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鲁迅活着

面对胡鑫宇事件,他一定不会像某些标榜关心人间疾苦,心肠仁慈,而面对贫苦家庭悲剧却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置若罔闻,漠然处之的人那样,他一定会双目紧皱,冷峻而沉痛地呐喊:

“救救孩子吧!”

因为自杀反映出的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个人觉得比他杀更严重的问题。

青年应当天真烂漫

,至少应该坚强地活着。

然而

一个花季少年,正该是活泼欢快,生机勃勃,满怀希望地为着美好的明天,哪怕是想象中的美好明天而发奋努力,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时期,却选择自缢身亡,残忍地结束了宝贵的生命。

他人生的画卷才开始展开,许多美丽的风景还没有欣赏,许多美好的事情还没有体验,那甜蜜浪漫的爱情啊,那或许壮丽崇高的事业啊,以及值得拥有的友谊啊……

这一切都因为生命的猝然终止而永远错失,这怎能不令鲁迅先生遗憾痛惜,忧患重重,彻夜难眠,忍不住发出呼吁呐喊?

他很可能会呼吁社会加强青少年心理疏导,大声疾呼社会关心每一个孩子的心理健康,希望所有的孩子都机敏活泼,健康欢快得像少年闰土一样:

深蓝的天空下,在圆月金黄的夜晚,在海边沙地,在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地里,手捏着钢叉,向猹勇敢地尽力地刺去。

假如鲁迅活着,

他很可能会对人们寻找处理

胡鑫宇的

事情做出带有自己冷峻客观鲜明风格的关切和评判。

首先,他一定会对

胡鑫宇

父母表达最深切的同情,给予尽可能地支持和帮助,至少也会给予安慰。

他作为一个一直关心民生疾苦的伟大作家,他理解他们的苦难和不幸,会像对祥林嫂一样对他们失去儿子的不幸表达自己深切的同情。

其次,还会对那些在寻找中应付差事,工作中存在不足的人,可能属于渎职的人表达自己的愤慨,扔出犹如匕首一样犀利的杂文,展开无情的批判。

再次,会对那些不合理的,违背常识常情的疑问,跟大众一样发出最严厉的追问,会执着地以上下求索、刨根问底的精神追问:

为啥那么多人地毯式地搜索,却一次次地没有发现近在400米远的事发地的异样?

当然他一定是客观中肯地,不会乱带节奏,不会夸大也不会缩小,只坚持真理,会肯定职能部门对自己工作中存在不足的自我批评态度,但不会就此止步,不会简单化,肤浅化。

他会穷追猛打地追问谁工作中存在不足,谁该负责,是否应该问责,以便吸取教训,警醒他人,鞭策督促今后工作中少些不足,多些完善,少些敷衍,多些认真,少些肤浅,多些深入,少些冷漠,多些热忱。

假如鲁迅活着,

他很可能会比我们普通人想得更多,他很可能遗憾和痛心这次事件闹成这样,举国牵动,付出的成本太大。

精明的他肯定会计算本次事件浪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损失有多么严重,并深思其中的根本原因,难免会发出愤怒的责怪和叱骂。

这次事件中,且不说全国上亿人的关注,跟进所付出的时间精力代价——这些时间用来学习新知,用来科研,用来生产,用来巩固友谊,用来恋爱交往,用来教育孩子,用来陪伴老人,将产生多大的社会价值,创造多少财富啊。

只说直接参加寻找的几千人所付出的成本吧。

据说自从

2022年10月14日晚,江西省铅山县私立致远中学15岁高一新生胡鑫宇校内失踪后,

铅山县每天有数千人都在寻找

多条网上视频显示,现场搜寻队伍规模庞大,有警察、有穿迷彩服的人员,也有普通群众,即便是天下着雨也在寻找,很多人打着雨伞,拿着镰刀、木棍和手杖,搜寻范围也逐渐扩大……

另外还有调查组的调查,这些也都付出了成本。

这么多人,连续找了多少天,这浪费了多少劳动力,这些劳动力用来种庄稼,会产出多少粮食,用来生产螺丝零件,用来加工芯片,制造产品,比如新能源骑车,出口国外,将赚取多少外汇,创造多大财富啊!

还有那些社会车辆或者警车参与,浪费了多少汽油,消耗了多少电力,还有可能的补贴费用等等,详细算算,该是多大的一笔开支啊!

一贯节俭,爱惜物力的鲁迅先生,该会怎样心疼,很可能发出责备和质问:

这么多人寻找,有没有统筹,哪些人负责寻找搜索哪些地方,搜索前有没有提出搜索要求和方法,以避免重复搜索,无效搜索,避免白白浪费社会宝贵资源?

假若鲁迅活着,

肯定会对那些漠不关心的人发出灵魂拷问,对麻木不仁的人用语言的匕首给予入木三分地狠刺,深刻地刺入那些麻木之中,刺出血来,从而促使他们而警醒,避免这样不利国不利民的消耗事件再度发生。

假如鲁迅活着,他会……