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曲嘉瑞率领全家落户福建,改造升级后的“通血康”再度被列入国家机密配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5年,曲家第三代传人曲罗云延续家族香火,福建三明成立中医药研究所,2014年又创办了曲焕章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祖孙三代让曲家的名号熏透了医者仁心之味,而扛起这个大旗的创业者,正是云南白药的创始人曲焕章。

大众只知云南白药是一个响彻全国的老品牌,而鲜少有人知晓,这个能在众多医护品牌中脱颖而出,收揽无数回头客的品牌不仅有着医者仁心的伟大事迹,更是饱含爱国先锋的不屈不挠。

正是因为后者,所以当医者从商的故事发生在曲家,消费者不仅予以接受,还感觉甚是欣慰。

究其原因,则是与云南白药的创始人,曲嘉瑞的父亲,曲罗云的爷爷——曲焕章有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孤儿到仁医

几乎每个未来成就一番事业的人物,都有一个与光辉事迹不匹配的悲惨童年,曲焕章也毫不例外。

1880年,曲焕章出生在云南江川县的落后农村里。七岁时他就失去了父亲,九岁时母亲也跟着父亲的脚步匆匆离开了人世,只留下年幼的他和12岁的姐姐相依为命,靠着仁慈的祖母和姑父拉扯大。

或许是应了当地的习俗,又或者是为了减少家里的经济负担,曲焕章的姐姐15岁时就早早结婚。

姐夫一表人才是远近闻名的医生,靠着几张药方和高超的医术,成为了邻里街坊都赞叹不已的“活菩萨”。

这世上最容易令人慷慨解囊的一是吃,二是治病。

每当看见原本脸色蜡黄的病人,没过几日便重新容光焕发,曲焕章认定了姐夫定是掌握了什么让人起死回生枯木逢春的魔力,于是拿定主意,要跟着姐夫学习医药学。

这不仅仅是为了养家糊口更是为了掌握救人于奄奄一息的本领。姐夫看曲焕章态度诚恳,勤奋好学,便欣然收下这个徒弟。

整日整夜把自己关在药房里的曲焕章,时不时会想:如果自己早早学会了艺术,父母会不会就可以多陪陪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己年纪轻轻就失去双亲,曲焕章不希望别人也重蹈覆辙,经受他的痛苦。所以在面对患者和旁边心急如焚的家属时,他总是会倾尽全力,动用自己全部的知识来为病人找到治疗方法。

掌握医学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想要在短时间内掌握配制药方更是难上加难。曲焕章明白自己选择了一条布满荆棘的道路。

有了知识的支撑和实践的辅助,曲焕章从在将死之人床榻边不知所措的小孩,摇身一变成了初出茅庐的医生。

面对前来问诊的患者,他耐心检查嘘寒问暖,提供的药方恰到好处,收费在一帮乱收费的庸医里面更是一股清流。凭借着真诚的态度和日渐炉火纯青的技术,曲焕章成为了江川一带有名的伤科医生。

曲焕章为何童年从医,后人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他逐渐在医学当中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找到了自己愿意一生为之奋斗的事业。

尽管有从古延袭下来的《本草纲目》,由于农村物资匮乏,很多珍贵的药材极为罕见。眼见此状的曲焕章决定努力研制出一种既有效又不昂贵的药物。

在心中暗暗定下这个目标之后,曲焕章就走上了一心救治苍生的医学之路。他结婚以后,更是教妻子和他一起配制伤科用药。

20世纪初,中国正在黑暗之中盲目摸索着,受伤甚至死亡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都是家常便饭。

曲焕章看着自己昔日学习的配方已经不足以满足当下人的需要,便师从姚洪钧学习武当派的治伤秘方。

秘方学到手了,但药材去哪里找呢?

