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演员赵本山上台演讲说,刚才成龙大哥讲了自己悲惨的童年,并不是因为我在比较自己。如果他知道我的童年,他就不会觉得痛苦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本山说,我都不知道自己多大了。我以为我属于一只狗。后来媳妇找人算了,说我属鸡。我回老家问了一些老人。他们说我应该属于一只鸡。
赵本山说,我是不折不扣的农民,得不到什么深刻的东西。电视台让我弄点深刻的,我说不行。一有深刻有教育意义的东西,我就冒汗,有负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