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和襄阳之争,从2000多年前诸葛亮的“躬耕于南阳”就开始了。

虽然吵了两千多年,诸葛亮的归属依然没有争论明白,两地都以“诸葛故里”自居,不过襄阳的古隆中景区已经成功晋级5A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国时期是南阳和襄阳的一个分水岭。在东汉,南阳号称“南都”,是全国第五大都市,而襄阳不过是南郡下属的一个县。

随着刘表将荆州治所迁移至襄阳后,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城市,才逐渐登上历史舞台。

时间再拉回到新中国成立后,襄阳跟南阳原本都是农业为主的大地区,不过在湖北持续20多年省域副中心政策的刺激之下,襄阳开始在中西部地级市中崭露头角,经济总量已经远远超过南阳。

如果说诸葛亮之争,是南襄之争的第一个导火索,那么在今年初,襄阳某景区发表的致南阳朋友的一封信,则是第二个导火索。

更有甚者,南阳市委书记朱是西,在南阳市两会上,还公开把这封信说了出来,总结出了一句话“南阳挣钱襄阳花”,让南襄之间的博弈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在朱书记说过这番话后不久,南阳市就举行了规模空前的烟火晚会,还主动要襄阳市民发出邀约,并预留了专门的区域供襄阳市民观赏,颇有报一箭之仇的意思。

第二个导火索是由主题乐园引发的,那么南阳反击的方向,自然也是如此。

3月份,南阳的动作更加频繁。3月2日,南阳市委书记朱是西与恐龙园文旅集团高层座谈,推动恐龙园项目落地南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恐龙园文旅集团开发的无锡中华恐龙园项目,在华东地区属于较早的主题乐园,而且也比较成功。这几年恐龙园一直有对外扩张的想法,就拿湖北来说,就已经跟荆州松滋、武汉等地签署合作协议,但是项目并未实质性落地。

南阳是有恐龙旅游资源的,西峡恐龙遗迹园就是一座5A级景区。南阳跟恐龙园集团的这次合作到底能否落地生根,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前脚刚接触完恐龙园集团,3月16日南阳市委书记朱是西带领党政代表团赴深圳华侨城集团考察对接,争取南阳华侨城欢乐谷项目。

华侨城是我国第一大主题乐园品牌商,巧合的是,襄阳第一座主题乐园也是华侨城。而这次南阳想引进的是华侨城旗下最火热的欢乐谷品牌,看来是想力压襄阳一头了。

而且这次朱是西并不是单独去访,而是带着南阳的党政领导班子一起去争取,足可见南阳在主题乐园争取上的决心。

先是恐龙园,再是欢乐谷,南阳这次真的是要跟襄阳杠上了。

城市之间的博弈,也是进步的一种方式,你追我赶、比追赶超,也是城市的一种精气神。

南阳市能够意识到与襄阳市的差距,在这方面奋起直追并付之于行动,这个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城市之间的博弈也不是斗气,尤其是在主题乐园方面。

这几年传统的旅游市场已经饱和,主题乐园开始大行其道,但是主题乐园投资高、运营成本高,各地已经有疯抢的趋势。主题乐园真正的投资方都是地方政府,一旦主题乐园饱和,陷入价格竞争,最终受损的还是地方经济发展。

所以南阳和襄阳杠上,不仅仅只是在主题乐园上,而且两地也不仅只是竞争,还有区域经济的合作,希望南襄能携手发展,重现当年洛阳-南阳-襄阳-荆州古道的盛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