1902年开始,曲焕章开始游历全国。一路上他上刀山下火海都在所不辞,只为找到秘方中那罕见的药材。

他谦虚好学,不耻下问,遇到难解之惑就问当地的医生,并将自己的所见所学都一一记录下来,为他日后在医药事业做贡献埋下了伏笔。

认知决定一个人的高度。在见识到了祖国山川大河的各类奇珍异宝之后,曲焕章决心研发出一种有效治愈刀枪伤口的药,这就有了百宝丹和虎力散

经过十多年的研发、临床实验和修改精进,1912年,改良版的百宝丹终于面世。

百宝丹专攻治疗刀枪伤及跌打伤,甚至只要是外伤,只要留着一口气,百宝丹和虎力散配合使用,轻伤半个月就可以愈合,重伤则几个月就可以愈合。

在那个磕磕碰碰就能要去半条人命的年代,若真的有如此好药,那便如同枯木逢春。

不过,曲焕章口中的百宝丹,真的有那么灵验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初生牛犊到独当一面

答案是肯定的。

在研发不久之后,百保丹的神奇药效很快就在一个人身上得到了验证。

万万没想到,如今如雷贯耳的医药大品牌,其流传竟离不开这个叫做吴学显的土匪。

曲焕章和他的药物秘方之所以能够广为人知,全靠1913年一战成名。

当时,土匪吴学显在一次混战当中胸部中弹,失血过多,危在旦夕。奄奄一息的他强求曲焕章来为自己治病。

曲焕章一开始心中并不情愿,毕竟他也知道吴学显是江川人都知道的凶狠恶徒。为了不给自己招惹麻烦,他并不想和这样子的“风云人物”有所来往。

但另一方面,他不能见死不救,而且好不容易研制出来的百宝丹需要在实际生活中运用以确认药效。与其拿无辜老百姓的命去冒险,还不如拿这个土匪做实验。

没想到百宝丹的研制大获成功。没过多久,吴学显那个半死不活的模样不见踪影,恢复了往日的生龙活虎。

消息一传出,曲焕章和他的百宝丹声名大振。本就生意兴隆的小诊所更是因为有了百宝丹和虎力散的存在而人满为患。

1914年,曲焕章回到了故乡,将自己研制的药物进行最后的精进和研制,并将其命名为曲氏白药。

两年之后,曲焕章将百宝丹和虎力散的药方交给云南省警察厅卫生所检验合格并颁发证书,允许其将药物公开出售。

不仅有了丰富的行医经验,还有了研制的灵丹妙药,1917年,胸有成竹的曲焕章去通海挂牌行医。

正所谓金子不怕火炼,到哪里都能发光。陌生的环境并没有对他产生过大的挑战,有妙药在手,病人络绎不绝。

1918年,吴学显受唐督招安,任军长一职。昔日的小混混如今成了军中之首,更是乐不可支,好不威风。

在那个人员伤亡率极高的年代,吴学显明白自己能走到今天这步,全靠曲焕章救自己于水火,是曲焕章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让他仕途光明。

为表感激之情,吴学显出钱邀请去换张到云南昆明开一间真正的诊所。然而还没等到曲焕章答应,他就遭遇了第二次横祸。

北伐中,吴学显的右腿骨被枪打断,当时跑遍了所有知名的医院,都说只能通过截肢的办法来保住性命。军队甚至请了来自法国的医生为吴学显诊断,最后医生也只能对他的伤口连连摇头。

眼下,似乎除了截肢,没有更好的选择。尽管如此,吴学显听了截肢的诊断依旧不乐意:哪有“瘸腿军长”这么一说!

