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桑大姐起诉杜舅舅,是想推翻虚假诉讼还是一审二审?

几天来,柴桑大姐起诉杜舅舅的消息,大快人心,网民热议不断。刚才,总结了一下网民们所说的好处,一是推翻虚假诉讼,能为家国挽回损失,不能让132万的国有资产随便流入个人腰包;二是能威慑老杜,好好堵住她那张关不上门的嘴;三是给杜舅舅一个教训,作为公职人员作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然而,我们经常说透过现象看本质。那么,柴桑大姐起诉杜舅舅,是想推翻虚假诉讼吗?即使真的是虚假诉讼,好像与二八案件的真相关系不大,所以,柴桑大姐现在还真的没有闲工夫考虑那些。窃以为,柴桑大姐起诉杜舅舅,着眼点还是一审二审,立足点还是许妈的再审。

大家都记得,庭审时杜舅舅是这样作证的:我姐姐什么时候得的乙肝我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她怀着孩子时就患上了乙肝。于是,我们全家都注射了疫苗,我还一再叮嘱她孩子出生后24小时内必须注射疫苗。

杜舅舅的证词,无论是庭审时,还是现在,可能都没有什么问题,似乎并不涉及作伪证的问题。

问题来了,一审时,四海用三常断案,老杜提供的病历记录既往病历:体健;家族病史:无特殊记载。庭审中接诊医生法庭证言:她不说,我就没记。护士证明没有为她抽血做过乙肝化验,病历中乙肝化验单丢失,并安排杜新枝一天第一台手术。由此看来,一审的结果是在老杜及证人提供的虚假证据和虚假证词上得出的结论。所以说,真正的虚假诉讼是一审啊。

只要能证实一审是虚假的,那么,二审就不会是真的。一审是假的,二审不是真的,那么,许妈的再审是不是就能够翻盘?

至于那132万,也是愿打愿挨的事情。一个地方的人和事,愿意给就给吧。最起码,许方现在无暇顾及那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