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工位来了个新同事,我本以为会和他成为朋友,没想到他却一次次在背后向我捅刀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上个夏天,我大学毕业,来到了专业对口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开始了我每天熬夜到秃头的程序员生活。

既然是业界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加班不必再说,连一个完整的周末也成了奢望,再加上组里沉重又充满竞争的工作气氛,让我几乎喘不过气,开始怀疑自己选择这个专业、这个职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这个秋天,张宇航来到了我们组。

虽然我和他都是今年新签的员工,而我在大四的时候就已经在公司实习,按照“管培生”的模式实习了大半年,和他相比也算是个“老人”了。

所以在他来到组里的第一天,部长就把他带到了我的工位前,简单介绍了一下双方,让我多带一带他,熟悉一下组里的工作模式。

我站起来打量他,一个干干净净的小伙子,个子不高,带着金边眼镜,穿着简单但是很明显是精心搭配过了的T恤和长裤,和周围的程序员比起来有些格格不入。

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很好。

“你好,我是小千,”我伸出手,“以后我们就是一个组的同事了,有什么不了解的可以尽管问我。”

“你好,我是张宇航,叫我宇航就好。”他也伸出手和我轻轻握了一下,手心温暖干燥,脸上挂着真诚的微笑。

他的工位被安排在了我的旁边。

他来的时候,正巧组里目前的项目已经接近了尾声,只需要最后调试完善后再交给测试组就好,因此张宇航并没有参与什么实质性的工作,只是在我忙的时候过来取取经。

我也乐得和他分享项目上的进展,毕竟他多学一些,就可以在下一个项目开展的时候分担组里的活更多一些。我把之前用过的一些文件和PPT都发给了他,希望他尽快适应工作的节奏。

他很勤奋,学得很快,往领导办公室跑得也很勤。组里的人对他有些暗暗的风言风语,说刚一进公司就往领导那里跑,不像是个老实的人。我却没有理会这样的议论,只觉得组里的人太多心了。

后来的我才发现,不是他们太多心,而是我太不小心。

在半个月后,项目顺利通过测试,组里的任务终于告一段落。新的挑战也来了。

新任务布置下来,我和宇航共同负责前端互动设计,项目不难,但是时间紧迫,我和宇航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加班生活。

这天已是晚上十点半,大部分同事已经回家,我还坐在电脑前敲打个不停。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好不容易解决了个小bug,重新跑起来的程序突然崩溃,电脑屏幕一片乱码。

我愣在了椅子上,欲哭无泪。看看手表,这才觉得肚子已经饿得不行。

“小千,”我本以为已经回家了的宇航突然出现在了办公室,“你怎么还没回去?”

我苦笑一声:“这不是又崩了一回,今晚都相当于白干了。”

“既然已经崩了,那就明天再说,”他走上前看了一眼我的屏幕,温和地说,“你把代码发我,我回去帮你看看,再和我的整合一下。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吃点?”

我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大概是因为疲惫,我想也没想便把工程文件发给了他。

坐在附近的一家面馆,我感到疲惫一下涌了上来,想想明天要解决的问题就一阵脑壳痛。

“小千,你先别想了,”宇航开口打破了沉默,“现在呀,还是先考虑要不要再加道菜吧。”

他俏皮的声音让我缓解了不少压力,两个人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

这一聊,我才知道,原来他和我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甚至还在同一个学院,只是因为专业方向不一样,我又不太爱参与学院活动,所以一直没有注意过他。

大概是因为身为校友的亲近感,我们聊了许多,关于工作,关于学校,我们的共同话题有很多,相谈甚欢。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在这个深秋的夜晚,我感到了一丝温暖。虽然我听过,在职场上,同事很难成为朋友,但是毕竟都是刚出大学的年轻人,我对他并没有提着什么戒心。

也正是这份信任,让我在之后吃了些不大不小的苦头,却始终没有发现幕后黑手竟然是他。等到我终于反应过来时,却为时已晚,他已经给我挖了一个大坑。

2

第二天我因为疲惫,比平时上班晚了一些,待我走进办公室,却发现组里本该满员的工位上竟然空无一人。

我正暗自觉得奇怪,门被推开,隔壁组的小李走进来了,看见我站在工位上一脸茫然,她疑惑地开口:“小千?你们组不是在开会吗?你怎么在这里?”

