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之前,麻烦您点一个“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2021年6月,一位贪官的“语录”顿时引发了全网的热议。

此人名叫张标,他在被捕时曾说过一段话,那就是“被调查就好像是被送去医院检查身体,然后接受治疗,希望能够治好身上的病,得到应有的惩罚,最终回归社会,做一个正直的人。”

这话说得,知道张标是贪官,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什么心理学家呢,因此不少人亦是觉得他心有悔意,将来出狱未必不能重新做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有一部分人却认为这都是为求宽大处理的“屁话”而已,这可不是病,就算是,早干嘛去了?不知道自己主动去“医院”,还需要“医生”上门服务,根本就没有诚意。

显然后者说的更有道理,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张标到底犯了什么错,“医生”又是如何发现他心里的“病”呢?

一、七零后小伙

其实最初的张标并不是个贪官污吏,也没人认为这个年轻有为的小伙子会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当然了,此事说来话长,若是知道其中的来龙去脉,我们便不得不从头开始说起。

1979年,张标出生于山东省兖州市的一户普通家庭,其父母都是厂里的在职工人,虽说不算富裕,夫妻俩靠着辛勤劳动却也足够糊口,吃穿不愁一个月能吃上一回肉,住行无忧厂里分配的房子、两辆二八大杠足足够够。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生活就这样平淡的度过,然,就在张标5岁那年,接二连三的意外却打破了这份宁静。

当年,张标迎来了一个可爱的妹妹,却也失去了最爱的母亲,母亲因难产最终去世,一家人的天瞬间塌了一半,祸不单行,当年由于经营不善,为了生存下去厂里只好被迫裁员,张父也不幸的落入了厂里的退休名单,使得张家失去了唯一的收入来源。

无奈,张父只好另寻出路,先是将一双儿女交给了爷爷奶奶,随后独自一人去到了城里打工,除了过年过节平日里很少回家。

也就是说张标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这样的孩子一般都很善良,却也有些自卑,张标亦是如此,他待人很友善,可就是不善交际,再加上一身打着补丁的衣服,一瓶汽水都买不起的“穷酸样”,自然没有几个人愿意和他交朋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校内,张标唯一的朋友就是书本了,他的成绩也是拔尖,小学初中之际,始终是年级第一从不例外,初中升高中时,他又不费吹灰之力就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这般学苗任谁都会夸上一句是“清华的材料”。

可屋漏偏逢连夜雨,老天爷仿佛就想刁难张标一样,就在他兴高采烈的上了高中,准备好好学习考上大学之时,爷爷却突然生了一场重病,莫说是学费了,把家里的房子卖了都不够。

无奈之下,张标只好选择了辍学,偷偷逃出学校前去工地搬砖,为得就是挽救爷爷的性命。

该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校内领导、老师的耳中,听说张标同学为了救爷爷不惜放弃前途之际,他们动容了。

于是为了帮助这个孝顺的孩子,也为了不浪费他的学习天赋,校领导当即在学校里组织了一次募捐,最终拿了3800块钱给到了张标,及时凑够了医药费。

这件事对于张标的影响很大,让他下定了决心改变命运,也令其燃起了早日成才报答世人的愿望。

当然,张标说到做到,他没有辜负老师的期许,高考之际以市里前十的成绩考上重点大学,毕业后更是进入了机关单位,来到了兖州市的建设局参加工作。在工作岗位上张标兢兢业业,一心想着为人民服务。

除此之外他也不忘继续学习,工作之余他再度拿起了书本,自学攻读研究生,并成功拿下了清华大学法学院的硕士学位,之后又考上了国家部委,顺利成为了一名城乡建设部的公务人员。

