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官不能发财,发财不能当官,两项不可兼得,人带不走钱,但是钱却能把人带走!

2015年接到百姓举报,辽宁一正厅级官员被举报,贪污数千亿元,但是检察机关和专项调查组搜查,在其家中搜查了两年的时间,却没有一分钱的收获,这个结果让所有专项调查组的人都愣住了,这到底是什么操作?

直到调查进入到最后阶段,调查组才找到了他藏钱的所在,这个结果更是让人意想不到,他竟然会将钱藏在这个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正厅级干部到底是谁?他又是如何受贿达到千亿之多,这些最终又在哪里被找到了?他又是在怎样的契机下开始受贿的?

这个被调查的正厅级干部叫徐长元,1955年出生在辽宁省庄河县,家中十分的贫穷,尤其是他们家孩子非常多,他有4个弟弟,一个妹妹,在他17岁的时候,母亲身患重病去世,母亲去世前拉着他的手,让他一定要照顾好弟弟妹妹。

母亲去世的时候,弟弟妹妹们还都很小,父亲一个人照顾家庭很累,徐长元最终决定辍学,进入到了生产队工作,因为工作刻苦努力,大家都对他很是赞赏,18岁的时候就加入到了中国共产党,在多年的努力下,更是在29岁出任了庄河县包装制品厂厂长

此后的徐长元就开始了自己一步一步的晋升之路,39岁的时候担任了庄河市市长助理,在职场上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很快徐长元就成为了庄河市副市长,并且还管理着当时,多有企业的改制项目,要知道这可是一个非常有油水的工作。

一开始从政的时候,徐长元确实是清政廉政,但是随着晋升的同时,他也看到了财富的商机,很多企业拿着好处找到他,希望他能行个方便,慢慢的徐长元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麻痹了,他渴望得到金钱。

成为副师长之后,徐长元已经不满足于之前的几十万,几百万了,他的胃口越来越大了,1996年一家国有企业要改为私有企业,徐长元让自己的二弟徐长发参与竞拍,他利用自己的权利,让二弟以99万元的价格,拍的了这家企业的产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实际上他们只交了5万的保证金,随后就用自己的权利进行了过户,他授意相关部门扣下二弟交的竞拍款,并且还将这些款项挪作了他用,一直都没有人发现他的这个漏洞,此后徐长元更是开始了自己肆无忌惮的敛财之路。

只花了5万块钱,就拍到了一家上百万的企业,这让徐长元的内心膨胀了起来,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面,他更是进行了更为猖狂的敛财道路,为了能够更快套现,他让自己的好友王海开了一家空壳公司。

王海听信了他的话,以老板的名义前去银行借贷,但其实这些钱最终都进去到了徐长元的账户,徐长元再把借贷来的这些钱借出去,并且还是以高息的名义,就这样一来二去的操作,就让徐长元在短时间内赚了十几亿,徐长元就更加的迷失在金钱中了。

徐长元从政,弟弟们从商,妹妹则管理公司财务,就这样一个以徐长元为“保护伞”的家族企业诞生了,徐长元还让自己的三弟徐长波创建了长波物流公司,此后徐家的资产几乎都集中在了这里,这里也成为了他们的大本营。

长波物流公司招募了很多,在社会上“颇有威望”的打手,这些人都是社会闲散人士,这家物流公司在当地臭名昭著,当地很多人几乎都是谈“徐”色变,他们认为只要是沾上徐家就没有好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多深受物流公司被害的人,在后来见到调查人员的时候,依然是害怕的不敢张口,被害人说出自己遭受的伤害后,调查人员更是气的拍桌子,越听越气愤,可想而知徐家的可怕程度可见一斑。

刘师傅之前是长波物流的货车司机,当时想着租用物流公司的货车来贴补家用,其实按照正常操作的话,基本上是能赚到一笔不错的收入改善家庭的,但是长波物流公司干得却是杀人不见血的勾当,这里的司机几乎都是苦不堪言,他们召集打手去收取高额的保证金和押金,交不起的话就暴力相向

刘师傅就因为他们的操作,莫名欠公司七万多块钱,家里实在是还不动这笔钱,就被公司强行关押至庄河某宾馆,并且还暴力威胁刘师傅家人,最终家人借到了一万元钱,但是马仔们还是不放过刘师傅。

最终让刘师傅自己剁下了自己的小手指,最终马仔们收下了这一万块钱,刘师傅受重伤的情况下回家养伤,但即便如此公司还不放过刘师傅,让刘师傅在重伤的情况下继续工作还钱,很多师傅都有和刘师傅一样的经验,很多司机师傅被莫名关押在宾馆,并且也遭到了打手们的暴力对待。

