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在河南新乡的吕磊,由于家里贫穷,父母都是靠种菜来维持生计。在吕磊16岁时,家里穷的实在揭不开锅,便辍学回家另谋生计。为了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在亲朋好友的介绍下,吕磊背井离乡来到湖北一个小城,跟着一位姓金的师傅在烧煤厂学习烧窑技术。

金师傅30多岁,早已娶妻生子,妻子乔英美善良贤惠,女儿小文可爱文静,虽然家庭条件不是很富裕,但一家三口生活得也是甜蜜幸福,其乐融融。

由于吕磊尚且年轻,只得先跟金师傅做一些打杂的小碎活,一来是考验他能不能吃苦耐劳,二来也看他是不是这块料,能否胜任这份工作。虽然每天的工作很是辛苦,但吕磊挣来的钱足够补贴家用,更为幸运的是,师傅和师母都是善良的好人,在工作上经常帮助他,在生活上也是嘘寒问暖,关怀友爱。

看着年轻的吕磊孤身一人且又是熟人介绍,金师傅自然就让吕磊成为了自己的徒弟,还把家里的一间屋子收拾出来为他提供住宿。

师母名叫乔美英,善良热情,把吕磊当做亲人来对待。在厂里处处护着他,还经常教训欺负吕磊的临时工。

有一次,这些临时工趁着师傅和师母外出,便让吕磊一个人搬砖,这明显是在故意欺负他,吕磊当然是不乐意,不但拒绝搬砖还与他们上前理论,结果那些人二话不说将吕磊围住,上来就对他拳打脚踢,吕磊被打的鼻子和嘴巴开始流血,就在此时,师母乔美英恰巧路过,她凑过去一看,被打的居然是吕磊。

乔美英见状,立刻抄起一块砖头冲上去就和那伙人拼命,吓得那帮临时工赶忙落荒而逃。在那一刻,在吕磊看来,师母犹如女神般的存在,她那娇小的身体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这让吕磊被深深地感动到,下定决心未来要好好报答师母的恩情。

2

此事过后,为了防止吕磊再次被人欺负,师傅、师母就贴身带着他,领导有酒局的时候,金师傅就叫上吕磊一起陪同,为的就是他能在领导面前混个脸熟。

另一方面,吕磊家里虽然贫穷,可他的父亲是个木匠,吕磊从小就随父亲学习木匠活,自然掌握了木工的技术手艺。平时,只要是领导家里的家具有损坏,师傅都会让吕磊上门维修。久而久之,领导很是满意,对吕磊有了不错的印象,并让他顺利地通过了考核期。

不仅如此,金师傅还为吕磊争取到了拖拉机手的职位,在高兴之余,吕磊内心更加地感谢师傅和师母对自己的栽培,更是尽心尽力地工作,平时在生活上也帮助师傅、师母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俨然成为了一家人。

生活总不会是一帆风顺,接下来发生的变故改变了吕磊的一生命运。

转眼间,吕磊和师傅、师母在一起生活了四年,吕磊想着在湖北定居并打算未来娶妻生子,这恰恰也是师傅、师母所期望的,毕竟他们情同家人,可不幸却降临到了他们的身上。

就在12月的一天,金师傅在上班的途中遭遇车祸,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由于伤势严重,在吕磊和师母赶到时,金师已经奄奄一息,望着徒弟吕磊,留下了最后的遗言,他希望吕磊能够照顾好师母和自己的9岁女儿小文,说完这番话,师傅闭上了双眼离开了人世。此时的吕磊早已泪流满面,下定决心一定不辜负师傅的嘱托,可他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越来越艰难。

师傅过世后,无房的吕磊仍然住在师傅、师母的家中。所谓人言可畏,只要师母乔美英和吕磊二人走在街上,就会被街坊邻居说三道四,说乔美英不守妇道,勾引比自己小十岁的徒弟,天天鬼混在一起,顿时谣言四起。无论乔美英如何解释,众人们还是窃窃私语,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

都说墙倒众人推,这边师母乔美英面对流言蜚语,只能每天偷偷流泪,忍气吞声。另一边吕磊的日子也是不好过。自打师傅过世后,没了靠山,他在厂里的地位也是急转直下,处处受人排挤,一时间从拖拉机手又成为搬砖的苦力。

吕磊很是痛苦,本想着辞职回到老家生活,可每次和师母提出离开的想法后,她就会默默地流泪,这让吕磊无法狠下心就此离开,回想到师傅、师母曾经对自己恩重如山,还有师傅临终前的遗言,经过很长时间的纠结和思想斗争,吕磊还是决定留下来履行自己的诺言。

3

可不幸的事情再次发生,在一次生产事故中,吕磊被砖墙砸伤,送进医院,好在抢救及时,吕磊保住了性命。但需要卧床休养一段时间,师母乔美英便承担起了对他的照顾,一日三餐,洗漱更衣都由乔美英负责。吕磊看着师母为自己尽心尽力不间断地照顾着自己,人也变得憔悴瘦小,吕磊拉着师母的手哭得泣不成声,乔美英安慰的说道:“我把你当弟弟看待,何况我比你大10岁,以后就叫我姐姐吧。”

此后,吕磊便对乔美英称呼为姐姐,女儿小文就管他叫舅舅。在乔美英精心的照料下,吕磊的病情很快就痊愈了,他对乔美英不但充满了感激,心理也逐渐发生了变化。每当吕磊静下心来,脑海里总浮现出乔美英那娇小的身影。直到有一天,当他再次看到善良贤惠的乔美英为自己洗衣做饭时,突然一个大胆又令人难以置信的想法油然而生,他要娶师母为妻。