二、仕途开始逐渐腐化

自此张标的仕途开始了,靠着高学历、高素质、能力强,年纪轻轻的他很快就受到了上级领导的重视,升任为了稽查处副处长一职

升官的喜悦让张标充满了动力,他亦是立志要当一个好官,本着“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的行事原则,他在工作中愈发努力,对待领导的指示积极响应,面对同事遇到的困难尽心帮助,对于下属、老百姓平易近人,这样的好干部上哪去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此彼时任谁也不会相信张标会变成一个贪官污吏,可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守住底线,在外界的物质诱惑下,腐化亦是如约而至。

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张标经常会出差,去参加那些应酬、交际,对于这般纸醉金迷的场所。

起初的他很不适应,也陷入了一段漫长的尴尬期,他就好像一个刚进城的老农般,不敢说话也不敢轻举妄动,生怕自己的行为违反了组织上的纪律。

可当张标发现,即便自己唯唯诺诺,酒桌对面的人却依旧恭恭敬敬之际,他的心态却悄然发生了改变。

他开始有了架子,为了面子也会不懂装懂强装镇定,面对触手可得的美味佳肴、灯红酒绿,克制的想法渐渐消散,辛苦了大半辈子应该享受的念头亦是逐渐升起。

是的,张标变了,他变得爱享受、爱场面,俗话说得好“从简到奢易,从奢到简难”,习惯了山珍海味、美酒佳肴后,再想回归平凡无疑是难于登天,而享受恰恰正是贪腐的开始。

为了维持自己的虚荣心,张标第一次违反了纪律,他给那些讨好自己的人打去了电话,主动约起了饭局。

那些商人、基层官员有求于人,他们乐不得张标多玩、多花些钱,毕竟“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天天请你吃饭、玩乐,真遇到事情了你还能不帮忙吗?

这个口子一开,着实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张标开始被迫帮助这些“朋友”解决问题,例如打点关系走后门、滥用职权通风报信等等,而帮了忙自然就要收礼,他也就这样收受了第一笔贿赂,正式成为了一名贪官污吏。

贪污这种事是会上瘾的,接下来的日子里,感受到金钱魅力的张涛彻底撕下了自己的面具,

越过了法律的底线,收礼变得愈发光明正大,以至于对方送的少了他还会生气。

这般转变实在太快,快到那些送礼者都没反应过来,不过他们却并没有生气,反倒是十分欣慰,欣慰张标这小子“上道”,毕竟他要得越多自己收获的也越多不是吗?

因此,为了今后在生意场上的便利,一众行贿者和保护伞们便在张标的仕途上做起了文章,想着帮他加官进爵,之后你好我好大家好岂不美哉?

说干就干,在这群人的帮助和张标自己的努力下,很快他就“产房传喜讯——升了”,直接就从副处级,升任到了青海省德令哈市副市长兼市委常委。

这一年,张标年仅37岁,37岁的副市长前途当真无量,如果做得好的话,终其一生当个省级干部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但很遗憾,这时的张标早已被钱权迷了眼,哦不,还有色,并且为了色他还做出了一件令人戏谑的荒唐事。

三、为娶小老婆改名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升任副市长后,张标的贪污受贿行径已然收敛了许多,倒不是说他知道悔改,完全是碍于对新环境的不熟悉。

其实如果这时他选择收手,那一切都将变得不一样,可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出现却改变了他的想法。

这个女人名叫李某,长相一流身材更是绝顶,二人相识于一次酒桌聚会,三杯酒下肚张标酩酊大醉,看着眼前的李某亦是充满了欲望,于是就在当晚,他便强行与李某发生了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后张标后悔不已,可李某却表示没关系,她不仅不会报警,还愿意当张标的情人,在背后为其遮风挡雨。

这样的请求相信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拒绝,更何况还是本身就好色的张标,因此没有犹豫,他立刻就答应了下来,并且在之后每周一次去到李某家里“团聚”。