甚至还有司机师傅,因为遭到暴力对待跳车,最终遭到了碾压致死,后来徐长元更是升到了大连市金州区委书记,从原先的一个穷小子,到后来的正厅级干部,一方面是徐长元的八面玲珑,还有一方面就是这些年贿赂领导一步步晋升。

在徐氏家族,人命就如草芥一般,他们丝毫不拿人民当回事,徐长元利用自己的身份,没少给弟弟妹妹们谋利,他让弟弟徐长宝创办了大连长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且利用哥哥的关系抢揽工程,恶意竞标,最可恶的事情就是威逼恐吓他人,能够低价转让资产。

那个时候面对徐家的公司,他们都是避而远之,在招标会前夕,只要有公司和他们竞争,他们的打手就扬言:左手举牌剁左手,右手举牌剁右手,在这样的威逼恐吓之下,很多公司都在竞标现场不敢动手举牌。

徐长元此后更是经常以聚会为由,邀请很多达官贵人聚会,私下的徐长元生活缉度奢侈,光他们兄妹几人名下的房产,就已经达到了几千套,光买的豪车就多到开不完,很多车都在车库里面落灰。

徐长元经常钻政策的空子,在徐长元的授意下,徐长元四弟徐长威更是将王守宽名下公司的土地开发项目,由原来的内资变为港资,骗取了长兴岛开发区6200多万元奖励款,其中有4000万都进入到了徐家户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守宽名下这个开发项目,实际上是徐长元早就知道,这块地有收储计划,于是提前让王守宽买下这块地皮,并且建立了长威木材市场,2009年大连市政府计划征用部分地区,时任甘井子区常委副区长没有开会讨论,擅自将补偿款上调到2.4亿元

最终徐长威和王守宽各分得1.2亿元,2010年木材市场其他地块也被政府征用了,徐长元用自己的权利再次运作,最终授意了各种资料,哄抬高该地块价格,最终获得了9亿元的补偿款,这些钱自然都落在了徐长元家族账户中。

除了利用职权私自征用土地,手眼通天的徐氏家族,更是在金融圈也要插一脚。

为了方便敛财,徐长元更是违规将专属资金,存进了非国有银行,要知道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此后银行就成为了徐家的“提款机”,每年他们还给银行制定贷款任务。

等于说以后这些企业借钱,就得找徐家借钱,利息还非常的高,如果是遇到不错的公司,那么徐家就会施加各种各样的压力,并且还会利滚利,导致这些企业最终破产,那么此时徐家就出面了,最终这些公司都被他收入囊中,成为自己的公司。

这几年徐长元每年都会举办盛大的聚会,来的人都是不一般的,要么就是政界大佬,要么就是各大企业董事长之类的,但是在2015年的时候,徐长元年满60岁,这一年他没有聚会,而是选择了低调,并且还着急忙慌的办理了退休

退休之后徐长元就进入到了徐家的大本营长波集团,并且还在集团当中担任了决策委员会主任,直接领导集团经营管理,别看是个主任,这个权利可是非常大的。

徐长元虽然退休了,但是他的影响力还是在的,徐长元此时已经开始清理自家资产,他或许预知到很可能会出事,所以也退还了一部分受贿款,但是即便这样也没有用。

徐长元退休之后,很多老百姓举报了徐长元,于是成立了专案调查组,但是调查了2年的时间,根本没从徐长元家中找到什么东西,只是找到了二十多万的现金,这些现金在一个正厅级干部家中出现,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凭这些也没办法治罪。

最终经过彻底的调查,发现长波集团先后实施了24起诈骗,高利转贷,非法拘禁,故意伤害,还有35起非法讨债,强迫交易,行业垄断等违法犯罪行为,并且徐家兄妹几人名下非法房产2714套,土地43块,公司46家,汽车142辆,另外还有超过百亿的债券,涉黑总资产高达6029亿元。

原来被举报的近千亿资产,并没有藏在家中,而是都隐藏在长波集团名下,最终徐长元被开除党籍,并且被判处无期徒刑并没收全部财产。

同时徐长元的5个弟弟妹妹,也因此被判刑

徐长元说自己没有完成父母的交代,没有带好他们,而是将他们都带入到了监狱。

就像徐长元自己说的:发财就不要当官,当官就不要发财,两者是不可兼得的,一旦两者都想要兼得,那么最终的结果就和自己一样,迟早把自己给送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