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3月23日晚10点,美国国会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针对风靡美国的短视频社交平台TikTok举行了一场听证会。尽管这场听证会打出的旗号是“保护美国人的数据隐私和儿童安全”,可从实际的现场直播来看,耿直哥认为这场听证会几乎就是一场对TikTok这家私企的政治抹黑狂欢。

如下图所示,尽管这场从美国东部时间3月23日上午10点开始的听证会打出的旗号是“保护美国人的数据隐私和儿童”,可耿直哥从现场直播中看到的,却是美国国会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的议员们,在不断地给TikTok这家私企疯狂扣帽子,不断地想要把这家总部在新加坡和美国洛杉矶的企业说成是中国政府的代言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官网截图

如果简单概括一下这场4个多小时听证会的内容,那么大致包括以下3点:

1、这场听证会的多数议员,尤其是共和党籍议员,并没有任何想与TikTok的CEO周受资进行对话和沟通的意思,而是早已经把他和TikTok定罪,认为TikTok是中国政府的代理人,所以他们问了周受资很多很多涉及中国政府、法律和政治的问题,甚至还问到了他有关中国新疆的问题。

然而周受资来自新加坡,是一位科技企业的高管,了解的是TikToK的业务,对中国的很多情况,他都表示自己并不了解。所以这部分的对话完全是鸡同鸭讲。甚至于周受资越是讲述TikTok的情况,那些美国政客就越来劲,就更加疯狂地给周受资和TikTok扣帽子,指控他是在转移话题和掩饰与中国政府的关系。

共和党议员

2、TikTok的算法也是被主要提及的一个内容。有议员就认为TikTok的算法导致其平台上存在不少涉及枪支暴力、色情、毒品乃至自杀和自残等对少年儿童很有危害的内容,而且这些内容正在被不断推送给未成年人。但是,这些议员都将这些内容的出现完全归咎于TikTok,却闭口不谈美国本身的“国情”。有趣的是,周受资在回答这方面的问题时,倒是给出了一个相当打脸这些美国人的回答。他说,在他的祖国新加坡,TikTok上就没有毒品的内容,那是因为新加坡有着极为严格的打击毒品的法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TikTok首席执行官

3、不过,比起忽视美国自身的社会问题,将各种有害和暴力内容都归咎于TikTok的算法,一些共和党议员居然还抛出了更荒唐的说法,称TikTok的算法是被中国政府授意制作出来的,因为中国要对美国社会发动“心理战”。

共和党议员

总之,这场听证会持续进行的4个多小时时长虽然听上去很长,但主要内容就是围绕着少数这几个点来回兜圈子。周受资和美国政客们的对话基本上给人一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其实,早在这场听证会开始之前,有美国媒体的记者就曾预测说,这场听证会对TikTok来说恐怕只是在走一个“过场”,因为美国的那些政客早已经给TikTok定罪了。

而耿直哥觉得这场听证会最讽刺的场景,莫过于这些美国政客一边叫嚷着“我们美国尊重私企,和中国不同”,一边却不断地对TikTok进行政治迫害,逼着这家私企要向美国效忠,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这真的是很“尊重”私企了。

最后,这场听证会在美国其他社交网络平台也备受关注,而且有不少美国网友都很厌烦他们议员在会上的表现。多名网民就称,这些议员表现得极为粗野,没教养,不仅胡乱对周受资和TikTok乱扣帽子,还不许对方说话解释,而整场听证会感觉更像是一个被流氓操控把持的法庭,让美国在全世界面前丢了人。

延伸阅读:

TikTok遭遇生死时刻 神秘的新加坡籍CEO站到了前台

就在刚刚,美东时间23日上午10点,美国众议院TikTok听证会正式开始举行。

TikTok正迎来它在美国命运的“关键时刻”。迈入听证会场前,这家视频平台的CEO周受资特意释放乐观预期,淡化媒体上铺天盖地的所谓这是TikTok“最后一博”“生死时刻”等说法。

当然,TikTok也已为争取“积极结果”使出浑身解数。

在华盛顿地铁站和主要媒体上大量刊登广告,邀请网红大V到国会山前抗疫和喊话,聘请与总统拜登有关联的顶级公关公司加大游说,甚至准备好了再次与政府对簿公堂……

过去少为人知的周受资亲自参加听证,更被认为是TikTok精心准备的一场博弈。

这位新加坡籍CEO称他手中握着“1.5亿美国用户”等王牌。

但在华盛顿已经摆明了要明抢的背景下,他能带领TikTok度过这场生死危机吗?

