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5日,上海钢联数据显示,电池级碳酸锂已从60万/吨的高点,跌至34万/吨,并有进一步下跌的趋势。锂价持续下跌,会影响宁德时代之前推出的“锂矿返利”吗?

1、“锂矿返利”的背景

2月底,有媒体曝出宁德时代推出了“锂矿返利”计划。该计划核心条款为,“未来三年,一部分动力电池的碳酸锂价格以20万元/吨结算,与此同时,签署这项合作的车企,需要将约80%的电池采购量,承诺给宁德时代。”

据了解,该计划并不针对所有客户,而只是向蔚来汽车、理想汽车、问界、极氪等宁德时代核心车企客户开放。尽管如此,这条消息依然引起不小震动。

碳酸锂在2022年下半年一直维持在40-60万/吨的高位,从11月开始走低,但和宁德时代的20万/吨相比依然高出不少。有机构认为,这是宁德时代看空碳酸锂未来的价格走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碳酸锂价格波动

宁德时代目前在全球布局了10个生产基地,分别是福建宁德(东侨/湖东26GWh、湖西40GWh、车里湾45GWh、福鼎60GWh)、福建厦门(约20GWh)、江苏溧阳(75GWh)、青海西宁(15GWh)、四川宜宾(100GWh)、广东肇庆(25GWh)、上海临港(据报道80GWh)、江西宜春(约50GWh)、贵州贵安(约20GWh)以及德国图林根(14-100GWh)。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江西宜春,被称为亚洲锂都,拥有丰富的锂矿资源,其氧化锂的可开采量占全国的31%。

据了解,宁德时代本次“锂矿返利”计划用到的锂矿资源主要正是江西锂矿的产出。根据资料,2022年宁德时代的控股子公司以8.65亿元的价格竞得江西省宜春市宜丰县圳口里奉新县枧下窝矿区陶瓷土(含锂)的探矿权。

锂矿按来源可分为矿石提取和盐湖卤水提取两种。中国生产的碳酸锂 80%以上为矿石提取,而全球 80%为盐湖卤水提取,盐湖卤水以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沼为全球之最,占有近全世界锂的一半。

而锂矿石的原料主要是锂辉石(含 Li2O5.8%~8.1%)、 锂云母(含 Li2O3.2%~6.45%)、 磷锂铝石(含 Li2O7.1%~10.1%)、 透锂长石(含 Li2O2.9%~4.8%)及铁锂云母(含Li2O1.1%~5%),其中前3个矿物最为重要。

而宁德时代在江西宜春市宜丰县的这个矿区正是锂云母矿石。

据了解,该矿区的面积为6.44平方公里,探测瓷石矿资源量约有9亿吨,伴生锂金属氧化物量265.678万吨,氧化锂占比为0.29%,因此该矿属于0.29低品位贫矿,但根据目前的锂云母提取锂的工艺水平,20万/吨碳酸锂的价格足以覆盖其成本。

此外,宁德时代在玻利维亚的盐湖矿也进行了布局,每年锂产能有5万吨。正是这些在上游锂矿上的布局,让宁德时代做到“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也是宁德时代敢于发出“锂矿返利”计划的基础。

2、锂矿大降或成趋势

美国地质调查局的资料显示,全球已探明的锂资源大约是8000万吨,其中有1700万吨是可以直接开采的,剩余的锂资源则广泛分布于自然界。

每1GWh磷酸铁锂电池需要86吨锂金属,每1GWh三元锂电池需要100-125吨锂金属。韩国SNE 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出货量为518 GWh,2023年预计全球动力电池装机出货量为749 GWh。

假设磷酸铁锂和三元电池各占一半,则2022年全球动力电池行业总共消耗约5万吨金属锂,2023年预计消耗7.22万吨的金属锂。这和全球探明的锂储量相比,九牛之一毛,在未来几十年都不会出现锂短缺。

2017-2023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出货量趋势图(SNE Research)

因此,宁德时代的首席科学家吴凯曾说:全球锂的总量足够,涨价的很大原因是炒作。而宁德时代作为行业老大,这些年来也一直深耕布局电池储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SNE Research显示,宁德时代CATL作为全球电池行业老大,22年布局191.6GWh的电池,同比2021年上涨92.5%

以四川雅江县斯诺威矿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拍卖为例,其54.3%的股权经过多次拍卖,在其2021年5月的二次拍卖上,从起拍价335万元最终被拍到20.002亿的天价。斯诺威矿业也“一拍成名”,其被业内评价为“天价锂矿”。有业内人士分析,该矿需要至少卖到35万元/吨碳酸锂才能回本。

而根据最新消息,宁德时代作为重整投资人,提出64亿元的重整计划,实现受让斯诺威100%股权,对应5075万元出资额。目前,根据天眼查APP显示,3月3日,斯诺威矿业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均退出,新增宁德时代为全资股东。

这表明,疯狂炒锂的时期或已经过去。

3、探底锂矿价格,还会下降多少?

上海钢联3月15日的数据显示,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已跌破34万/吨。这样的剧烈下跌是否还会持续?下降的空间还有多少?对宁德时代“锂矿返利”会有影响吗?

根据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欧阳明高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2023)专家媒体交流会上发表的意见,他认为随着电动汽车增长率的下降,锂价今后几年会持续回归,但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低,比较合理的价格平衡点可能在20万元/吨左右。

3月2日,理想汽车CEO李想在某社交平台上也发文称,“根据上险量的初步统计,2023年1月+2月,乘用车上险量同比2022年1月+2月下跌超过25%,此外,新能源乘用车的占比超过30%了。结论:碳酸锂无论如何要降价了,因为需求不如预期。”

蔚来汽车CEO李斌在第四季度收益财报电话会议中,也提及今年碳酸锂会有一些产能预留。从今年开始,我们将看到更多来自上游产能的产出。同时,考虑到市场需求,李斌认为需求可能不会比过去强劲。碳酸锂很可能会跌至人民币20万元左右甚至更低。

看来,业内普遍认为电池产能即将过剩,电池价格回落还将继续持续,20万/吨的价格似乎已成业内共识。

而宁德时代的这次返利计划实际上是一种对赌,即长期来看,赌碳酸锂价格是否会稳定在20万的价格。并通过这种方式形成与车企的深度捆绑,以维持稳定的订单量。这样的合作,车企会接受吗?

据蔚来财报电话会,蔚来方面表示,正在和宁德时代商讨新的价格机制,尚未签署。并表示,和宁德的战略合作将会继续,但是电池公司应该也意识到了要和(整车公司)一起分摊原材料的价格波动。

2021年蔚来参与卫蓝新能源的C轮融资,努力推进半固态电池的量产。据蔚来财报电话会,今年蔚来还会引进新的电池合作伙伴,3月份和中创新航合作的电池包会上线。

3月15日,《财联社》记者从接近宁德时代的业内人士处获悉,酝酿多时的宁德时代“锂矿返利”政策正在稳步推进中,目前与相关主机厂的协议签署已进入实际性阶段,预计最快3月底达成。

主机厂和电池厂的博弈还将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