那一年吕磊刚满21岁,正是血气方刚,对爱情充满憧憬和渴望的时候。乔美英虽然比自己大十岁,但她确实很漂亮,人也善良贤惠,持家有道,这正是自己想要找媳妇的标准。此外,长时间的相处下来,让吕磊不知不觉就对她产生了好感。只是碍于自己年龄比他小不说,又有师徒关系存在,外面的风言风语不断传出。因此,他只得把这份感情埋藏在心里,也将这份心意压了下去。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外界对二人的闲言碎语早已随风淡漠,可吕磊对师母的爱意却有增不减,但如何开口让他为难许久。机会在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女儿小文要去姥姥家住几天,晚上只剩下乔英美和他两人。吃饭时,乔美英突然对吕磊说:“小弟,你今年也23岁了,是该找个对象了。” 吕磊听到这番话心中的火立马被点燃了,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乔美英,半晌说道:“姐,我不打算娶别人,我就想娶你为妻。” 乔美英先是一愣,连忙解释道:“小弟,你别冲动,你的话我很感动,但我是寡妇还带着一个女儿,又是你的师母,如果你娶了我,外面对你的恶言恶语会更加猛烈,还有你有勇气面对你的家人吗?”

乔美英的这番话让吕磊突然沉默起来,他的确没有考虑那么全面,尽管师母的美貌和善良让他很是动心,但现实问题的确让他很是犹豫,然而,这份“犹豫”并没有维持太久。

在一个夏天的午后,乔美英和吕磊在田地里收割农作物,突然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他们跑到一间茅草屋避雨,乔美英掏出手帕为吕磊擦拭脸上的雨水,而就是这个动作,让吕磊看呆了,眼前的乔美英太美了,他一把抓住乔美英的双手,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便随即表白道:“答应我吧,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乔美英本来是拒绝的,看着吕磊恳求和真诚的目光望向自己,她被瞬间感动了,频频点头答应了他。

4

短短一个月后,两人领了结婚证,与女儿小文过上了甜蜜幸福的三口之家生活,吕磊更是把小文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照顾。成了家有了动力,吕磊辞去了厂里搬砖的工作,和乔美英一起学习家禽饲养,经过两人的努力,靠出售家禽实现了月入过万,成为了当时的万元户。女儿小文也很争气,考取了县里的重点高中,此时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但是命运就是这样波折起伏。

好日子刚过三个月,乔美英被确诊为肝癌晚期,最多只能活半年。都说癌细胞扩散速度之快,没多久乔美英就卧床不起了。在这段日子里,吕磊不但要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妻子,还要去县里给上高中的女儿小文送吃送喝,就这样起早贪黑苦苦地支撑着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家里这几年攒下的积蓄也因为看病花的所剩无几了,好在女儿小文在县里的棉纺厂找到了工作,才暂时缓解了家庭的开支。

三个月后,女儿小文接到吕磊的电话让她赶紧回家,小文见到母亲时,她已面无血色,气息微弱,对女儿说道:“这些年我们欠你爸太多了,你要留下来替妈妈好好报答他”。说完这句话乔美英断了气,离开了他们。

吕磊一夜白了头,自己苦苦追寻的爱情,还没有好好享受几年就此结束了。

一年后,小文很懂事,不忘妈妈的嘱托,把吕磊当成自己的父亲来照顾,并把自己金姓的名字改成了吕姓。时间转眼三年又过去了,女儿小文已经23岁了,吕磊看着长大成人的小文便劝说道:“你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找个对象了”。的确,在那几年,确实有不少人上门来给小文说媒,优秀的小伙子络绎不绝,有当兵的,有大学生,甚至还有干部子弟。但奇怪的是,无论对方条件多好,长得多帅,小文却全都拒绝了。

对此,吕磊很不理解,询问小文原因时,她只淡淡的回复道:“等你什么时候再成家了,我再找对象”。

吕磊本以为这都是女儿不想找对象的借口。其实,就如同当年他追师母的感觉一样,眼前这个女儿对自己的感觉也在悄悄发生着改变。

时隔四年后,小文突然患上了急性肺炎,吕磊心急如焚,又开始像当年伺候乔美英一样,开始彻夜不眠地照顾生病的小文,在经过一番细心地照料后,小文逐渐康复,她对眼前这位继父的感情迸发了。在一个月后某个晚上,小文鼓起勇气向吕磊表白了,她希望自己能够嫁给吕磊,成为他的妻子。她淡定地说道:“妈妈让我替她报答你,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替她伺候你一生,我希望你能娶我”。面对这番话,吕磊当场目瞪口呆,脑子一片空白。

5

停留了片刻后他说道:“养女和继父怎么能够结婚,这辈分不和,而且年龄又相差太大,况且外面的风言风语是很可怕的”。小文听后扑通跪在地上,反驳道:“你当初和我妈结婚,不也是辈分不和,年龄相差10岁,我和你也相差10岁,这叫一报还一报,天经地义”。

吕磊听了脸色发青,赶忙让小文起来,她执拗道:“你不娶我,我就不起,你不要我,我就去死”。吕磊顿时气愤地吼道:“继父娶继女这是爱情吗?这叫伤风败俗,这叫违背伦理道德”。说完头也不回地冲出家门,跑到乔美英的坟前大哭起来,而小文彻底陷入了爱情中无法自拔,父亲不要自己,那自己索性去死。

于是,她跑到厨房拿起一瓶农药直接喝了下去,等到吕磊回到家,看到小文早已陷入昏迷状态,吓得赶紧送小文去了医院,好在她喝的农药不多,经过清洗肠胃被抢救了回来。

可想到今后面对小文的恳求,他左右为难。朋友们,你们觉得吕磊应该答应小文的请求吗?他该如何做出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