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芬兰、丹麦、挪威四国空军合为一支力量,颇有内涵。

结盟发展到这个程度,只是利益关联是做不到的,必须存在核心价值上的一致性。

冷战结束,意识形态铸就的铁幕落下,我开始研究以什么替代制度对抗,也就是找到新的精神力量的增长点,抑或精神大厦的支撑。

20年前提出“大国博弈进入以核心价值观为支点的时代”。其实,并不仅仅大国博弈,包括小国抱团取暖也必须以核心价值一致或相近为基础。否则不稳定或过于松散。

换言之,国家外交与结盟,纯利益或金钱外交正在退出主流世界,尤其是反映在北欧这样的经济发达国家。

这并不是否定利益的基础作用,而是强调利益必须与价值观相结合,才会产生更大的道义力量和实际作用,进而保证关系稳定和持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