01

前往国会山作证之前,周受资已在TikTok这场大规模自救行动的第一线奋战多时。

但BBC一篇最新报道还是觉得他有些“神秘”。

周受资将前往美国国会山作证

对于他的工作方式甚至实际掌握公司多少权力等等,“外界知之甚少”,BBC驻新加坡记者写道。

平日里公开露面明显更多的首席运营官瓦妮莎·帕帕斯已被视为TikTok的“代表人物”,这位CEO却还相对少为人知。

出面安抚美国的周受资究竟是“何许人也”?华尔街日报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这位“直到最近才进入公众视野”的TikTok掌门人。

资料显示,现年40岁的周受资在新加坡出生和长大,曾在新加坡军队服役,之后在英国伦敦大学和美国商学院接受教育。早年他曾在高盛和一家亚洲风投机构工作。2021年加入“字节跳动”公司并成为TikTok CEO之前,周还曾在小米公司工作过6年。

周受资是在新加坡的办公室管理TikTok,华尔街日报23日的报道提到这个细节。

这也是在遭遇美方以“国家安全”为由的封杀威胁后,这家公司极力强调的一点:

虽然经常出差包括频繁前往美国,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并娶了一个中国台湾籍的美国人为妻,但周受资并非来自中国,而是“驻留在新加坡的新加坡人”;TikTok也是在母公司“字节跳动”之外自主运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TikTok面临生死时刻

现在,TikTok的巨大危机将周受资推到了前台。

尤其最近几天,他更是主要美媒乃至国际舆论中的焦点人物:23日赴国会众议院出席听证会,22日他的作证发言稿被提前公开,21日在自家平台上发布请求用户支持的视频……

加上在各大媒体和其他场合的表态,周受资反复强调着TikTok不会对美国构成所谓“国家安全威胁”的一些有力论据:

TikTok从来没有也从未被要求过与中国政府分享美国用户数据;母公司字节跳动也“不是中国或任何国家的代理人”;TikTok已在设法加强美国用户数据保护,包括耗资数十亿美元为这些数据设置防火墙以阻止来自外国的访问,委托甲骨文公司代为储存等……

出席23日听证会,被一些美媒称为周受资和TikTok“精心准备的一场博弈”。

但这家正在美国面临“生死考验”的公司所作的公关努力,远远不止于此。

22日,数十名TikTok网红聚集到华盛顿国会大厦前,他们在现场手举标语、拍摄视频并接受记者采访,借此向国会喊话:禁止这款应用将激起美国民众的广泛反对。

数十名TikTok网红聚集到华盛顿国会大厦前喊话

这些网红是被TikTok邀请并用大巴送到了国会大厦。

一家美媒说,数量众多的忠实用户,是TikTok潜在的最大一张底牌。周受资在前天的短视频中也突出了这一点,指出这款App现在拥有1.5亿美国用户,“那几乎是一半的美国”。

除了CEO亲自前往国会作证,直接呼吁用户反对美国政府封杀等,TikTok还有其他“多措并举”,比如聘请据说与总统拜登有关联的顶级政治公关公司SKDK,在华盛顿地铁站和一些媒体上刊登广告宣传对用户安全的承诺等。

02

周受资率领TikTok竭尽全力的自救能奏效吗?

不少分析人士对此表现出了乐观。正如一些美媒观察到的,即便在面临潜在封禁之际,“TikTok在美国依然火爆”。这似乎预示着,这个多年来一直对TikTok起到“护体”作用的因素可能再次起效:

用户“如此之多”,被认为是美国多年来奈何不了这款短视频平台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在21日短视频中,周受资也强调,除了1.5亿用户这个数字,TikTok还有另一个极为重要的数字:该平台上还有500万个美国企业用户,“其中大部分是中小企业。”这意味着,封禁这款App将会伤及大量借助TikTok谋生或盈利的个人和企业。

