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大老虎”云光中:生活犹如皇帝,煤老板提200万只求见一面

煤炭一直以来都是赚钱的热门行业,早年前,大兴煤炭事业时,山西一带就诞生了很多财大气粗的“煤老板”。其实,除了山西煤炭资源丰富外,我国的内蒙古地区也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同样也衍生了一大批煤炭产业链的蛀虫。

党的十八大召开以后,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反贪反腐”热潮,不少大老虎在这场风波中落马。曾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主政六年,后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的云光中便是其中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云光中,地道的内蒙汉子,出生于1960年6月,他的家族在内蒙古土左旗有着很高的威望,最具代表性的任人物便是乌兰夫。

其实,云光中也算是红色家庭出身,但他并没有像乌兰夫一样,无私的为党和国家殚精竭虑,而是选择站在人民的对立面,成了一个人人喊打的“大贪官”。

从政途来看,云光中这一路走的很顺畅,17岁时进入土左旗公安局,从普通民警到公安局股长,他只用了七年。1984年,他又调任土左旗检察院,出任副院长,这一年他24岁。1990年,他已经是土左旗检察院检察长,职位副处级。

1993年,云光中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大转折,正式出任土左旗副旗长,三年后调任和林格尔县,先后做了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可以说,云光中的仕途之顺畅已经超越了绝大部分为官者,可见其能力之强。

在和林格尔县做了两年县委书记以后,云光中的工作再次发生调动,这一次他来到了乌海市,出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等职务,从这时候起,他正式接触到了煤炭资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乌海市煤炭资源丰富,拥有很多重要的煤炭能源基地,在职期间,他不断利用手中职权谋私,开始受贿行贿。然而,眼前拥有的一切并不能满足云光中的野心,他想要握有更大的实权。

两年后,也就是2003年11月,云光中得偿所愿,调任满洲里,先后担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常委、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众多要职。

作为我国重要的陆地口岸之一,满洲里位于中俄蒙三国交界,地理位置优越,给云光中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主政期间,云光中的政绩并没有多么出彩,反而给当地人留下了“爱喝酒、酒量大、讲排场”的印象。在外人看来,这些评价似乎并不好,但这并没有影响他的仕途,反而助长了他的野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8年调任鄂尔多斯后,云光中的“煤炭大梦”终于得以实。根据云光中的回忆,仅仅是刚上任的那个春节,他收到的高档礼物和“土特产”就已经数不胜数。云光中很喜欢鄂尔多斯煤老板们的“朴实”,他们办事很痛快,从不小气。

私下里,云光中酷爱喝白酒,而且必须是高档白酒,煤老板们也懂他的心思和爱好,每次饭局都招待的很周到,酒足饭饱以后,还会找几个美女,来上一些特殊项目。最豪横的时候,云光中身边有几十辆豪车相拥,这排面放在历史也是相当炸裂。

一些不起眼的煤老板,平时没有机会见云光中,只能提着200万现金到云光中家中,请他的夫人帮忙。总之,这两口子是来者不拒,一个负责接待大的,一个负责接待小的,赚了个盆满钵满。

在鄂尔多斯主政的那些年,云光中始终活在金钱的世界里,只要煤老板带够了诚意,云光中就给他们办事,家里的钱多到数不过来。就这样,前来找他办事的煤老板还络绎不绝,宁愿排队,也要等云光中赏脸。

升任鄂尔多斯市委常委、市委书记后,云光中的胆子越来越大,妥妥的就是煤炭之都的一把手。在他的影响下,鄂尔多斯市的其他官员也养成了贪污腐败的风气,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只要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除了大肆捞金之外,云光中还利用手中的职权给家人谋私,让自己的儿子注册了一家空壳公司,充当中间人,在煤炭行业疯狂敛财,所获资产达到了数亿元,数目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在当时的鄂尔多斯,云光中父子狼狈为奸的事可谓人尽皆知,虽然气愤,但就是拿他们没办法。更让人气愤的是,云光中的职务还在一步步往上升,后来直接做了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直到党的十八大召开之后,在反贪反腐的热潮下,这些贪官才瑟瑟发抖,云光中也得到了该有的惩罚。最终,经过法院的宣判,就云光中因犯贪污腐败、滥用职权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他的儿子同样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