“啊?”我吃了一惊,很快稳住心神,“哦,我回来拿个东西。”

说完我拿上电脑便急匆匆去了隔壁会议室。

推开会议室的门,发现大家都整整齐齐坐在桌边,部长正讲着什么。

我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好意思部长,昨晚加班太晚了,今天就迟了些。”

部长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就让我回去了。

我找了个空位坐下,低声问旁边的小慧:“怎么突然开会,都没人通知我啊。”

小慧和我同一时间进的公司,平时我俩就亲近些。

她也压低声音回我:“我也是昨晚宇航给我评论朋友圈才知道的,可能是部长什么时候通知了,咱俩没看见吧。”

我点点头,心里却有些疑惑,翻了翻工作群,并没有任何通知。以往开会什么的,部长都会在工作群通知一声,为什么这次没有呢。

虽然疑问还没有被解答,我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部长身上,仔细听他说了些什么。

“宇航的报告大家也都听了,前端这部分做得很好,后台测试也进行的不错,下一步就是按照预定时间整合,希望大家再努努力,赶完这个活我请大家吃饭!”

部长三十来岁,相貌俊朗能力出众,虽然已婚,但是不少心怀邪念的小姑娘的“瞄准目标”。在公司内部,新闻就和权力争夺一样能够轻易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有趣八卦。

但是部长始终洁身自好,一直没有任何绯闻传出。

散会后我问宇航:“部长说的报告是什么意思啊?”

他扶了扶眼镜回答:“哦,早上部长让我们汇报一下前端的进程,但是你没来,我就把昨晚调试过的程序简单展示了一下。不用担心,一切顺利。”

我还傻傻地没有反应过来,向他道谢:“啊,那实在是麻烦你了,你昨晚调试,今天还要汇报,辛苦了。”

“没事,都是应该做的,”他轻轻笑了一下,“你昨晚睡得很晚吧,这段时间辛苦了。”

“是有一点累。”我也笑了一下,“今天又是奋斗的一天啦!加油!”

“嗯,加油!”他的目光在眼镜后面闪烁。

回到工位后,小慧凑了过来,悄声和我说:“哎,你知道吗,据说副组静姐可能要休产假了。”

“是吗?怪不得最近总是见不着她。”我边收拾东西边回答,“原来是好事将近了啊。”

“据说,等她再回来,就不是在我们组了,要被调到技术顾问那边去了。”小慧一脸八卦。

“这样啊,那咱们组是得升一个了。”我心里一动。

“那可不。我过几天也要离职了,这组里的候选人里,我觉得你最有竞争力。”小慧仍是悄悄地和我说着。

“嘘——”我打断了她的话,“这静姐还没走呢,就说这些,也不厚道了啊。”

“行行行,我不厚道。不过你最好也早做准备。我看好你哦!”小慧狡黠一笑,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我坐在原位,心里渐渐起了些波澜。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会拒绝升职加薪呢?

3

宇航性格开朗,很快便和同事们打成了一片,看上去和谁都亲亲热热。人人都说他性格脾气好。

毕竟是校友,我还挺为他感到开心的,本想还要过一顿时间他才能熟悉环境,目前看来是我多心了。

对我,他好像格外热心些,每次定奶茶都会帮我订一份,工作上有什么问题也会第一个来问我,就连工位上的垃圾有时候都会帮我带走。

要不是他有女朋友,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了。

这天他走过来,笑嘻嘻对我说:“小千,你有没有好点的化妆品推荐?”

