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大哥给记者打电话说他家邻居很蹊跷,邻居是一对男女,半年前搬过来后,从未看见女孩出来过。

李大哥说:“记得他们刚搬来那天,我和那个男人聊天,发现我们是老乡。男人说女人是他的妹妹,可是看着一点也不像,而且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女孩出家门。”

“那一天晚上下大雨,房子漏的厉害,我们透过窗户发现只有那个女人在家,还躺在床上,房子的门紧锁着,我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躺在床上的邓凤英

“而且我们还注意到那个男人只有晚上或夜里来这里一下,待一会就走。平时也没看见别人来过。”

“如果真是兄妹,哥哥不可能这样对待妹妹!我们怕出事,觉得这个男人要么在做一件大善事,要么在做一件大恶事,可是那个女人从来没有向我们发过求助信号,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

记者联系到房东,了解了这个女人的基本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弄清真相,记者联系上房东大姐。房东大姐告诉记者女孩叫邓凤英,双腿得了一种严重的关节炎,现在生活中不能自理。

随后房东打开女孩的房门,记者看到屋里收拾的很整洁,简单的生活用品都有。女孩的枕头一边还放着喝水的杯子。

房东大姐问女孩的病情现在如何?女孩告诉她们:“我的腿现在就是痛,痛的时候吃点消炎止痛药就会好一点。”

当问到和她一起住进来的男人和她家里人的情况时,女孩平静地说到:“那个男人是我的男朋友熊超,这些年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

“现在他为了多挣钱工作很忙,每天只能给我送一次饭,也经常是夜里3-4点时才有空。”

“我老家是云南的,在我一岁多时妈妈就去世了,家里只有老爸和一个哥哥。在我13岁叛逆期的时候,跟着堂姐偷偷来到这里生活。”

“我本以为堂姐在这里过得很好,谁知一到这里我就发现堂姐和一个老男人生活在一起,但是我那时年龄太小,又无亲无故,只能选择居人篱下。”

“后来我们相处时间长了,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一气之下离开了那个家,后来遇到了我现在的男友熊超。”

“再后来我生病了,我不能再出去打工挣钱,成了他的累赘。”

事实是这样吗?我们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就算熊超工作再忙,也不至于一天只给她送一顿饭吧?还是夜里来送。

房东眼里的熊超

房东告诉记者熊超就在对面租了另一间房子,于是记者决定找到熊超本人问明白。

当记者随热心的房东大姐来到熊超的住处时,才发现大门紧锁,熊超根本不在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房东大姐继续向记者介绍这个神秘的熊超:“说实话,这个男人真的不错。他对小邓很好,不光给她送饭,还抽空给她洗衣收拾家务。不忙的时候还把她扶出来晒晒太阳。”

“虽然我们接触的不多,但我看得出他是一个很负责任的男人,也做到了一般男人做不到的事,就连过年他都很少回家,就是为的陪她。”

“他的工作是很忙,为了多赚钱,每天不停地送外卖,早出晚归。”

当记者问到既然是情侣,为何两个人不住在一起时,房东大姐欲言又止地说出了一个惊人真相。

“估计小邓不知道,熊超在外面又找了一个老婆,而且老婆还怀孕了。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他也只能尽量抽空来照顾小邓。”

“说实话,这个事都能理解,毕竟小邓这样子确实不适合做一个合格的妻子,熊超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再找一个老婆也有情可原。”

我们感觉这个熊超越来越不简单了,他这样照顾前女友难道他的老婆没有意见吗?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联系上了熊超,也终于理解了这个不幸男人的苦衷。

熊超诉说自己的真实情况

熊超首先承认自己已经结婚的事实:“我现在是结婚了,老婆也怀孕了。”

记者好奇地问现在老婆不知道邓凤英的存在吗?难道他照顾小邓都是秘密进行的?

