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买家、工签、留学生均可购入!精品公寓低至$44万起

试图阻止反跨性别活动家Kellie-Jay Keen-Minshull入境新西兰的最后努力,已宣告失败。

这个走到哪里冲突就出现在哪里的人,将入境新西兰。

保镖团队已安排就位,保镖一共6人,在新期间费用会超过1万纽币。

她是谁?为何有人不让她入境

Kellie-Jay Keen-Minshull又名Posie Parker,是一个英国的反跨性别活动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主张性别是与生俱来的,是由生物学和遗传决定的,拒绝将跨性别人群(transgender)视为与其生理性别相同的人

反对跨性别人士参与女性运动,以及进入一些公共场合,比如更衣室、厕所等。

她认为跨性别人士会侵犯女性的权利和安全,由此她惹翻了彩虹群体,称她是“仇恨煽动者”。

先是要求新西兰移民局拒绝其入境。

但这次的“评估”中,新西兰移民部长Michael Wood并未行使否决权,这样,Posie Parker可以获得NZeTA。

于是,彩虹群体包括Gender Minorities Aotearoa、InsideOUT Kōara和Auckland Pride于周四联合提交司法审核申请

他们申请要求高院先出具一个临时命令,先阻止Parker到来,再进行司法审核。

周五上午,惠灵顿高等法院举行了两个小时的听证会,听取了彩虹团体的意见后,高等法院法官David Gendall拒绝了这项申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有阻止她入境的努力均告失败。

Posie Parker今天下午将抵达新西兰,开始新西兰站巡回演讲

在澳洲出现新纳粹砸场

事实证明,她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有冲突。Posie Parker的言论和行为在英国和其他国家都引起了争议和批评。

她强调:

  • "生物学是现实,性别是生物学的一部分,我们不能通过跨性别人士的自我认同,来否认这一点。"

  • "跨性别人士侵犯了女性的权利和空间,因为他们在出生时是男性。"

  • "我们需要为跨性别人士建立独立的空间和设施,而不是让他们进入女性的空间(如更衣室)。"

  • "我认为现在的女性运动需要更多的女性,而不是男人。"

  • "跨性别人士不能代表女性,因为他们没有女性的经历和生活方式。"

反跨性人士认为变性人会腐蚀青少年,造成更多性心理异常,他们甚至认为变装皇后是魔鬼

在当代,这些言论被许多人认为是歧视性仇恨言论,并引起了社会和政治上的争议

上一站,在澳大利亚,演讲现场就一片混乱,支持者、反对者各站一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甚至还有新纳粹分子“伏击”她的演讲会,让反对者更加有理由说她和极右翼存在勾连。

但Posie Parker其后声明,指责她与新纳粹分子有关是“荒谬的”,她没空理会跑过来扰乱她墨尔本集会的黑衣人。

“自从我开始说话以来,就有人试图让我闭嘴,而最新的武器是指责我是纳粹分子,来分散我的注意力,

“一旦你被指责是纳粹分子,那就完了——这不是真的。我不能让这件事阻止我谈论这个国家的小女孩(变性)……以及女性的权利被完全剥夺。”她说。

一场对决在所难免

对很多国家的政府而言,Posie Parker是一个“政治绝对不正确”的“毒药”。

反对青春期阻滞剂、自我宣称性别、在女性运动中的跨性别女性,以及向生理男性开放女性厕所,并因此遭到无穷无尽的攻击。

而官方的观点,正如新西兰移民部长Michael Wood所说,“像许多新西兰人一样,我希望Kellie-Jay Keen-Minshull永远不要踏入新西兰。我认为她的许多观点令人厌恶,并对她向一些最卑鄙的人和团体(包括白人至上主义者)谄媚的方式感到担忧。

移民部长说,“变性人社区的福利和安全是最重要的。对于她在这个周末的活动,活动组织者负有主要责任,以确保他们经营安全有保障的活动,警方已告知他们也会出席,以确保公共安全。

“我谴责她的煽动性、卑鄙和不正确的世界观,并将始终与那些利用自己的言论自由权反对那些希望使社会倒退的人的新西兰人站在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目前,新西兰彩虹团体已经声称,周末在奥克兰和惠灵顿的两场活动中,“反Keen-Minshull抗议”已经安排就绪

一场对决即将发生。

后记:现状以及未来

现状:在刚刚结束的新西兰2023人口统计中,很多人都发现,在“性别”调查中,不再是简单的“男”和“女”,而是增加了很多中间选项。

这代表了现在新西兰官方的态度——现在几乎所有的新西兰官方填表,都不止男女两个性别。

新西兰一些机构、学校为了配合这个导向,也在修建一些跨性别的厕所或者更衣室

与此同时,今天,世界田联宣布从下个月开始,禁止跨性别选手参加女士赛事,而不管这些运动员的睾丸激素水平如何。

这场斗争最后会是什么结局呢?

生活在一直思想很开放的新西兰,你觉得新西兰做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