“怎么,你也要开始保养了吗?”我开玩笑回答。

“不是,部长这几天不是要去日本出差嘛,我就想让他帮忙代购几件东西,送我女朋友。”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女朋友生日快到了,想送她好点的礼物。”

虽然我心里觉得让领导帮忙买东西有些不合适,但毕竟是他的事,我也无权干涉,便给他介绍了几个美妆牌子,让他自己挑选一下。

“你有没有什么要买的啊?”他却问我。

“我?没有啊。我不需要。”我回绝了。

“哎呀,怎么会没有呢,代购可比专柜便宜多了!”他凑上来,颇有些死缠烂打的意味,“反正是我去说,就顺便帮你买了呗。”

我还是拒绝了。

“哎呀,大家都是同事,我是在帮你省钱。你就看看呗。”他在一旁喋喋不休,我有些烦躁。

在被他轰炸了半天后,我终于有些不耐烦了,随便说了个口红就打发他走了。

我坐在工位上,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对他的印象也降了几分。

“婆婆妈妈,搞什么嘛。”我嘟囔了一下,就继续工作了。

当时我并没有想到,那支小小的口红却成了个炮弹,轰的一声炸得我遍体鳞伤。

一周后部长回来,口红也由宇航交给了我。我将它放进抽屉,也没怎么用。

这天晚上九点多,难得我今天工作顺利,便早早回了家,躺在床上刷手机。

工作群却弹出了张宇航发的一条消息,“小千,上次部长给你从日本带的口红好用吗?我也想给我女朋友买一支。”

虽然很快就被撤回,但我却看了个清清楚楚,其他同事估计也是。

我一下子就炸了,宇航发的那句话能让人想出无数个小剧本,他竟然还发在了工作群里。

我刚准备私聊他,他的消息却来了:“小千,对不起啊,我刚刚是想私聊你,手一滑就发错了。呜呜呜,很抱歉很抱歉,你这周的奶茶我都包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我非常生气,却也骂不出什么了。只能给他回了一句:“没事,下次注意下吧,不然怪尴尬的。”

发完后我想了想,在工作群回了一句:“好用。部长不也给你带了一些东西吗,记得给我反馈啊,我也想买。”

发完这句后便关上了手机,躺在床上一阵烦闷,只祈祷不要出什么风言风语才好。

然而,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我的解释已经发出去了,但是没有人关心。对于看客来说,真相不重要,好戏才重要。

尤其是在新闻面前,人人都乐于当个吃瓜群众。

第二天,不知是谁传出了昨晚微信里的消息,我和部长的绯闻瞬间席卷了整个部门。

我只是个无名小卒,重要的是风云人物部长。

几天后,流言蜚语愈传愈烈,甚至已经更新换代好几个版本了。我面对部长很是尴尬,虽然我和他当面解释过了,部长也表示了理解,但就连我去他办公室,我都感到了周围人的窃窃私语。

第一次陷入如此漩涡,我感到有些手足无措。而始作俑者张宇航,却始终没有站出来解释一句。

4

绯闻还没有过去,我的第二波风波又来临了。

部长的妻子叫赵明敏,也在我们公司,分属人力部门,是个远近闻名的女强人,我们都称呼她为明姐,当初我进公司就是她面试的我。

这天下午,她约我见个面。

会面现场特意选了离公司很远的一家咖啡店,我们面对面坐着。

我紧张得手掌心都开始出汗,但是谈话却出乎我意料的顺利。

“小千啊,”她放下咖啡杯,身上的羊毛衫干净得体,头发的弧度一丝不苟,整个人散发着优雅迷人的气场,“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来质问你的。我相信他,也相信你,你是我一手招进来的人,我不觉得我看走眼了。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我觉得这事有些奇怪。”

我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经过。

“小千,”她坐直了身体,“你在公司待了一年多,我一直挺欣赏你的。但是,可能是因为刚出校门没多久,你身上的学生气还是太浓。更准确地说,你还太单纯。”

“单纯是个好词,但是在职场上,它可能就是你致命的弱点。”

“小心张宇航。”

她丢下这句话,站起身来拎着包包出了门。留我在原地,仔细思考着她的话。

很多事并不是没有端倪的。是我太过于没有防备心,才会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

当天下午,我和明姐会面的照片就出现在了公司的论坛,发布者是匿名,ip地址也被加了密。发布者隐身了,我却又一次陷入了新闻的中心。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一向低调的明姐强势发了通告,警告了好事者,也声明了我和她只是在讨论公事。

