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11月,为了总结好空军年度工作,开好明年年初的党委全会,刘亚楼决定下基层调研,到基层走一走、看一看,了解一下备战训练情况,掌握全面建设有没有提高等等。

同时,他想召集部分同志座谈,让他们提提对空军党委的意见建议,他总感觉,机关写的年度总结材料有些空,没有反映客观实际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亚楼

这一天,他按照计划来到一个空军训练基地,并入住了招待所。晚上吃过饭后,他到院子里面遛圈。基地领导想陪着他转转,刘亚楼没让,对他们说各忙各的,身边只带了一个秘书。

刘亚楼走到了一个小花园的地方,发现一名中尉在那里闷头想事,看样子像有什么心事,他便走上前,问中尉怎么了。

这名中尉一看是刘亚楼司令员,突然怔了一下,他知道刘司令员来基地了,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中尉有些紧张地立即敬礼。刘亚楼拉着他坐了下来,与他拉起了家常,问他怎么了,看上去情绪不怎么好。

刘亚楼与基层飞行员

这名中尉军官也很干脆,对刘亚楼说:“司令,实不相瞒,机关已经通知我了,参加明天您组织的座谈会。我正在想一个问题,不知道该不该在会上说,可我觉得这事对于我们飞行员来说,是一个大事儿。”

刘亚楼一听,立即来了兴趣,告诉这名中尉,他这次下来就是来听取基层官兵意见的,如果大家都不讲问题,那就是浪费时间了,都是搞形式主义了。

刘亚楼怕中尉有顾虑,安慰他别紧张,并要求:别把他当成司令员,把他当成老大哥。见中尉还是不肯说,刘亚楼又强调说,他是来解决基层的问题的,如果大家都掖着藏着,那问题就永远是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亚楼与机关人员

中尉在刘亚楼的鼓励下,直接说出了问题。他对刘亚楼讲道,现在空军的训练任务很重,飞行员白天在天上,晚上又要讨论飞行,有些时候搞教育。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机场,与外面接触的机会实在太少了,找对象成了年轻的同志一个大难题。

刘亚楼听后,陷入了沉思。这是他任空军司令以来,首次听到基层官兵反映这样的问题。他忙问中尉,为何不在休假的时候让家里给介绍一个呢?

中尉说,介绍到是可以,也确实有不少同志休假回家看对象的,可毕竟现在假期不长,有些时候有任务还要招回,所以看完对象以后,接触的机会不多,了解也不是很全面,靠着书信增进感情也有限。所以,在老家找对象的成功率也不高。中尉告诉刘亚楼,他已经在老家看了两个了,但最后都没有谈成。

刘亚楼与获奖战士代表

刘亚楼边听边聊,掌握了很多实际情况。最后他告诉中尉,这个问题是一个大问题,回去之后要让机关拿一个方案出来,要给广大飞行员当红娘。

回到招待所,他就与随行人员讲起了这件事,大家坐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还是刘亚楼出了一个主意。他讲道,我们空军有很多女兵,医院里也有很多女医生护士,各部队都有女干部,只要符合结婚的年龄,为什么不给大家创造一个机会呢?

右一为刘亚楼

他又说,飞行员每年都有疗养嘛,疗养机构要多选调一些医生护士,甚至可以多选一些女兵,然后定期组织一些交际舞会、联欢会等等,给飞行员多一些与这些未婚女士接触的机会,总有一些性格脾气相投的,能促成一对是一对嘛。他讲完后,大家都觉得这个方案可行。

回去之后,刘亚楼又专门召集政治部的相关同志,具体商讨了一下方案细节,并很快开始征求意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亚楼与机关同志合影

这一天,空军机关召开年度讲评大会,刘亚楼应邀参加。在大会开始之前,他打开了话筒,对大家说:“在会议开始之前,我先讲一件大事,就是基层官兵的婚姻大事。现在,基层飞行员找对象难啊……我们机关同志,都在繁华大城市里,生活便利。可是,我们不能忘记基层官兵啊,他们都在偏远的地方,远离城市的地方,要经常下去了解基层困难。记住了,机关不光是搞指挥的,更是搞服务的。”

刘亚楼讲完,台下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