周受资

再考虑到这款App用户中大多是年轻人,那它实现自保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不仅民主党依赖作为TikTok主流受众的年轻选民,共和党也不愿轻易放弃这个选票群体。如此一来,禁止这一广受欢迎的视频应用,就会带来两党都不愿意承担的“政治风险”。

除了这些经济政治因素,法律规定目前也对TikTok有利。

早在3年前,2020年,特朗普政府就曾试图对TikTok下死手。但美国法院以违反言论自由相关规定为由,阻止了当时华盛顿的企图。

有关TikTok命运的博弈是一个过程,“不会在明天结束”。

虽然对TikTok不怀好意,但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一个名叫索博利克的研究员22日受采访时不得不承认,TikTok很可能会再次提出法律挑战,而这可能会拖延很长时间。

当然,TikTok和这些乐观舆论都不能低估美国反华政客的蛮横和无底限程度。

23日的听证会还没举行,众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内的共和党人就已放出狠话:

在华尔街日报当天早些时候的一篇报道中,该委员会主要共和党人的一个助手声称,对于这些威胁要在全美封禁TikTok的议员来说,“周受资不管说什么可能都不会改变他们的想法”。

还有美媒列出对TikTok不利的一系列“最新迹象”:

据知情者透露,今年1月,美国情报部门主管曾就这款视频应用软件的“国家安全威胁”向国会进行了一次“秘密通报”。就是那次简报会把所谓的“威胁”渲染炒到了新的高点,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随后纷纷下令在政府设备上禁用TikTok。

接着,就是本月初美国参院议员提出“限制法”法案。

这个法案较之之前一些限制TikTok的法案变本加厉,准备授权联邦政府监管甚至禁止来自中国等国的技术或服务,目标当然就是明确指向TikTok。更关键的,白宫上周已表态总统拜登将支持这个“潜在的”跨党派法案。

拜登

这个法案一旦通过,TikTok就将失去法律保护。

因为打着“国家安全”幌子,它将规避美国现行法律中保护言论自由的部分。

要么出售,要么被按“限制法”封杀,一些悲观预期认为,拜登政府实际已对TikTok发出最后通牒。

03

但美国反华政客甚至白宫至今拿不出任何证据。

就在上周,16日,白宫发言人让-皮埃尔在记者会上表态,称将“大声疾呼”“态度非常明确”地支持国会推进“限制法案”。但被现场问到美方有何证据证明TikTok恶意使用数据,她却只能搬出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正在进行的一项研究”搪塞:

让-皮埃尔称,白宫“不会抢在他们的程序之前”。

是不抢在该委员会之前公布吗?是根本没证据吧。

渲染TikTok“国家安全威胁”至少3年多了,各种限制甚至禁用的措施和法案都已实施或正在路上,可到现在为止任何证据都还没“研究”出来。白宫这通敷衍,实际等于承认就是要对TikTok明抢了。

一位长期网络科技问题学者撰文一刀见血地分析:

如果TikTok存在数据隐私问题,完全可以通过数据本地化和安全审查等机制加以应对。美欧对于网络安全已经有着相对完善的法律和政策体系,况且这次TikTok已经主动提出或实施了多项旨在保护美国用户数据的举措。

如果TikTok存在所谓“国家安全隐患”,也有源代码备案等诸多解决方法。

在为23日听证会准备的发言稿中,周受资也明确提到了这一点,说甲骨文公司已经开始检查TikTok的源代码,并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访问相关算法和数据模型”。

用户数据的收集和共享是整个行业的共同问题。周受资早就表示,TikTok为确保平台数据安全所做的努力,已经超越其他任何竞争对手。且这一点也得到业内人士广泛认可。

但华盛顿对于这些常识和事实都选择视而不见。

为什么?因为他们对于美国一众同类网络社交平台竞争不过TikTok及其背后的“中国技术”耿耿于怀,更因为被对华科技遏压以及更高层面的“大国竞争”执念迷昏了头。

为此他们不惜撕下“法律”和“公平”等伪装。

迈入23日的众议院听证会场前,周受资表示这场听证会将是一个机会,可以解释TikTok正在努力做什么并从国会议员那里获得反馈。他不认为涉是所谓“拯救TikTok美国业务的最后一搏”。

怎样摆脱美国反华势力勒得越来越紧的绳索?

显然,周受资和TikTok还有长路和难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