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还债,年届不惑的他告别“铁饭碗”,开始了背井离乡的打工生活。

机缘巧合之下,他入职富士康。未曾想,却在这里结束了职场生涯的最后一班岗。在集团打拼的近20载里,他升了职、攒了钱、买了房,实现了当初扔下“铁饭碗”时立下的愿望。

2022年4月25日,在主管和同事们的欢送与祝福声中,年满60岁的MCEBG事业群自动化售后服务部副部长牛坤杰面带微笑,从富士康光荣退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万元难倒英雄汉

1962年4月,牛坤杰出生在陕西省宝鸡市的一个普通职工家庭。他的父母以及家中的长辈,都是当地国营西北机器厂(现西北机器有限公司)的职工。受家庭环境的影响,高中毕业后,牛坤杰选择到机器厂子弟学校当学徒,学习车工技术。两年后,刚满22岁的牛坤杰顺利出师,并正式入职国营西北机器厂,当了一名普通车工。

牛坤杰清楚地记得,他上班后领到的第一个月工资是42.88元。虽然收入不高,平时的工作也很单调、平淡,但他喜欢跟着厂里的老师傅们学习钳工、机修以及焊接等各种技术。此外,家属区与生产区仅一路之隔,生活与工作都十分方便,牛坤杰很满意这样的日子。

时间转眼便来到1994年。此时,牛坤杰早已结婚生子,机器厂也响应国家住房制度改革政策,取消福利分房。这让牛坤杰感觉非常遗憾——要是住房改革再晚几年出台,也许他就能凭工龄分到一套福利房。厂里给了他一套职工房指标,然而,这套房子需要自费两万元购买。

当初结婚后,牛坤杰觉得继续住在职工宿舍不太方便,于是便和妻子彭贵居在机器厂附近租了套房子。后来女儿出生,家里的各项花销越来越大。好在,靠着机器厂工资收入和各种福利,那些年,夫妻二人还勉强能将这个小家经营下去。现在,这套两万元的职工房让他们感受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压力。

牛坤杰与妻子彭贵居

眼看着交钱的日子越来越近,而存折里的余额几乎为零。牛坤杰陷入了深深的纠结,是找人借钱还是放弃这套房子?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牛父拿来了四千块。这笔钱是老两口赞助给儿子和媳妇买房用的。这笔钱让牛坤杰看到了希望,但它离两万元还差得太远。万般无奈,他只得厚着脸皮,找到姑姑和舅舅,从他们那里借来一万六千元。凑够两万块后,牛坤杰终于将这套职工房买了下来。

那时候,牛坤杰和妻子彭贵居两人的月工资加起来,也只有四百多块钱。这些借款,成了牛坤杰心头的一座大山。即便夫妻俩省吃俭用,一年下来攒下的积蓄也不到两千。每个月的工资还没在兜里揣热乎,牛坤杰就得把它们还给姑姑或舅舅。每次还过钱,牛坤杰的心里都有一种感觉:也许,这辈子都还不完买房背下的债。

新旧世纪交替之际,厂里面越来越多的同事选择辞职南下闯世界。2001年下半年,牛坤杰也终于下定决心,抛下国营机器厂里稳当的“铁饭碗”,去沿海地区寻找机遇。那时,他最大的梦想是早日还完欠款,让家人的生活过得好一些。

抵达广东不久,牛坤杰顺利找到了新工作——在佛山一家模具厂担任设备维修主管,负责厂里的模具与设备维修事务。这份工作能让牛坤杰拿到2000块钱的月薪,远远超过他在机器厂里的工资。来到广东的第二年,牛坤杰就将多年都没能偿还的购房款一一还清。

这时,牛坤杰又有了新的打算。这家模具厂不仅规模小、前景不明,还不给员工购买社保。无债一身轻的牛坤杰认为自己不能就此满足,换东家的念头不时在脑海浮现。但苦于找不到更好的机会,他不得不仍然在模具厂栖身。

牛坤杰的妹妹从陕西财经学院毕业后便一直在广东工作。后来,会计专业出身的她入职龙华富士康,在CCPBG事业群担任经管。兄妹俩尽管年龄相差11岁,但从小感情就非常好,在异乡打拼的他们会趁着节假日休息时团聚,聊聊各自的工作生活,分享各种趣事和喜讯。

富士康是深圳名企,而且按照国家标准为每位员工购买社保,公司发展前景广阔,待遇也十分优厚。得知哥哥想换工作后,妹妹便一直留心集团的招工信息。

2003年初,富士康启动新一批模修技工招募,牛坤杰报名应聘。凭借在机器厂练就的过硬专业技能,他成功通过面试和实操考核。2003年3月12日,41岁的牛坤杰正式成为龙华富士康的一员。他被分配到CMMSG事业群自动化设备开发处,从事自动化设备组装、调试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司给牛坤杰的待遇相当可观。一入职,他就被定级师二,每月基本工资1,800元,包吃包住,另外还有各项津贴、补贴。基本工资、加班费以及各类津补贴加起来,牛坤杰在富士康的月均工资基本上都能超过4,000元。