谣言这才渐渐平息了下来。只是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周围的同事看我的眼神变得复杂了起来。

我虽然极力不去在乎,但是心理压力却与日俱增。甚至感到部长和其他同事对我有了明显的疏远。

不管是在工作上还是人际交往上,似乎人人都若有若无地避着我。唯一和我走得近的小慧也离职了,一时间,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孤立无援”。

我只得安慰自己,毕竟日子还得照常过,代码还得照常写,我不能被这点小事打败。

静姐离职后她的位置便空了出来。我可以感到周围人的虎视眈眈,也能感受得到自己的野心。

但是经历了和部长的一系列纠葛,我有预感,至少为了避嫌,我大概是与升职无缘了。

相比之下,张宇航似乎要更顺风顺水得多。组里组外,大家都很喜欢他,他的嘴也很甜,和每个人都叫着亲昵的外号。

那件事发生后,我就有意和他保持距离。但是与我相反,他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表面上与我仍是亲密的校友和亲密的同事,由于座位的原因,他只要转过头就可以跟我说话。

而我并不想理他。我后悔当初让他的工位安排在我旁边了。

工作的压力,人际的奇怪氛围,笑面虎张宇航,这一切,都让我如坐针毡。

5

手上的项目很快到了收尾阶段,正在进行最后调试的我忙得脚不沾地,反观隔壁张宇航,他倒是显得格外清闲。

不,应该说,当组长、部长都不在的时候,他就很清闲,当领导在的时候,他就变了一个人,在电脑前忙碌地敲敲打打。

我有些无语,但只要他把工作做好了,和我配合得好,我就不会去在乎这些小心思。可惜的是,他对工作上的懒散终于还是影响到了我。

周五下午,我们在进行工程合并的时候,我发现他有一个重要功能还没有实现,刚准备催他尽快做完,他却苦着一张脸先发制人。

“小千,上午组长交给了我一个重要的任务,必须在周末赶快完成。所以这一块你就帮帮我,周一我请你吃饭!”

我很是不悦:“项目上的事那么多,我自己就忙得不得了,还要我帮你?那不如你把工资也给我行了呗?”

“小千,真的是很重要的任务,你就帮我一回吧!”

我冷冷地看着他,只觉得这个人真是脸皮也不要了。我没答应,也懒得理他,继续做自己的事了。

周末加班,我想了想给组长发去了一个消息,旁敲侧击想知道他给张宇航分了什么任务。

组长却一脸懵逼:“我没交给他什么活儿啊,你们手上的还没弄完呢。”

我对张宇航彻底无话可说。

时间过得很快,虽然张宇航不断地使用各种心机手段拉后腿,但我和其他组员拼死拼活总算是把项目完成了。

明天就是最后的展示环节。我和张宇航将会代表项目组在公司内部的商务面前展示一下项目成果。可以说,这段时间的付出能否得到承认就是在明天了。

我必须小心再小心。做得好,便有了升职或是调离的机会;做不好,我大概就没有出头之日了。

“小千,”张宇航犹犹豫豫地过来,跟我假装亲昵地说,“我觉得,明天我就不上场了。”

“为什么?”

“明天的展示很重要。但是我之前给你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我觉得很对不起你。”他低着头。

“所以,我放弃这个机会。”他看向我,“就当是我的赔礼道歉吧。小千,你的能力大家都看得见,我觉得你当副组是没有争议的。”

我看着他,只觉得镜片背后的眼睛深不见底。

我不置可否,笑了一笑,说了一句“你随意”就转身继续忙去了。

凌晨一点,我还在看着电脑,一点一点的检查,眼睛都有些酸痛。

突然,我发现在某一行代码中调用的一个外部库似乎有些问题。

外部库就相当于机器的零件,由外部工厂加工好,需要的人只要调用就好。

但是,我眼前的这个调用的库不太对劲,和我之前的框架有些出入。这部分,是由张宇航负责的。在详细检查后,冷汗爬上了我的后背。

早上七点,我顶着巨大的黑眼圈来到了公司。张宇航打趣我:“呦,小千,这是准备了一宿吗?”