这时,他想起了曲焕章。

就像第一次将吴学显从死神手里夺回来一样,这次曲焕章继续发挥他的魔力,在不截肢的情况下,将吴学显再一次拉回了人间。

一时曲焕章成为了人们心中的神医,前往问诊者门庭若市,连西医都对之啧啧赞叹,自愧不如。

一次救命之恩,足以令人感激涕零,两次救命之恩则是无以回报。在吴学显的再三坚持下,1922年曲焕章迁居至昆明,开了自己的伤科诊所。

然而,一个人无法永远都受到命运的眷顾。1931年,吴学显被枪杀,面对如此致命的伤口,即使华佗再世也无力回天。

从妙手回春到爱国英魂

回到曲焕章这边。五年之后,1927年曲焕章成功研制了普通白药丹、重升百宝丹、三升百宝丹和保险子。次年瓶装白药便成功上市,远销香港,澳门,新加坡,日本等地。

从此曲焕章走出了江川小农村,成为了整个亚洲都人尽皆知的神医。

1923年以后,云南政局混乱,在不同势力杀的你死我活之际,曲焕章抓紧时间,苦思药理、优化配方,集中精力总结临床经验,终于使白药实现了最理想的疗效。

1931年,曲焕章在昆明金碧路建盖曲焕章大药房,又请人代笔编著《曲焕章草木篇》,《曲焕章求生录》两本书。书本一面世就成为了一本难求的畅销书。

在曲氏白药销量最好时,一年能卖出40万瓶之多,甚至在香港,新加坡,泰国,缅甸等地都开设了代销店。

药火起来了,动歪心思的人就多了。为谋取不义之财,不少人制作假白药出售,以消费者的健康和生命为代价谋取暴利。

为了维护曲氏白药的声誉,更是为了对顾客负责,曲焕章钻研出一种独特的方法:将一两粒特制的特制药片附加在瓶口的药粉中,作为自家药房的特殊标志。

这个特制药片就是后来药效强大的保险子。直至今天,人们都能够在云南白药的瓶装产品中找到一撮棉花,保险子就裹在那棉花之中,能够在病人危急之时救人一命。

称其为保险子,正是取其“保险防护”之意。它既是曲氏的特殊标志,又是药效很强的药,专门用于危重病人,还能够保护药品经久不变。

从1933年起往后两年,随着曲氏白药声誉的不断扩大,不少名人志士为曲焕章的药方题文作字。前有胡汉民的“白药如神”,后有蒋介石的“功效十全”。

蒋介石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出于爱国之心,曲焕章愿意用自己的一臂之力为抗战士兵尽一份力量。他捐献了三万瓶百宝丹给两军全体官兵。

在抗击日军的关键时刻,曲焕章寄来的药就好像春雨降临在了鲜血浸染的土地上,为伤痛中的八路军带来了希望。

有了曲氏白药,士兵们个个都变成了不死之身,冲锋陷阵,为国捐躯,为台儿庄战役的胜利做了贡献。

1938年,国民党将曲焕章接至重庆,并将他委任为中央国医馆馆长。国民政府委员兼最高法院院长焦义堂甚至亲自出面邀请他“共商大业”。

焦义堂以抗日救国为由要求曲焕章参与合办中华制药厂,交换条件是他把百宝丹的秘方交给自己,但实际上中华制药厂只是一个幌子交易,他是想要曲焕章为自己的私人工厂提供药方,好让自己也能名利双收。

然而,焦义堂低估了曲焕章的决绝。为了守护自己的药房,也为了守护黎民百姓,曲焕章坚决不交出秘方。

眼看着自己的伎俩在曲焕章面前不堪一击,恼羞成怒的焦义堂将曲焕章软禁起来,以逼其交出秘方。

然而,曲焕章即便是忧愤成疾,身体日渐衰弱,也死活不肯松口。1938年八月,一代名医不幸逝世,终年58岁。

曲焕章离世之后,他的妻子缪兰英成丈夫遗志,继续经营着家族的大药房。待到1956年,新中国成立,缪兰英才放心将百宝丹的秘方交给人民政府

曲氏白药后来便由昆明制药厂批量生产,使更多的人能够及时得到医治,并就此更名为云南白药。

如今的云南白药,口碑丝毫不见当年,品牌不仅研发了抗跌打的药物,甚至还开发了牙膏等日常用品。云南白药,走出了曲焕章的药方,却留在了每个受益者的心里。

100年中,有无数的医药品牌曾风头正盛,但也很快名誉扫地,只有云南白药走出了时间,走进了千万承载着希望的中国家庭里。这不仅仅是出色的东方医术带来的底气更有创始人的英雄气概。

不为名利放弃自己的追求,才是云南白药一路走到今的秘诀。

如今市面上许多医药产品以营销为大头,却忽视了产品的研发的创新,即使眼下有助于品牌的存亡,但并不是长久之计。

只有像云南白药这样不忘初心,时刻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品牌,才能够拉长医药行业的尺度,将健康带给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