入职富士康后,牛坤杰心中生出一股良马终遇伯乐的感慨。他下定决心,要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以此回报公司对他的厚待。

意外涨薪立大功

入职不久后的2003年5月,CMMSG事业群参与集团Q37专案,这也是该事业群第一次承接A客户一体机产品订单。牛坤杰所在的自动化设备开发处接到任务:在E1栋厂房组装、架设、调试一条自动化生产线。如果这条自动化生产线一炮打响,将会成为整个Q37专案的标杆生产线,其意义之重要不言而喻。

一阵紧赶慢赶的忙活后,这条众人期待已久的自动化生产线终于完成安装。按照计划,产线架设好后的第二天上午九时,集团和事业群的高阶主管们会亲临车间,实地视察自动化生产线的运行情况。但就在结束最后检查、即将开机试运行前,有人发现生产线上一颗关键零件尺寸超规。这意味着,这条自动化生产线无法正常运行。

公司没有备用配件,供应商最快也只能第二天一早送来新配件。坐等供应商送货肯定来不及。大家紧急商量对策,牛坤杰也飞快地转动脑子,琢磨解决办法。他找到图纸,拿起那颗超规零件,仔细观察起来。这是一颗异形件,上面有大小、直径各不相同的孔洞。它的尺寸完全符合图纸的要求,但却因无法满足产线的实际需求,不能发挥作用。

经过一番思索,牛坤杰心里有了底。他找到课长尹郏斌,说自己想试一试,看能不能用铣床加工出合用的新零件。一名新员工,敢于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毛遂自荐,胆略、勇气可嘉,尹郏斌十分欣赏,便欣然同意。得到主管许可,牛坤杰拿着图纸和零件离开产线,又找来一块铝材,去兄弟部门借用铣床,仅用两个小时就完成了外形铣削、钻孔和攻牙等工序,顺利将这块铝材加工成了新零件。他把零件拿回车间安装好,自动化生产线终于开始顺利运转。

经此一役,主管和同事都对牛坤杰刮目相看。试用期结束后,牛坤杰的底薪被调整到2500元每月。看到涨薪后第一个月薪资条的那一刻,牛坤杰既意外,又高兴。

在西北机器厂摸爬滚打17年积累起来的扎实技术功底,让牛坤杰“艺高人胆大”。在Q37专案推动期间,他多次为部门解决技术难题,也因此深受主管们的赏识。

2005年上半年,自动化设备开发处购入一批台式铣床、钻孔机、线切割机、车床、磨床等设备,并新成立一个部门——机械加工部。机械加工部的职责,是为CMMSG事业群及有需求的兄弟单位加工、供应设备零件、工装夹治具等。与此同时,牛坤杰的资位从师二晋升到师三,并被擢升为课长,成为机械加工部的负责人。

尽管工作重心从技术转变为管理,但牛坤杰并没有选择就此躺在舒适区,只要遇到难啃的“硬骨头”,他仍然会和同事们一起上,直到彻底“搞掂”。

2005年7月的一天晚上,机械加工部接到一项紧急任务,要连夜对生产部门新采购的一批机械手进行改装。这批机械手将用于自动化生产试验,但由于整体支撑力不足,它们无法完全满足高强度生产作业的需求。

当时已经下班回到家的牛坤杰又立即赶回公司,和同事讨论方案。最后,他们决定对机械手的各个支撑部位加焊槽钢等部件,以增加其整体强度。机械加工部夜班只有一名焊工,仅靠这一个焊工,一个晚上的时间根本无法完成任务。在西北机器厂时,牛坤杰也干过焊工,而且是一把好手。时间不等人,牛坤杰没有犹豫,操起焊枪就和同事一起为机械手焊接起了槽钢。

要用这种方法来提升机械手的整体强度,每一个焊接部位都必须牢固,不能有一个虚焊点,否则将导致生产隐患。此外,由于机械加工部没有配备用于检查焊点的X光探伤机,在整晚的焊接作业中,牛坤杰都秉持“慢工出细活”的原则,每一次点下焊枪都异常谨慎。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时,机械加工部车间里闪烁了一整晚的耀眼焊光终于熄灭。这意味着,这批机械手的改装工作顺利完成。在将机械手交付给生产部门后,牛坤杰和同事们才各自眨巴着受焊光刺激肿得像灯泡一样的眼睛,一边流泪一边走出车间。他们胸前的衣服上,全是焊渣和被焊渣烫出的洞眼。