渐渐的,张标便对李某产生了感情,他花的钱越来越多,可以说但凡对方想要什么他都会大手一挥直接下单,李某在他心里的地位也越来越高,俨然高过了正房的妻子。

这一点李某也发现了,所以为了摆脱情人的身份,正式成为副市长夫人,在一次缠绵过后她就向张标提出了要求,希望对方能和妻子离婚,与自己结为夫妻。

对于这个要求,张标其实很心动,家里那个因柴米油盐面容憔悴的黄脸婆他早就看腻了,莫不如带个新的回家养养眼,可转念一想他还是放弃了。

原因也很简单,其一妻子手里掌握着大量自己贪污受贿的证据,如若离婚很有可能鱼死网破,其二妻子可以不要,但他和儿子的感情还是很深的,他不想因此伤了儿子的心。

因此思来想去之下,张标还是拒绝了离婚的建议,转而是另辟蹊径,想到了一个绝顶的妙计,那就是起一个假名、办一个假的身份证,再用这个身份与李某结为夫妻

说干就干,2017年初,张标为自己起了个“张香涛”的名字,随即就与李某领了证,在市里买了房搬到了一起去。

而对于原配妻子他也还算仁义,每月都会给予生活费,也会大把大把的给儿子零花钱,以求他不要责怪自己。

别说,按照张标的安排两家人还真过到了一起去,李某为他生了个孩子,“一家五口”还经常会一起聚聚,一人共享二妻二子,那模样要多潇洒就有多潇洒。

但潇洒过后,一个现实的问题也摆在了张标面前,那就是手里的钱不够了,由于要养活两个家庭,他之前贪污的钱财早已见底。

因此为了维持当下的平衡,一个念头亦是在他的心中悄然浮现,那就是继续贪污,贪一笔大的,让家人下半生都衣食无忧。

说干就干,很快张标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那就是通过市里的有轨电车项目谋取暴利,有着此前的贪污经验,计划进行的相当顺利。

他先是挪用公款将三十多万的政府资金收入囊中,随后又找到了与政府合作的公司索取贿赂,他的意思再简单不过,给钱项目顺利进行,不给钱那就断你们的生计。

就这样,在张标的威逼利诱下,项目承包公司只得付出了近1500万的利益

拿着这笔钱,他买下了三套房子,又平均分给了两位妻子,此事过后他本想着就此收手,可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他想收手了却仍有人上赶着送钱过来。

2017年中,一位名叫范某的企业老总找到了张标洽谈生意,范某提出想要与德令哈市政府合作,将劣质的、不达标的混凝土卖给政府,用以后续的建设工程。

闻言起初张标是拒绝的,毕竟劣质混凝土一旦出事必将涉及人命,但架不住范某给得实在是太多了,一千四百多万的贿赂让他瞬间就丧失了人性,这才答应了对方的请求,又是滥用职权替范某搞到了资质证明,又是威逼相关部门只能使用范某公司的水泥。

当然了,像范某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据统计这些人总计给张标提供了近五千万的赃款,再加上之前的种种不当得利,一个小小的副市长就贪污了将近一个亿

这般巨大的数额着实令人不敢置信,不过与此同时,由于行为太过猖獗,德令哈市的情况也终于是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

2020年,青海省纪委,一场关于工程建设的反腐行动悄然展开。

经过简单的调查后,很快调查员们便发现了德令哈市副市长张标的不对劲,他们发现张标居然想跑,还没查到他头上呢就想跑,这岂不是不打自招吗?

于是不管其他,一众纪委的同志立刻就将张标带回了单位“喝茶”,而在如山的铁证面前,他的心理防线亦是快速崩塌,仅仅几天就交代了自己的全部罪证,以求获得组织上的宽大处理。

然而,俗话说得好“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做什么?”,由于涉案金额太过巨大,纪委立刻就对张标予以了“双开”的处分,法院、检察院亦是没有手下留情,虽然目前这起案件还在审理之中,但张标的下场却已然板上钉钉,那么大家觉得这样的贪官会被判几年呢?欢迎在评论区内进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