我皮笑肉不笑:“太紧张了嘛。”心里却在暗暗骂他,我熬了一个通宵,还不是拜你所赐。

九点,会议准时开始。

我站在台上看着底下的人群,深呼了一口气缓解紧张的心情。

项目展示起初很顺利,到了大约三分之一的位置进行一个特殊计算的时候,程序“突然”意料之中的出现了问题。

我不动声色,一边装作很紧张的样子进行调试,一边用余光瞟着台下张宇航的反应。

他的脸上挂着一抹奇怪的笑。

几分钟后,程序还是没有正常运转,张宇航终于按捺不住走上前来,开始调试。

我退到一旁,冷眼看着他装模作样。一阵捣鼓后,他好像如释重负,转身用大家恰恰好都可以听见的声音说:“小千,你也太不小心了吧?这里没有整合好,险些出了大问题。”

他看上去很是洋洋自得,接着说:“这样吧,接下来的环节就由我来负责吧。”

我挑了一下眉,走过去对着他笑了一下:“不用,我继续就好。”

看到我若无其事的样子,张宇航反而有些疑惑了。在他的计划里,我应该是手忙脚乱才对,而不是这种胸有成竹的样子。

待他下去后,我关闭了程序,打开了一个新的文件。

我清清嗓子,对着台下开口:“张宇航刚刚指出来的问题,我昨晚已经发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多月张宇航都没有发现,而在刚刚几分钟内,他就完美解决了。我挺困惑的。”

我脸上带着笑,环视下方的人群。底下的人开始交头接耳,很明显对我和张宇航的工作产生了不满。毕竟在职场上,不管谁对谁错,下属的勾心斗角对于领导来说,不一定是好事。

剩下的部分倒很顺利,我结束后坐在了张宇航的旁边,对他粲然一笑:“没有看到我出丑,你失望了吗?”

他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眼中意味不明。

展示结束后我便去了领导办公室,递上了我的辞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

待我离开公司后,副组的位置并没有如张宇航所想落到他的头上,而是从别的部门空降了一位技术大佬。

我和他都太幼稚了,只不过是刚刚入职没有多久的新人而已,就痴心妄想要尽快往上爬。基于这种情况下的竞争,只是无用功罢了。

离职前,我向明姐发了一封邮件,仔细说明了张宇航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

邮件中我提及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当初那个会议。张宇航在进入组长办公室时听到了开会的计划,便自告奋勇地承担起了告知大家会议时间的责任,然后刻意忽略了我。在前一晚拿到了我的工作文件后,第二天的早晨将那份文件当做是自己完成的任务进行了展示,同时在大家面前留下了我没有做实事的印象。

第二件事,是那个匿名帖子。他忘记了,这是公司内部的论坛,而且我们公司可是互联网大厂,查到他的真实地址并不是一件难事。口红事件、照片事件,他都是幕后的黑手。

第三件事,是关于最终项目的完成情况。恶意阻挠项目进展,恶意竞争,这些都是公司人事的大忌。

我将邮件发给明姐后,稍作修改,抄送给了部门所有的人。

我不在乎职场上这些手段是否常见,别人是否在乎,我只想给自己一个清白。

离职后我给自己放了一段时间的假,远离那些勾心斗角和永无止境的加班。

后来我从前同事那里得知了张宇航的近况。他不在乎那封邮件,也不在乎同事之间的关系,他只想往上爬。

但是对于公司来说,他就像个不定时的炸弹,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爆炸,耽误了项目的进展。

一段时间后,人事部门找了个理由,让他主动辞职了。

我听到后并没有什么想法,像他这样的人,现在有很多,以后也不会少。

和学生时期那种单纯干净的感情不同,职场如战场,有公平竞争,也有不择手段。有的人赢了,就平步青云,有的人输了,就此失去晋升机会。

只是那些暗地里的小动作,赢得了一时,可赢不了一世。能力,才是最重要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