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济枣高铁曾被誉为山东“最美”高铁,该项目2019年被提上规划议程后,2020年初项目设计工作紧锣密鼓的开始,2020年底济枣高铁可研报告省内获批,初步设计也得到批复,也曾投资进行实地勘探,更是被列入山东省中长期铁路规划。

2020年5月30日,齐鲁壹点账号发布了济南至枣庄铁路确定东线方案的新闻,该标题栏目显示2020年开工。山东省生态环境厅网站2020年12月31日也公布了《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关于新建济南至枣庄铁路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似乎一切都在按部就班中进行,然从2019年到现在并未看到实质性的开工信息,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年来的实质性搁置反而在向我们表明济枣高铁还存在争议,根据目前了解到的信息:“当时的地方政府坚持东线方案,由济南东站引出。铁路局方面坚持西线方案,由郑济高铁长清站引出”。下图就是济枣高铁东线、西线设计方案,至于哪个路线更能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出行便利?哪个路线更能补足强省会城市发展战略的短板?我们结合下图从木桶效应的角度来看一下济南的这个短板在哪,可以说在济南哪里最落后哪里就是短板,说这个短板非长清莫属,是因为她撤县划区这么多年了还没有融入济南的实质,事实就是长清不发展,这个短板就补不上,就会影响济南的强省会城市发展战略。假如当时选择西线方案,可能早就开工了,从长清站链接泰安站,长清站就有机会成为高铁枢纽,就会架起济南西部的经济腾飞,西部兴则济南兴,截止发文时间还见到没开工!那么,当时为什么会选择东线方案?接着往下看,相信大家看完就明白了。

只从长清站开始链接到泰安,就不与京沪高铁并行

据悉:孙某某担任济南市长期间,曾专门研究推进济枣高铁建设(见下图)。

另悉:孙某某担任济南市长期间,济南市南部山区违建别墅问题曾引发广泛关注,2022年1月13日,《经济参考报》刊发《多年拆违岿然不动 数千栋“坚挺别墅”野蛮侵蚀济南泉域保护区》报道称:在中央环保督察组持续督办下,济南南部山区自2017年起掀起“拆违风暴”。4年过去,该区域只有部分违建别墅被拆除,数千栋违建别墅岿然不动,个别新的别墅项目仍在大张旗鼓建设中。文中还提到,别墅主人基本都有来头,有公司老板,也有省市机关事业单位干部,涉及“社会名人、企业家、艺术家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许,选择走东线就是他为了给某些人谋取利益,却不为广大人民群众谋幸福,也就注定了他“落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