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清乾隆年间的某个早高峰,凉席推销员莫二郎先生,乘坐大清航空公司班机(瞎掰的)回到家中,手中还拿着给儿子莫牙子买的拨浪鼓。

“牙子呢?乖乖过来,看我给你买的啥?”莫二郎呼喊着给儿子“打call”,却四处不见牙子的影儿。

这时候,莫二郎的一妻一妾突然大哭不止,跪倒在莫二郎面前——“夫君请赎罪,牙子他。。。夭折了。”

一句话,恍如晴天霹雳,莫二郎脑袋嗡嗡作响,他发疯似的问:“怎么会夭折?快说!”

“五天前,孩子出痘,晕厥而死。”妻子庄氏定了定神儿说。

莫二郎的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样,喉咙里发出了野兽般的悲鸣:“我的儿呀!”

莫家几代单传,这二郎童靴娶了正妻庄氏,还外挂了妾室辛氏,就图开枝散叶,没成想,两位夫人只有庄氏生下牙子一个儿子,小妾连胡都没开。

而如今,唯一的子嗣,竟然出痘而死,这可真是点儿背到家了。

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后,莫二郎决定出去走走,这一走 ,他发现了大问题。

扒开孩子坟墓,他竟看到惊人一幕。

莫二郎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直奔后山坟墓而来,嘴里不停的嘟囔着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在儿子的新坟前,他抱住新翻的黄土,头扎在土堆里面,拱来拱去。仿佛这样,就是抱到了儿子。

很久很久以后,莫二郎实在是太想儿子了,他疯了似的扒孩子的坟墓——要再看儿子一眼。

棺椁里,孩子栩栩如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右手却背到了身后。

莫二郎想整理下孩子背着的手,拉上来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

——孩子的右手,竟然缺了两根手指!

“天呐,孩子曾经受过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二郎直接奔了县衙报官,一起令人发指的恶性杀人案,浮出水面。

这里面牵涉到三个人——孩子亲妈庄氏,孩子小妈辛氏,以及庄氏的堂哥庄文山。

为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庄氏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

莫二郎出差,委托庄文山照顾家小。

莫二郎的凉席生意,相当赚钱,业务很忙,经常要去外地出差。

所以,二郎就委托自己的好友兼媒人——庄氏的堂哥庄文山,照顾自己的家小。

听明白了没?莫二郎跟庄氏的婚姻,媒人就是这位庄文山。既是大舅子又是好友,二郎没啥不放心的。

照顾就得经常来呀,庄文山于是频繁出入莫家,干完家里的活,再干地里的,因为有这层亲戚关系,也没人说闲话。

谁料想,庄文山帮忙的背后,却藏着天大的秘密。

他把“二郎”同志,弄成了“大郎”。

介绍婚姻目的不纯,婚后更是无所忌惮。

莫二郎不知道,自己原本就是个接盘侠;庄氏,其实是庄文山“甩锅”过来的。

早在庄氏当姑娘的时候,就常去堂哥庄文山家玩儿。庄文山家有几棵老枣树,有一年秋天,嘴馋的庄氏,让堂哥帮忙打枣——俩人朝天望着枣树,合用一个打枣棍,打着打着,就打一块去了。

庄文山有妻子,再加上俩人太熟,太不好意思。所以,庄氏就只能另嫁人。

我们的接锅大侠莫二郎此时正在找对象,庄文山就把自己的“小秘”,介绍给了莫二郎。

婚后,庄氏和庄文山也没断绝过来往,不过,一直都是断断续续的,形不成系统风险。

庄氏给莫二郎生下儿子莫牙子,转眼间,孩子已经长到四岁了。

恰巧这时候,莫二郎出长差!委托庄文山照料家小的“爱心工程”,正式启动。

老情人见面,分外眼红,庄文山长期赖在庄氏家不走。

担心小妾辛氏跑风漏气,庄氏让庄文山一并拿下

大伙不要忘了,家里此时还有一个外人——莫二郎的小妾辛氏。

辛氏平时住在侧房,白天的主要工作内容,是看孩子——照顾莫牙子。

到了晚上,莫牙子则是跟亲妈庄氏一块睡觉。这俩妈带一个孩子,分工还挺细,符合kpi考核标准。

庄文山跟庄氏这事儿,眉来眼去的,怎么能骗得过一个细心的女人呢?所以,庄氏就决定把辛氏拉下水,让她闭嘴——省得她乱发口动朋友圈。

有一个晚上,庄氏等孩子睡着后,邀请辛氏喝酒,喝的是类似劲酒之类的“他好我也好”酒。

辛氏喝大了,摇摇晃晃回到房间,庄氏让庄文山紧紧搀扶,辛氏也宣布投降,成为这个没羞没臊小团体的一员。

平时,他们“约”的地点,都在辛氏的房间,莫牙子小朋友,一无所知。

怕就怕,有人想搞小情趣。

孩子突然醒来,告诉辛氏一句话

有天晚上,庄文山大意了,他偷偷跑到了庄氏的榻上,而且没有灭灯,想搞点小情趣。

没成想,关键时候,孩子莫牙子醒了。

小家伙没吭声,好奇的看着这一切,挺闹心。

于是第二天,莫牙子告诉辛氏说:“小娘,我看见舅舅在榻上欺负妈妈了。”

辛氏闻言大惊,这话,要是被她们的夫君莫二郎听见,将如何是好?

仨人一商量,庄氏决定,要让孩子闭嘴。

拿刀失手伤到孩子,孩子大哭惹祸

离莫二郎回程的日子,不远了。

案发那天下午,庄氏拿了一把菜刀,威胁起了儿子牙子:“你爸爸回来之后,你千万不要胡咧咧,要不然我杀了你。”

牙子从来没见过自己的妈妈这个态度,就拿手打妈妈,庄氏下意识用刀一挡,坏了——刀非常锋利,居然弄断了孩子的两根手指!!

剧烈的疼痛,让牙子擂天吼地的哭,庄氏和辛氏怕被邻居听见,慌乱之中捂住了孩子的嘴。

孩子蹬了几下,不动了——松手一看,妈呀!

四岁小童牙子,居然被亲妈和小妈联合捂死了。

仨人慌忙制造现场,说牙子是出痘而死。

恶人伏法,仨人死了一对半

太爷根据大清律,判处庄文山、庄氏死刑,辛氏发卖。

莫二郎继续状告到府衙,认为辛氏在其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是导致儿子死亡的重要凶手。府衙最后判决,辛氏也得领盒饭。

劝君行正站要直,害人害己后悔迟。

下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