回到家后,看到牛坤杰狼狈、难受的模样,妻子彭贵居十分心疼。她一边在心里责备丈夫太拼、太不顾惜身体,一边带他去医院看眼科医生。然而,连涂了两天医生开的眼药水,牛坤杰的眼睛还是肿痛难忍。彭贵居四处打听,最后,在一位老医生的建议下,她选择了一个民间偏方,让丈夫试用了两天。没想到,这个偏方很快就起效,牛坤杰的眼部症状得以缓解。

牛坤杰(左二)与同事出游

时隔多年,那晚闪烁的焊光在牛坤杰的脑海里依旧那么清晰、耀眼。

夫妻双双把梦圆

乘着集团拓疆西部的东风,2011年7月,牛坤杰转调到成都园区,在MCEBG事业群自动化售后服务部担任副部长,负责成都及重庆园区非标设备及CNC设备的售后维护工作。从此,成都、重庆两头跑是他忙碌工作的日常。

日子波澜不惊。很快就到了2018年,这是牛坤杰在富士康工作的第十五个年头。为对将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公司的员工表示感谢,自2012年起,成都园区工会每年都会面向为集团服务超过15周年的资深员工开展慰问活动。2018年8月的“再回首·长相聚”资深员工慰问,成都园区工会计划组织130名资深员工及62名家属兵分两路,畅游贵州黄果树及赤水两地。

牛坤杰也在当年的资深员工慰问名单之中。这本应该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但牛坤杰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原来,成都园区工会公布当年的资深员工慰问名单后,和牛坤杰同年入职富士康的妻子彭贵居却不在其中。一打听,才知道是因为彭贵居入职时间比牛坤杰晚三个月。而就是这三个月的时间差,使得彭贵居不符合当年的资深员工慰问条件,要到2019年才能享受资深员工相关福利。

工会每年组织资深员工出游,颇受大家欢迎。2018年年初时,夫妻俩就和公司里关系要好、年资相同的同事们约定,要在今年的资深员工旅游时选择相同的线路,结伴而行。因此,彭贵居一直都很期待这次的资深员工慰问活动,却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但彭贵居并没有在牛坤杰面前表露出情绪,反而劝慰丈夫放宽心。夫妻两人走南闯北、携手打拼多年,牛坤杰自然能从妻子的话语中感受到一丝失落。第二天上班后,牛坤杰思前想后,决定厚着脸皮到园区工会寻求帮助。

员工有需求,工会有回应。了解到牛坤杰夫妻的情况后,成都园区工会特别为他俩开了绿灯,破例邀请彭贵居提前一年参加当年的资深员工慰问活动,这让夫妻俩非常感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8年资深员工赤水合影

在为期三天两夜的欢乐之旅中,牛坤杰和彭贵居二人留下了珍贵的回忆:他们一同体验了苗寨长桌晚宴的独特风情,观赏了独具特色的苗家歌舞,品尝过别具风味的苗家米酒;在瀑布的轰鸣声中携手走过水雾弥漫、曲折蜿蜒的竹林小径,最终抵达雄伟壮观、奔腾不息的赤水大瀑布,如同多年来二人相濡以沫、相互扶持走过一段荆棘丛生的岁月,又一同步入铺满鲜花的大道……

这些,是牛坤杰在富士康最难忘、最美好的回忆。

在富士康近二十年里,牛坤杰凭着自己的奋斗和付出,不仅实现了自我成长,从一名普通模修技工一路晋升,干到课长、副部长,还尽到了身为人父的责任,为一双儿女在求学、成家等人生大事上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帮助。当初那个要借钱才买得起职工房的打工之家,靠着在富士康工作的收入,于2008年和2013年分别在广东惠阳、四川成都两地买了房。牛坤杰当初那个想让家人过上幸福生活的目标,也早已实现。

与家人出游

2022年4月,年满60岁的牛坤杰在成都富士康以资深专理的身份光荣退休。悠闲的退休时光,让常年一直保持快节奏的牛坤杰一时难以适应。在宝鸡老家陪伴母亲3个月后,牛坤杰去了张家界、厦门、深圳等地,探访当年同在富士康打拼的同事、好友,追忆那些忙碌又快乐的时光。

然而,这一路下来,牛坤杰更加想念在富士康工作的日子。好在,正当闲不下来的牛坤杰打算找些事情做时,有朋友抛来橄榄枝,请他出任自家公司的技术顾问,不服老的牛坤杰欣然答应。他觉得自己还有余力,计划退休后再干十年,绽放一个与众不同的“第二春”。

作者:李晓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