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区汉宗

香港特区政府3月31日刊宪宣布,黑医护组织“医管局员工阵线”已于3月24日解散。

医管局员工阵线于2019年“反修例”黑暴期间成立,高峰期有2.2万名成员。医管局员工阵线前主席余慧明2021年1月因为参与揽炒派初选被捕,现在被还押当中。同年9月,职工会登记局要求医管局员工阵线提交资料,当局指阵线的工会活动定性同条例不符,又认为工会经费用于政治目的,要求就多项事件提交资料,包括罢工、余慧明参与初选、反修例事件的评论等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医管局员工阵线”在2019年反修例黑暴期间成立,成立之时正是街头暴力最激烈时期,其会员多次参与揽炒派发起的非法集会及游行,并与其他乱港组织试图策划所谓“三罢”的大罢工、反对“禁蒙面法”,务求揽炒香港。过去两年多来,这个祸港组织除了名称里有个“医”字之外,却从未展现过任何“医”德,在疫情期间,屡屡违背专业操守,与特区政府的防疫抗疫政策“打对台”,一再拖政府防疫抗疫工作的“后腿”,添烦添乱。

“医管局员工阵线”成立之初,余慧明与其他核心成员已经主打政治议题,并锐意以吸纳医护及医管局的中高层人员,图增强号召力和动员力。其后他们把“爆眼女”事件不断发酵作招徕,一度声称会员人数逾两万人。

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并非医护人员,而是医疗讯息主任,属于IT部门。余慧明是一个完全不用接触患者的后勤人员,竟然声泪俱下说“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前线医护无人保护”,其演出比戏子更精彩。再看其身边人员,赫然发现两位前空姐吴敏仪和施安娜在内,她们正是当日发起航空业大罢工、占领机场、赶绝旅客的搞手,如今竟然变身医护人员,整场罢工的性质到底是什么,不言而喻。余慧明一人分饰多角,暴徒、天使、义士、路人、街坊、医护、记者、空服、工会主席。

“医管局员工阵线”又借疫情制造抗争,并在2020年2月初,新冠疫情袭港的时候,“医管局员工阵线”竟然置病人生死于不顾,以患者作为政治筹码,发起一连五天的“政治罢工”,企图操弄民粹,制造对立与撕裂,煽动港人仇恨内地,借此胁迫政府采取所谓“全面封关”,暴露其借防疫之名反中乱港的险恶用心。事实上,“医管局员工阵线”与黑暴期间的黑衣暴徒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祸乱香港的小人,是道德沦丧的产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医管局员工阵线”发动了这次罢工,要面对外界大量质疑、辱骂的声音。“逃兵”“黑护”等批评不绝于耳,余慧明作为工会主席更是首当其冲,甚至被前行政长官梁振英点名批评,梁振英在社交平台连发三帖,先指医护人员罢工及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的粗口拿了“世界第一”,并要求余慧明向香港人道歉,后再发帖促余慧明公开参加过罢工的医护姓名、职位和任职医院。梁振英亦发文向医管局处理医护人员罢工或缺勤提出意见,指“医管局在处理医护人员罢工/缺勤问题时,应当拿捏好不同员工在罢工/集体缺勤问题上的责任:有错容改,首恶必办。”

首恶必办的余慧明极其猖狂说,这些言论不会阻止我走出来。我只觉得他们很无聊,有时间应该做多些实事,恶意地攻击她不会放在心上云云。梁振英指余慧明接受传媒采访时声称“最多是炒了我”。梁振英批评余慧明这种人心中只有自己,对她来说,罢工的后果不是病人的生命和健康,不是病患家人的痛苦,而是自己一份工,说法无耻。

特区政府刊宪宣布,黑医护组织“医管局员工阵线”解散,正正就是“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最终害人害己。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本文文字内容未经授权严禁非法转载,如需转载或引用必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