没想到熊超很自然地回答到:“她知道这件事,我也没有必要隐瞒她。她更知道邓凤英不会和她抢夺什么。她很善良,也知道邓凤英在这里举目无亲。所以对这件事的态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既不反对也不支持。”

“我现在对邓凤英只有亲情和一份责任。如果我不出来照顾她,她就难以生存下去。”

“她生病后我本想就这样陪她过下去算了,可是我家里给我的压力很大,本来他们就极力反对我和邓凤英在一起。后来又发生了这样的事,天天逼我再找别人。”

“现在我毕竟有了自己的家庭,开销越来越大,我的能力有限,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

“前几天经过咨询,邓凤英复合救助站的救助条件。所以我已经联系好了,把她送到救助站去。”

当问到邓凤英为何患上这么严重的疾病时,熊超面带愧疚地说道:“这事也怨我,当初她患上关节炎时,我没有固定的工作,收入微乎其微,能赚够两个人的饭钱就不错了。”

“如果到大医院去治疗,昂贵的医疗费对我来说就是天文数字,所以当时只是在小诊所看了看,拿了一些药对症治疗。”

“谁知后来越来越严重,慢慢关节变形,到后来彻底失去了自理能力。”

邓凤英最后的选择

救助站把邓凤英送到医院,看她还有没有恢复的可能。医生的话给我们泼了一身冷水:“她的大小关节均有不同程度地变形,屈伸也有了障碍,已经无法直立行走,也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无法恢复到正常了。”

“现在治疗的意义是减轻痛苦,控制炎症的发展,防止全身瘫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邓凤英被告知熊超已经结婚时,小邓或多或少有些难过,但又马上恢复了平静,似乎她早已有预感,她苦涩地告诉记者:“我不怪他,他是一个很善良很重情义的男人,要怪只能怪我自己生病,怪我命苦。”

“我现在这样子只会拖累别人,更何况从开始和他谈恋爱他父母就坚决反对。说实话我们当初在他家是办过酒席的,只是因为我没有身份证一直没有领证。”

“当年他父母很不喜欢我,看不起我,对我态度很恶劣。但他对我很好,也因此和他父母冷战过一段时间。后来我们常年在外,谁知我命太苦,老天又让我得了这种病。”

“我现在累了,我想回家了,我都不知道我老爸还在不在,我想他老人家了。”

记者随后拨通了小邓堂姐的电话,堂姐告诉记者:“小邓是我大伯家的女儿。当初小邓哭着求我让我把她带出来。我觉得堂妹可怜,就如她所愿了。”

“后来我也怕她出事,也怕大伯找我麻烦,我趁回老家的时候告诉了大伯堂妹的真实情况。寻女心切的大伯随我一起出来想把女儿带回家。”

“谁知堂妹趁我回老家的功夫又跑了。我们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大伯只好带着遗憾回老家了。”

“也正因为找不到女儿,大伯一下子老了十几岁,没过几年就抱憾而终。现在家里只有个已成家的哥哥了。”

当小邓听到父亲带着心病去世时,她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当初离家时老爸还是壮年,精神得很,都是我害了老爸。要是当初我不那样任性就好了,老爸,我对不起你啊!呜呜……”

可是人世间最不可能的是“如果”,哭过之后,小邓在救助站的帮助下坐上了归家的火车。

她心心念念的那个身影一直没有出现。本来熊超说过想来送她最后一程,但不知为什么,熊超没有来。

小邓知道这或许是今生今世最后一次和熊超相见,但这个愿望她没有实现。

看得出她很失落,但是她坚强地告诉记者:“我会彻底放下这段感情,以后利用活着的日子好好陪陪家人。”

听了这个故事,你的感想如何?是为邓凤英这个苦命的孩子黯然神伤,还是感动于两个年轻人之间的真情?还是怨她当年太任性,如果不离家出走,如果后来被父亲接回家,或许,她是另一番人生。

#情感情感#

图片来自网络

我是最贴心的小棉袄,关注我,听听普通人的情感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