失败告终,Novavax也因RSV疫苗失败一度濒临破产。

可以说,RSV疫苗让我们见识到,疫苗研发风险如此之高。不过,RSV疫苗并未就此沉沦,即便在副作用阴云的笼罩之下,仍有药企在不断努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十年时间的积累,如今包括辉瑞、强生、葛兰素史克、Moderna、Bavarian Nordic在内的五款疫苗都进入了三期临床阶段。其中辉瑞、Moderna、葛兰素史克的RSV疫苗更是相继撞线,在2022年公布了三期临床数据。

RSV疫苗领域的竞争,也从疫苗能不能成功,变成了哪家药企能先成功的问题。从目前的形势来看,率先上岸的玩家大概率会是葛兰素史克和辉瑞。

此前,FDA专家委员会投票认可辉瑞、葛兰素史克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支持FDA批准这两款RSV疫苗获批上市。

大多数情况下,FDA与咨询委员会的意见都不会相左。如果不出意外,FDA将在5月宣布葛兰素史克与辉瑞疫苗上市结果。Moderna的RSV疫苗也将于2023年上半年递交上市申请。

相比之下,强生的RSV疫苗仍处于三期临床阶段,预计在2024年才能够完成临床试验,距离临床试验完成还需要近一年半的时间。毫无疑问,在RSV疫苗的竞赛中,强生落后了。

这种背景下,强生的RSV疫苗作为后来者,上市后面对的必将是一个极度内卷的市场。

强生的取舍

当然,落后并不意味着,强生的RSV疫苗会毫无用武之地,内卷也不意味着强生赚不到钱。

毕竟,想要在RSV疫苗领域占据优势,除了占据先发优势,还可以凭借更强的保护效果以及更好的安全性。

而在这一点上,强生的RSV疫苗是有希望的。

目前辉瑞、Moderna、葛兰素史克三款疫苗的三期临床终点并不相同,如果以预防2种或更多RSV相关下呼吸道症状(RVS-LRTD2)的有效率作为统一临床终点,三者的保护率分别为66.7%、83.7%、94.1%。

再来看强生的RSV疫苗,2023年2月强生公布RSV疫苗的2b期临床试验数据显示,一剂候选疫苗预防严重疾病的效率为 80.0%,预防任何 RSV 急性呼吸道感染的效率为 69.8%。

虽然并非头对头临床试验,但也能看出,强生的RSV疫苗效果并不逊色于另外三款RSV疫苗。

从中和抗体水平来看,在接种强生RSV疫苗后,RSV中和抗体水平在第14天就上升到接种前的13.5倍,抗体水平也上升了近9倍。

可以说,即便后发,强生的RSV疫苗仍然有机会。关于这一点华尔街的分析师也持有相同的态度。

此前,SVB Leerink 分析师估计,到2030年疫苗巨头葛兰素史克将获RSV疫苗市场的29亿美元收入,辉瑞获得21亿美元,强生获得17亿美元。一年17亿美元,强生RSV疫苗的市场空间也还算是可观。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强生却决定放弃RSV疫苗。3月29日,强生宣布放弃RSV疫苗的三期临床。

这不仅意味着,RSV疫苗未来可能带来的数十亿想象空间要被归零,更意味着,强生在RSV疫苗所花费的研发支出打了水漂。

虽然强生并未披露目前为止RSV疫苗的研发投入是多少,但可以肯定绝不是一个小数目。

要知道,在RSV疫苗的二期临床中强生就纳入了5700多名患者。而三期临床试验的规模更大,目前为止三期临床试验中的入组患者数量已经超过23000人。

而更让人感到疑惑的是,还有一年多时间这款产品就能完成三期临床试验,为强生带来收益,凭借着强生的销售能力,至少回本不成问题。如今,强生却做出放弃的选择,多少会让人感到遗憾。

那么,面对着伸手即得的机会,强生为何如此果断放弃了?

在公告中,强生公司执行副总裁Bill Hait 博士表示,放弃RSV疫苗研发是在评估RSV疫苗前景之后做出的决定,为的是使强生持续专注于推进差异化的管道,致力于那些真正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没错,强生的放弃只是因为这一领域已经不在具有未满足的临床需求,大药企的决策就是这么任性。

美国投资者对于强生的“任性”,似乎也没有太大的波澜。在消息公布后,强生的股价非但没有跌,反而还涨了0.98%。

创新的抉择

在创新药的研发之路上,摆在药企面前的路大致有两条,me better或者First in class。

强生是FIC坚定的追求者。就像强生的医学博士Bill Hait所说,“强生更希望专注推进差异化的管线,在医疗需求未得到满足的地区开发新的治疗方式,以改善数百万患者的生活。”

固然,这是一种公关话术,但不管怎么说,在面对触手可及的成功之际愿意放手,这本身也说明了强生的态度:

作为跟随者进行研发更容易沦为平庸,若想要通往伟大,注定要做那些难而正确的事。

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me better 策略。不可否认,对于大药厂来说,专注于me better或许是更好的一个商业模式。它能将创新药研发九死一生的风险降低,又能使药企多年积累的临床、商业化等资源价值最大化。

大药企礼来便是me better领域最成功的一个例子。与强生不同,礼来在创新药研发领域一直都是一个跟随者,其管线中FIC产品极为罕见,大部分是me better产品。

但这并不影响,礼来的表现。在过去几年间,礼来是美股市场涨幅最好的医药股之一。在纯医药公司领域,市值也曾一度位居第一。

礼来和强生,两种模式的殊途同归告诉我们,无论是FIC还是me better都有着自己的用武之地。

回到国内来说,国内药企中同样存在着两种不同路线的选择。不过,选择me better的药企太多,而选择FIC的药企太少。

对于患者来说,me better药物的问世,无疑能带来更多、更好的药物治疗选择。不过对于中国创新药的发展而言,只依靠me better则很难驱动中国创新药的持续进阶。

当然,我们也并非要求所有的药企都要去探索FIC药物,毕竟FIC药物的研发难度极高。对于一些实力不足的药企来说,一窝蜂冲去研发FIC只会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但是,对于那些更有能力、更有野心的国内药企而言,或许也是时候去挑战更具难度的FIC、去满足更多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在那里,成为历史亦或者创造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