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华遗嘱库上海第二服务中心邀请市民观看《2022中华遗嘱库白皮书》发布会直播。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蒋乐来 图

3月21日,《2022中华遗嘱库白皮书》正式发布,白皮书对中华遗嘱库当前登记保管的251322份遗嘱进行了大数据分析。

《2022中华遗嘱库白皮书》显示订立遗嘱的人数每年持续增长,2013年订立遗嘱人数仅为6804人,从2016年起,每年订立遗嘱人数保持在3万人以上。十年间,立遗嘱人群的平均年龄从77.43岁逐年降至68.13岁。截至2022年12月31日,上海地区共有25979人通过中华遗嘱库立遗嘱,占全国总量的10.81%,其中以60-70岁老人为主。

中华遗嘱库上海第二服务中心。中华遗嘱库 图

未婚不婚者立遗嘱数量首次公布

中华遗嘱库首次公布未婚不婚者立遗嘱数量。《2022中华遗嘱库白皮书》显示,截至2022年底,共有1369名未婚不婚者在中华遗嘱库登记保管遗嘱。2017年至2022年六年间,这个数据总量增长了12倍,且呈现逐渐攀升的趋势。2022年全年有344位未婚不婚者订立了自己的遗嘱,其中女性未婚不婚者占比达71.51%。

中华遗嘱库管委会主任陈凯介绍,未婚不婚者遗嘱的受益人通常是其父母,父母继承占到48.46%,指定朋友等非法定继承人的比例也有18.18%。也有1.72%的未婚不婚者将遗产指定由子女继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华遗嘱库十年服务基本数据。中华遗嘱库 图

上海中青年立遗嘱人数占比突出

《2022中华遗嘱库白皮书》显示,从2017年开始,16岁-60岁的中青年群体立遗嘱人数逐年上升。截至2022年,中青年订立遗嘱的群体中,30-39岁年龄段人数的比例为29.74%。中青年群体立遗嘱的原因主要有,“防止财产下落不明”占19.48%,“隔离自身婚姻风险”占13.98%,“隔离子女婚姻风险”占15.37%。中青年立遗嘱群体中,离异和再婚人群分别占到12.09%和10.44%。“隔离自身婚姻风险”和“隔离子女婚姻风险”这两个原因,随着立遗嘱人年龄的增长,重要性逐渐走高。自身婚姻以及子女婚姻中可能存在的风险,对立遗嘱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未婚不婚族订立遗嘱的主要原因。中华遗嘱库 图

中华遗嘱库江浙沪区域负责人黄海波表示:两人一旦离婚,就可能牵涉两个甚至多个家庭,夫妻关系、亲子关系都会影响人们的财产分配意愿。因此,年轻人选择通过遗嘱避免把遗产留给不符合意愿的继承人。

有媒体报道,27岁的女生小李近日在中华遗嘱库上海第二服务中心订立了自己的遗嘱。小李从小父母离异,和生母的关系并不是很好,父亲离世后她决定为自己立下遗嘱,将遗产留给妹妹,而不是作为法定第一顺位继承人的生母。这样能给予妹妹更多的保障。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中华遗嘱库上海第二服务中心了解到,截至2022年12月31日,上海地区已有2531位中青年人通过中华遗嘱库立遗嘱,约占全国中青年遗嘱总量的23.08%。2022年上海市立遗嘱的人群中,60岁以下占比达到14.87%。黄海波告诉记者,这说明上海这一部分人群的遗嘱意识很高,提升得也很快。

中青年人群订立遗嘱的主要原因。《2022中华遗嘱库白皮书》 图

老年人立遗嘱避免纠纷和简化手续

《2022中华遗嘱库白皮书》显示,60岁以上老人立遗嘱的最主要原因是避免纠纷(32.18%)和简化手续(33.45%)。黄海波告诉记者:“很多人都认为遗产分配只要口头交代或者自己在家写一份遗嘱就行,但实际上到法律层面认定落实的时候,要复杂得多。”

2019年,洪先生的父亲过世。因为生前没有立下遗嘱,洪先生和他的哥哥姐姐三人之间因为财产分配问题产生了纠纷。遗产相关的各类证明和手续之繁复也使得整个继承过程变得极为漫长。经过这次教训,洪先生决定说服母亲提前订立一份遗嘱,避免繁杂的手续和不必要的纠纷。经过他的多次劝说,母亲放下成见,完成了遗嘱的订立。洪先生今年52岁,他如今也在整理自己的财产,准备在将来立下自己的遗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0岁以上人群订立遗嘱的主要原因。中华遗嘱库 图

除此之外,“子女的婚姻风险”仍然是老人立遗嘱的重要原因,占比达14.72%。

2018年,中华遗嘱库第一次发布的白皮书显示,99.93%的老年人选择了中华遗嘱库范本中的“防儿媳女婿条款”,即在遗嘱中规定继承人所继承的财产属于个人财产,不属于其夫妻共同财产。

黄海波表示,这一比例在逐步下降,甚至会有部分老人指明要将遗产分配给儿媳或者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